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羽 ⊙ 音乐手册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经量山兄弟,和鱼幼薇搭话,谈论梳洗诗

◎罗羽



经量山兄弟,和鱼幼薇搭话,谈论梳洗诗




是呀,忙的时候,对着茶垆,端起
酒榼,闲下来,就翻弄诗筒
的香气。诗是窗前盐肤木的喘息
量山兄弟说着逝者的好话

昏君的脸孔是那样的难看,他就是
在欢爱,也不会饶过谁
旋风斧和米雪抛掷苍生凄凉
的肺腑,反抗压迫的激烈,增添了太平洋
彼岸老庞德诗学的狡黠

豆形灯的光亮在暗黑中呼应着魂灵
它是如此的和柔,不同于阒然
的放弃。哭泣的亲人替妒杀还债,“快让我
抱着你睡觉”,从翠叶到卖残牡丹
僻静用美貌和凋零照看着诅咒

在清早梳洗悲愁,诗已到哀鸣时分
风,吹起蝴蝶翅膀
狸花猫寻求安于低微的权利
与丝绸黏液的羞耻扭结,进行物理争斗,望着
最想要的技巧,或要折返
光、威、裒三姊妹的妆阁。坟茔
的不远处不是空的,伤害,伤害已痛彻到
测量不出死亡的广阔。在柏树林里
烧七,诗是净街槌的潜消和缄默

道观里的半醉,阻滞着暮霭下
船帆的送别。终于收拾妥了,衔泥燕子
在飞越橘林时也掠过了转瞬
衰竭的气血躲闪着触摸,食鱼人
已去苎萝山绕身和顾盼
还有啊,量山兄弟,诗的煮药炉
被放置在了灯台架景区,长安的捣衣声
落在泪水光线的一首诗里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