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根灵魂的空痛

◎吉古尔



1.谷底的乱石

乱石,大自然热烈而经典的杰作
我的童年,没人轻易地推倒
我的谷底,幽暗的谷底!

乱石,这庞大的种族摆在我面前
每块都藏着一个神灵在守护
像我童年时某个意外出现的亲人
让一个孩子保持良好记忆和沉思

父亲还没有从躬耕中回来
母亲还在向滋润的大地种植
我猜想,乱石超越季节和社会
更没有疾病,伪装,村长和学者

站在乱石间,蔚蓝的天
与我如此之近,我终究明白
万类长久以来不变的智慧和幸福


2.目的地

我的目的地由灰白变得深绿
一支细小的芦笛衔在哑巴的口里
三月的山峰上高低各异的光芒
沿着陡峭的岩壁徐徐地降下

塔楼里,堆满了不可亲近的书籍
怀旧物:一张镶金的座椅
一枚嵌着宝石的木偶,一把绸扇

缸里的鱼梦见大海和海里的亲族
埋下枯花的手攥着鲜红的心脏
遗失的种子在花园里沉默地发芽

请把嗥叫还给在林中游荡的野兽
把情歌还给远古的祖母
把快乐还给生命,把语言还给诗

把灵魂还给神,把苦难还给英雄
柱廊那头又响起歌声
檐角燕子怀念南方。我的目的地!

坐在门槛的女人深情地乳着婴儿
火堆旁边,姑娘们织着毛衣
孩子们在院外追玩雪花
大地安慰沉痛者,将多余者驱除


3.牵着赤牛的人

牵着赤牛的人停在亲人旁边
孤独的背部亮出族徽
从地缝取走他那秘密的咒语

老虎的吼叫震响朝北的枝叶
一个暗绿的名字逼散密云
裂口涌出汹汹的泉水
硕大的宝石照见死者的公园

消失于空中的话语回到黄金
四角的圆推翻了智慧
那无法进入的圆长出了荆棘

峡谷藏起了一个紫红的正午
一群人缩成了一串珠子
阴面的神愁苦地站在高崖
隐秘处鬼怪发出嘹亮的声音

在彼方的我徒劳地打发时光
火焰在他脑子里受难
怀念雨天的人牵着赤牛流浪

惊慌的母兽痉挛地逃出洞口
痛苦的石头逾越了山峰
风热烈地玩耍着火焰
倒下去的人高耸起他的影子

枯死的植物徒劳地吸着风
大地从我脚下渐渐逸离开去
阴面的神烦恼地俯瞰地面


4.回到南坡

跟我一起回到南坡
一起回到起风的山谷平地上
夕阳镀金的山顶灿烂地安慰那敲钟人

舞台上的悲剧演员们一个接一个死去
南坡上的冬天还没有过去
我们相遇的日子还没到来,还没到来

一把古剑插在我的生存中
盲目的行吟诗人在昨夜撕开人造的脸
婴儿那浅浅的笑靥不见了

你这隐姓埋名者要为我带来什么消息
少年死在街巷,无人收尸?
钟爱大地的地主从自己的田野上逃走?

那敲钟人的梦里全是天使
他不想醒来。他乡异地的消息如此说:
泉水干净的涟漪在阳光里

血红天边,蝙蝠繁殖的舞蹈没有停下
回到两山之间的谷地平原
长发飘飘的女人等你从料峭中走出来

当解密人写完遗书时,我们一直昏迷
一直昏迷在山谷平地上。敲钟人
放下绳子,安埋了行吟诗人


5.猖狂的意志

一个猖狂的意志,起自平地,是一切:

煤炭的燃烧,荒淫夜梦的劳累和哭泣
佝偻背脊上的建筑摇晃地反光
被空园拒绝的幽灵脚步
继母发髻上的灰,殉葬品古老的呜咽
疯狂的亡舞,劳作者平庸的欢乐

一个猖狂的意志,起自平地,是一切:

它,在火中添油,在大鼎里折断骨头
它,在被焚的偶像碎片中间
繁殖出爬行兽,在盗贼窝里抢窃
它,在泛滥的黑水上向高山大地造反

一个猖狂的意志,起自平地,是一切:

它锁住火焰的根源又吞掉火焰的温暖
把污秽和毒液强行注入生灵
把黑暗塑造成一大群臃肿的雕像
它在思想回环处搅得所有的河流混浊

一个猖狂的意志,起自平地,是一切:

它把女巫口中的恶咒化为金石的反光
把缺陷之母卷向宿命的四方
它吞噬肮脏的一切,只吐出人的躯壳
翻开黑水,把烈火投进虚无
它的前方空洞,后面空洞,中间空洞

一个猖狂的意志,起自平地,是一切


6.死者质问

从大地的深处,浩荡地响起的鼓乐声
堆积尸骨的声音从岩石缝穴里传出
我们在你的顶端上秘密地哭泣
死亡从植物的叶面所预演的是什么呢?

回荡在曲折处的钟声钻进默者的头颅
关门的呯啪声钻进黑夜的那一端
我的名字被多次篡改为孤独者的思想
那些跪下来倾听福音的基督徒哭了

死者墓穴外徘徊,质问:我真的死了?
我已厌倦雷鸣电闪带来的欢乐
已厌倦高风卷残云的日子。我该休息
留在人间的十日,对我岂不徒劳?


7.别到我的单一中来

别到我的单一中来!划定界限
是可怕的:命运没为我留下余地
你在我后留下的肮脏是可怕的
从来不温情的死亡是另一种可怕

我的单一,远离了卑微者的理想
远离了黝黑时代,智慧的阴暗
远离了神灵的看护、种族的愚昧

我用植物的液汁净身。我的单一:
在神灵退去的遗址上搭建高塔
在古老的缺陷里免去患病,疯狂
为了再生,死过千遍还要再死

我的单一里,只有单一的游戏:
携带着精灵漫游,轻如光明的我
没有劳作地打碎镜子里的鬼怪

如同退化的生物在夏天正午打盹
如同形而上的自由,雷劈的死
我的单一不在书里变成你阅读的
一行文字:别到我的单一中来


8.回到故乡

带着深深的伤,拖着沉痛的腿
我回到故乡

山弯处,泉水清澈地迎接了我
张眼看见自己而惊讶不已:
我竟然恢复了从前童年的样子

鸟儿隐约在林中啁啾不已
没有一片树叶拒绝我这个浪子
被放逐在你们中间的狂人

茅舍挡住疾病和厌倦,我
满面光洁地进入而无亲人迎接

曲折的土路上,幼时依稀浮现
我吐出满腹经纶,让血液
随自然节奏,流畅地遍布周身

昆虫和风儿把我推向存在的真
此时我已是季节的第一精灵
被茂密围拢,单纯得没有智慧

没人认得我是谁,如此免去了
免去了面对乡人的苦恼,我
把伤痛埋在磐石下,然后睡去


9.我歌唱的

越是黄昏的时候,我的歌唱越是嘹亮
我歌唱的,不过是一族
没来得及离开故土就没了踪影的女性

照实说来,我的歌唱,不曾越过国界
不曾离开过恶的多种变形和善的怪异

是这样:我曾在你屋子里堆满了雪
并从你身上取出温暖,催促春天按时诞生
是这样:我曾在你掌上放入一族人的后裔
作为馈赠,幽灵们拆除他们的惊恐

水域里的城市深不可测。当我降下时
为了密谋一次对象不明的凶杀
我在严密纠缠的根须里摸着刀的豁口

我总在你性命攸关的时候邀请你痛饮
曾在牢里梦想属于囚犯的幸福
教唆头脑简单的行刑人放弃他的信仰

黄昏,我稀有的歌唱嘹亮地响遍村庄
并打动一族女性从无踪影中现身而出


10.这是六月

这是六月,跟你一样,千真万确
在六月,火焰是一个平庸的比喻

六月,你或我,无论怎样敏捷
都躲避不及它沿着时序的一而来
它有你南方的躯体,有鸟的羽毛
有暴雨天的爱情,母亲的乳汁

六月要用我的食物哺养一只幼兽
要用我乌红的肺叶呼吸
要用你名字的魔力命名一种罪恶

六月从來没有制度、习俗、道德
在六月说出火焰的人没有血肉
六月跟我们一样,没有理由拒绝

所有的房门都按时打开。在六月
所有的女人都是女儿、母亲
远来访问我的姐妹,没一个犯罪


11.我从没有怀疑过

我从没怀疑过
门槛上坐着的是十个母亲
她们定会依次出现又依次消失在正午

钟声是否有人敲响
门是否全部打开
乌云在门前上空散开时是否有风吹过

我从没怀疑过
神灵会在正午出现。他们
轻巧地从我的身边,依次走来又走过

正午是否会有藤萝还在延伸
是否会有根蒂深入门槛
是否会有枝叶从十个母亲的胸口长出

我从没怀疑过
她们一直坐在门槛上等我
一定会认出她们的这满身尘埃的孩子

但是,我的叫喊
她们是否听得见?所有的正午
是否我该告诉她们:我一直站在门前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