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华 ⊙ 夏日的坠落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为了忘却的纪念

◎夏华



                        

梦在拐弯抹角地说一条老街
有人从银行里提取旧日压抑的抒情
水流过来,一只老鼠躲闪不及

刮雨器说这个秋天不会有果子萌芽,并怀着
一种偷情的妄想。我在“身先士卒”与
“等待”这两个词中被T、 F 、D键左右

我说的爱情只是一个“鸡肋”,与我的年龄
不相称,颓唐的袜子在补就要老气横秋的
那个病恹恹的夏日    那一次落日的

一次呕吐、胃溃疡、间隙性精神忧郁症
是的,你的身体并不在你的身体之内
是的,你的乳房并没有找到安慰、国家和户籍

“我们走吧……旋转的梯子在玩着天使的把戏……”
一只被野菊花充满的枕头最终在
一个梦中消失,最终演绎一个悲剧的裸体

或者是K,或者是X。讲故事的人就象
双面蟑螂一般,说地铁和巴黎,说病房和青春……
或者一条鱼在27粒安眠药的床上死去。

纪念。纠缠的舌头。没有记忆的脑垂体。
如果是那慧星曾照亮过我那窗帘后的隐晦的
身体?就让她欣然死去,象庆典,象久违的热爱……

2002·9·1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9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