大面地

◎刘傲夫

2021年1-2月诗歌49首

◎刘傲夫





我和妻子去到楼下
晾衣绳上晒被子
从塑料桶里拿出
洗衣机刚甩干的
被套、床单后
发现被套上面
还有没有洗干净的
小朋友吃果汁留下的
痕迹
我说要不要拿回去
再用手洗一洗 
妻子说不用了
太阳还会帮我们洗一遍

2021.01.16 


欣赏,或问

全家去野外
或者是去风景区
老妈一般都不是
很乐意去
的确,那些山山水水
田田野野
在老妈生活过
60来年的赣南老家
绝对比北京西南郊
这边的好
可我也是在老家
生活过20来年的人啊
我怎么就能够
很欣赏这边的呢?
这样想的时候
我猛然发现
我在北京生活的时间
已比在江西的长
那么,要让老妈
欣赏这边的山水
是不是也得等她
在这边生活到
60年之后?

2020.01.23


声音

我又听到了
冰箱里有水
在冒泡的声音
我知道它们
不是真正的水
但它们发出的声音
就是有气泡
冒出水面
咕嘟 咕嘟

2021.01.21


如果父母信基督

我的父母
一辈子在谴责
几个兄弟
对我家的不公中
度过的

年轻时他俩
为大家族付出了
那么多
几兄弟成年
分家独立后
再无半点回报

2021.01.21


玩雪

女儿的小手
脏了
湿了
冷了
她说怎么办呀?

我用我的
大手
擦拭她的
小手
然后又包裹住
它们
传给她温暖

2021.01.19 


掌心化雪

在看的人来说
很美

对于掌心来说
很冷

2021.01.19 


幼女爱踢

踢被子
踢冰块
踢鞋子
踢我们
大腿
但我就是
爱她这
撅蹄子

2021.01.19 


论文明的现代化进程

整个中国农村
依然在为

    条
       男
          根
拖累

2021.01.19 


师范的马尼拉草皮足球场

铺成之后
没想到去的人
很少
偶尔广东梅州生
会组团去踢
余下的时间
就空空荡荡的了
有时我也很嫉妒啊
会一个人跑到上面
而此球场并非
专业人员铺垫
绿草底部
坑坑洼洼的
但我就是喜欢
尤其在雨后
会有意让那泥水
喷溅到我白色的
运动鞋面上
厚厚的眼镜片上

2021.01.18 




主卧次卧次次卧
大床中床小小床
每张床总有一侧
挨着墙

我南方乡下的老屋
是依着山崖建的

2021.01.17 


诗歌

大家可以放松写
茶余饭后写
当做消遣来写
都没问题
但心里要尊重诗歌
和诗人
不能因为诗歌
带不来名利
就看不起
诗歌肯定是
文学里的皇冠
而非冠上的明珠

是皇冠本身

2021.01.17


诗灵感

一朵朵香菇
在雨后的
林间枯木上开

2021.01.18 




我童年某一个
春夏
家里实在是
太过贫瘠
没什么菜
可就饭吃了
(家里产水稻
米饭是有的)
母亲就从村后河树上
采摘到了
几棵菌
将它们洗净后
放进锅里煮
第一次吃这菌类
大人们都怕有毒
父亲先试吃
十几分钟后
他感觉了下身体
说你们可以吃了

2021.01.18


我喜欢

我喜欢听邻居
骑着共享单车
下小区坡时
咔嚓咔嚓
喜欢火车经过时
房屋轻微的颤动
喜欢听女儿说
我困了,摸摸
然后她妈妈
将一只温柔的手
按在了
她小小的身体上

2021.01.18 


与手机、平板电脑、电视机
争夺我家小朋友


对不起
你们是
大人的
朋友
小朋友
赖上你们
你们不要
再热情
应对她说
等你长大
我们再做
好朋友

2021.01.18 


同为底层

底层的我
有几首诗
流传甚广
很是热火

底层的你
一看没有押韵
还大白话写
马上开骂

2021.01.18


双面栗、三面栗

一个栗壳里面
如含有两块
或三块
独立的栗肉
孩子的我们
是欣喜的
栗肉总量其实
没有增多
但因为这种
情况的少有
如村里大人遇到
儿媳妇怀有
双胞胎 三胞胎
添丁酒席
那是要大办特办的

2021.01.18 


只考诗

“写一首诗
发给我看看吧
要求近作”

“你这首不行
你先看看
我们诗社
推出的八期作品
有感觉了
再写一首
发在这里”

2021.01.17 


画画与诗

我20多岁的时候
说等一切
稳定下来
一定要好好学
画画
但到如今
我都40岁了
我还是没有
画一幅画
这当然不是
忙的问题
应该还是
不够热爱吧
当年的心愿
也是为了
诗中更有画

2021.01.17 


叮嘱

妻子叫我
把她写好点

“以后别人
研究你的诗
还以为我是
一个不好的
儿媳妇呢”

2021.01.17 


诗的自由性

我屏蔽了包括
我妻子在内的
家人  亲戚

2021.01.17 


家传

主卧次卧次次窝
大床中床小床
每张床的一侧
都挨着一堵墙

我南方乡下的老屋
是靠着山壁建的

2021.01.17 


打假

随着我的第一名作
掀起第二次全民阅读
的高潮
那首在我该作基础上
改写的
下流之作
近日又有抬头之势
所以这几天
我在忙着打假
那些转发之人
为了流量
死活不肯删全文
他们大多数
只把文章中
我的名字
删去
我实在无语
最后只好使出了
“我正在追查
改写之人的
法律责任
你转发而不删
就等着法院的
传票吧”

2021.01.17


饺子

我发现老妈包的饺子
真的没有在超市里
买的好吃
据说超市里卖的
都是机器包的
我喜欢机器包的饺子
皮薄馅大

2021.01.16 


我与老妈

去年老妈
还能抱孙女
从一楼抱到六楼
今年就不行了
她眼睛
也有点模糊了
脾气也变得
温和了起来
我跟她的关系
也趋向缓和
每天和和睦睦的
可我居然
有点悲伤起来

2021.01.16 


人活着为了什么

这个问题
我小学四年级的时候
就想过了
那个时候想得很头疼
也没想出什么答案
还白了几根头发
后来就下定决心
再也不想了
到如今我只知道
每天好好工作
学习
好好吃饭、睡觉
好好说话
好好对身边的人
就是不要再想什么
“人活着到底为了什么”
这个问题了

2021.01.16 


诗歌年

我认为中国诗歌的2020年
是刘傲夫年
不是说他获得了磨铁诗歌月报
最佳男诗人荣誉
也不是说他的诗歌
又再一次掀起了全民阅读的热潮
当然更不是说
他在一些选本和杂志上的发表
而是他在这一年
真正地写出了不少杰作

2021.01.16 


过年

就是从城市文明
进入旧社会旧观念的
农村文明

2021.01.16 


无题

我的底层老妈
对自己和家人
有多丧
她写诗的儿子
在文字里就有多
不平和傲

2021.01.16 


良乡

仅留的几家平房老居民
凌晨响起有律韵的狗吠

鱼塘入水处一串串鱼儿
急摆身姿逆汛上游

2021.01.16


蛇吞象

年纪轻轻
他就把一切官刊
都蹚平了
还拿了很多
该得不该得的

现在他开始抱怨
老百姓不认识他
不讨论他的作品

他要得真的是太多了!

2021.01.14


主考官言

入傲夫诗社
唯一的敲门砖
是你写的一首诗
我会在你诗里
读出你的脾性
你的来路
你有没有诗歌才华
将来能走多远
如果没有入选
没关系的
世上不唯写诗
一条路
入不了本诗社
你也可以去
其他群玩玩

2021.01.14


有句话说出来会伤害人但它的确道出了部分真理

学历非越高越好
但读到硕士
的确管用
也非名校控
但进没进名校
还是不一样
留在北京还是外地
可能你会认为我有
地域歧视
但我告诉你
如没留在京城
我诗里的天下傲气
定会减半

2021.01.14 


这就是你成为无名读者的原因

“俺怕出名
玩玩算了
难得你甘努力”

2021.01.14




老妈老是拿
老家村人的意见
教导我
比如说
朝九晚五的上班
才是真正的上班
一定要进入编制系统
才显得高贵
每当她滔滔不绝的时候
我一般不说话
她说完了
也累了
才想起我没有回应
她很疑惑地看着我
你怎么不说话啊?
我冷冷地回一句
都是废话!

2021.01.13 


无题

有人问
你怎么那么乐观啊
我说
我忽略掉了
网上很多
危言耸听的消息

2021.01.13 


无题

我永远不能理解
我老爸老妈
为什么给我打电话的时候
老是生气
声音还那么大
有同学问
那你怎么办呢
电话你总得接呀
我说
接是接
但我调成了静音

2021.01.13 


无题

楼下的一座座平房拆掉了
留下了一片废墟
很是荒凉
每当路过的时候我就在想
有房子在地上坐着多好
房子里有人走动是多么好

2021.01.13 


小小特工

我们家
立了个家规
就是闹闹
周一到周五
不准玩手机
但有时
她实在是想啊
她就会趁我们
午睡的时候
拿起我们的手指
按在我们手机的
指纹解码键上

2021.01.13 


无题

我家里人
全都是基督徒
但我没有信
我是一个
无神论者
是一位诗人
今天
爬到半山腰的时候
朋友邀我一起
进庙休息
我犹豫了一下
最后没有去

2021.01.13


在今日头条网友的骂声中
识别人性


有的人表示
不解
有的上来就直接
开骂
往死里骂
对于前一种
相处处
还有可能
成为好友
后一种
自带仇恨
反人类性格
最好的招待方式
就是
拉黑

2020.12.28


你没惹他,但他就是对你有恶意

“说真的
老子关注你
就是想看你今后
活成怎么个
怂样”

拉黑

2020.12.29


在极寒天气想起了父亲

“冷的话
记得多穿点
不要冻了身子
也冷了衣裤”

2020.01.06 


叶公好龙

极致的真理
的确可怕
因它完全不可控

2021.01.07 


比诗

你替张宗昌叫屈
我还替刘傲夫叫屈呢

2020.01.07 




妻子老羡慕
那些在小城市
生活得很好的
同学
曾多次说
要不我们也搬到
地方上去吧
我对她的想法
感到不可思议
但又想了想
她毕竟是个
理科女
不懂文科男的心
北京这座
超级大都市的
各种文化讲座
展览 诗歌活动
对于一位诗人来讲
离开了它们
就相当于不会再
自由地呼吸

2021.01.06 


真相

官刊不发口语诗
是失职的
官刊编辑的工资
有我们口语诗人
交的一部分

2021.01.06


两个鸡蛋

老妈一般是
两个都会给孙女吃

我煮了两个
自己先吃了一个

2021.01.02 




管它是不是诗
写出来不就得了
在意那么多定义
和界定干嘛

2020.01.01 


讨彩头

新年的第一天
我在今日头条
没发我的诗
而是变换了
策略
发了一句
“新年快乐啊朋友们”

2021.01.01


最牛逼的事

回首2020年
我干得最牛逼的一件事
就是将诗歌拉下了神坛
让大众都来写诗
现在民间
最流行的一句话就是
“读了刘傲夫的诗
我也敢写诗了”

2020.01.01


中国网友

“明年要没什么事做
我也写诗混口饭吃”

2020.12.31 


读经的女人

早上五点起来读经
六点出门上班
车上继续听经文分享
下班回到家
是晚上六点半
吃完饭继续
线上读经
九点一刻结束
那时她已经很累了
就上床倒头便睡
周日全天做礼拜
唯一的周六休息
都是躺在床上养精神

2020.02.22 ​​​


小城初一

薄雾的轻浅之湿
浮动出温暖的纱息
几只壁虎爬上了墙
永久凝固成“国泰百货”
地上尽是一夜欢愉后的
爆竹衣
碎碎的孩子红
进城的小四轮
单灯之亮使它成了
新年的独角兽
而停在小区一角的
一辆乳白色厢式货车
静静地挺着大肚子
它是我怀胎十月的母亲
即将诞生下新的我

2021.02.13




每一只灯笼
都给自己
精心涂上了
好看的口红
她们吸足了气
齐声笑喊
欢迎光临

2021.02.14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