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火车穿过隧道》选读

◎叶明新




雄辩家

一个雄辩家
输掉了一场重要辩论
他非常愤怒
多日来心情无法平静
他背着枪出门了
似乎子弹
是不容辩驳的词语
他要去杀人
还是去打猎散心
事情不发生
我们就无法预知结果



冬天之三

在农家的院子里
有一根竹篙
一头搭在桂花树上
一头搭在柚子树上

这根竹篙用了很多年了
起先是绿色的
后来变成了黄色
现在是灰白色的

在灰白色的竹篙上
垂挂着一排腊肉
冬阳照在上面
发出滋滋的响声



河堤上

我们一行四人走在河堤上
手里都拿着工具
我提着一把铁锹
河堤下面是河水
沿岸长满了水草
在一处没有水草覆盖的水面
我看了一条鱼停在那里
大家停下脚步
看我把铁锹投掷出去铲中那条鱼
我刚做出投掷的姿势
猛然发现水草边蹲着一个妇女
她在清洗那条鱼
我们重新往前走
我对朋友们说
那个女人的衣服颜色和环境颜色一样
这就是隐藏的涵义



红衣主教

红衣主教受命出城
去敌国送一封国王的亲笔信
路途遥远,政务艰难
他的心情非常复杂
他乘坐的马车是黑色的
拉车的两匹马也是黑色的
当时阳光和煦,春风拂面
红衣主教打开车厢上的窗户
看到沿途的民众身体疲弱,面带菜色
立刻虔心向上帝祈祷
愿神的恩典泽被天下
战火平息
有些饥民透过小小的窗口
看到了红衣主教
他们觉得他的衣袍太红了
而他的脸色又过于苍白
他们只能从表面去理解宗教领袖
啼声得得,骏马奔驰
这个离神最近的人迅速远去



大善人

一个赫赫有名的大善人
很多年没有出来行善了
也没有听到他的别的音讯
以前他家住在草灰池
不知道现在是否搬了
草灰池是十里八乡有名的地方
出产一种治疯病的草药
掏钱给穷人治病
也是善人行善的一种
很多得过他施舍的人
都在心里记住这份恩德
草灰池有数年没有举办过葬礼了
可以肯定大善人依然在世
但鲜有人知
大善人是生病了
还是改变了毕生的理想



初秋之晨

陆军站在加油站的油泵边上
看到王小兵骑摩托过来
他以为后者是来加油的
王小兵面色凝重
把摩托停在陆军的面前
说,米莎死了
陆军叹口气,拍拍他的肩膀
请他进店来喝一杯热茶
王小兵说,不喝了,没心情
说完就骑摩托走了
陆军转身要进店里
马路对面传来李丽萍的声音
她说找不到水泥钉子
无法把那幅
马在草原上奔驰的画挂起来



树枝上

刚刚下了一场雨
现在停了
到处都是湿润的
从上往下看
一大片泥水闪着光
我栖身的这棵树
影子投在泥水里
像古老的碎片
我裹在其中
几乎失去踪影
树叶往下滴水
打湿了我的羽毛
我抖动着翅膀
把雨水甩出去
枝桠在我的脚下
微微地起伏
飞向天空之前
我尖锐地叫了一声



他们在讨论未来

有人觉得这个时代很好
他们明确表达过
近乎谄媚的好感
倒霉的人都不在场
他们因此省略了不足
结果就是赞美变多了

有人表示需要等待
因为不死就不算结束
至少可以反复试错
他们重申不离开家乡
脸上的阴郁犹如雾天
不知何时开朗起来

我也是时代之子
但不是他们中的一员
那些热烈的言辞
对我恰似隔帘观影
我既希望他们大梦初醒
又希望他们心如所愿



一堵没有障碍的墙

我的前面有一堵墙
但是没有障碍
可以看出去和走出去
这是我的渴念
在梦中实现了

我站在自己的生活环境里
空间被高度抽象
只剩下灶台和碗
大米和亲人都被边缘化了
成为模糊不清的部分

墙外是高大的巨石
它们是乡土的颜色
其间留出的道路
狭窄而光滑
可供一人弯曲穿行



郊外

有人去了郊外
已经数日没回
他的亲人在路口等他
在那条必经之路上
走着行色匆匆的异乡人

那个偏僻的郊外
我也去过
往东再走十一公里
可以看到闪亮的海
那次我独身前往
这个城市就是我的异乡

路上遇到一座旧寺庙
我以为有智者在里面修行
但庙是空的
庭院长满了荒草
如果有人需要指点迷津
也许应该朝着落日远行

————————————————————————————————————

《火车穿过隧道》收集了叶明新近两年的整200首诗作,全篇共分十辑,每辑平均二十首诗,独立出品,装帧为简装,共247页。


诗人简介

叶明新,生于1966年,摩羯座,江西人,现居上海。著有诗集《异乡人》《爱在其中》、小说集《人人爱惜自己的身体》等。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