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水寺(组诗)

◎周难



【方丈】

方丈用他的禅杖在没膝深的水里驱赶鱼群
从后院到前院
从伙房到茅房
他从不会漏掉一个角落
不会漏掉哪怕一条像方丈本人一样行动迟缓的鱼
当他好不容易把它们驱赶到大殿的时候
僧人们的早课也就准时结束了
于是     方丈手握禅杖口诵“阿弥陀佛”
随即转回自己寝房

【积水寺的钟声】

积水寺的钟声掀起一片小骚动
积水寺里的积水微微荡起了涟漪
这是属于一个夏日的涟漪
这是属于积水寺的涟漪
但没有人因此而终止自己的事情
一切如常
方丈也只是短暂停止了他雷鸣般的鼾声
然后     转个身接着午睡

【暴雨】

一夜的暴雨
雨水灌满了整个山沟
当水位漫过佛像的基座即将到达脚踝的时候
和尚们都开始忙碌起来
膜拜的膜拜
祈祷的祈祷
方丈把自己独自锁在自己的寝房
一个人在房间里手舞足蹈
偶尔他会靠近窗前双手扒着窗户
把头探出窗外问经过窗前的信德和尚
“水位现在涨到哪儿了?”
信德侧目笑答:
“佛祖脐下三寸。”

【鱼】

雨水终于漫过了方丈寝室门前的台阶
一朵朵平静的小浪花一次次匍匐到方丈的脚前
直到它们抱紧方丈的双脚
揉捏着     舔着    缠绵着缓慢爬上他的双腿的时候
他才意识到原来顺着水流一条鱼也闯了进来
这条鱼像迷失方向似的围绕着方丈的双腿打转
一圈又一圈
似乎在寻找重回山川河流的光明的出路
方丈拿起禅杖慢慢淌到屋子的后墙跟
在松软的墙壁上戳了个洞
鱼又顺着流水滑到了积水寺后院绿油油的菜园子里

【山】

积水寺以及窗外的一切被雨水冲洗过以后显得是那样的鲜亮
方丈站在窗口向远处眺望
山依然挺拔而碧绿
依然像一堵巨大的墙一样堵着通向外面的路
后山也有一堵墙在雨后刚筑起
此时对面山上的羊肠小径上一个信客也没有
没有人来也没有人出去
没有一个身影从陡峭的墙体上滑下来滑到潮湿的寺院
涉过深深的积水来到佛像前祈祷
也没有一个人走出积水寺把自己瘦小的身影小心翼翼地贴在墙壁上
越来越远——

【寺院】

方丈从一扇窗口踱到另一扇窗口
从不同的角度扫视寺院的角角落落
黄昏的斜阳温柔地铺在院子里的水面上
像一块安静的丝绸
偶尔一阵微风吹动水面
它也就跟着轻轻伸个懒腰
和尚们都应该是待在各自的屋子里
劳作或者诵经
根本不会无端端地跑到屋外来搅乱这一地的丝绒

【网】

一个人的时候信德和尚就抬头望着大殿房梁上的蜘蛛网发呆
一只巨大的蜘蛛就像霸主似的悬挂在网中心
似乎随时都会掉下来
并且正好掉在佛祖那盘根错节状的头顶
有时候信德想
假使半夜的时候佛祖站起来出去撒泡尿
一抬头岂不刚好被网个正着

【潮湿】

七月天坐久了也会出一身汗
诵一段经文的功夫前心后背都湿透了
满院的水汽弥漫着追逐着
似乎不把一切洗刷干净誓不罢休
一滴汗水从信德那宽大的额头滑落到他的眼睛里的时候
他本能地闭起一只眼睛
此时     他的另一只眼睛正好瞥见
佛祖满身的漆色大片脱落
仿佛脱了衣服一样

【衣服】

潮湿的风一旦短暂地告别
僧人们便会把自己的衣物晾晒在外面
从方丈的窗户伸出两条绳索
另一端系在大殿红红的廊柱上
一条绳索搭满袈裟
另一条绳索挂满内衣裤
小和尚斗鸡眼平静地坐在大殿的台阶上照看着这些晾晒的衣服
一阵微风吹过
水里的影子晃动起来
然后沉重的两条绳索拉动着方丈寝室的窗户吱嘎作响

【斗鸡眼】

小和尚斗鸡眼坐在大殿的台阶上
也许是第二根     也许是第三根柱子挡住了他的视线
他无法看到方丈的窗口
更无法通过窗口看到远处的高山
大殿里佛像云集
罗汉安放在回廊两侧
一个个睁大双眼看着对方
似乎彼此有无限的仇恨
斗鸡眼即使挪动屁股他也无法透过窗口看到方丈

 
 【仇恨】

绝妙绝尘这一对儿双生子自从被父母送进积水寺就没有停息过打斗
有时候他们从满院的积水一直打斗到大殿的回廊
有时候他们两个人就站在方丈的两个窗口隔着窗户对骂
(这时方丈无论如何也是无法看到前山和后山的)
有时这俩小子会分别爬上两尊罗汉的肩头
上面的两双手臂不停地指指点点
下面的四只泥塑的眼睛怒目而视

【猫】

斗鸡眼和尚坐在灰暗的房间里休息
凳子旁斜插过来他收留的流浪猫
这只猫仿佛浪潮一样缓缓地涌到斗鸡眼的脚旁
黑白相间的条纹彼此驱赶着
似乎为了某件真理争执不下
从猫的尾尖一直互相纠缠推搡到头顶
一丝傍晚的斜阳从窗子的缝隙照射进来
刺透灰暗紧紧钉在和尚脚旁的地板上
“喵——”
小斗鸡眼和尚本能地瞅了一眼猫身体上的争吵
然后继续沉默

【前进】

斗鸡眼呼唤“前进”过来进食的时候
这只独眼狗便会以飞快的速度从后院疯跑过来
由于它的左眼睛无法分辨方向
所以它每次迈出的脚步都会不自觉地向右偏离50厘米
正因为此     每次它冲着伙房跑去
结果却总是先钻进旁边的厕所然后绕个大圈圈才最终到达目的地
看到它这样子像无头苍蝇胡乱冲撞的时候
斗鸡眼都会更大声地呼叫它的名字
“前进     前进     ……”

【国界线】

大清早积水寺的大门一打开
第一个冲出来的就是“前进”
它撒欢似的在庙门前不大的空地上标注领地
斗鸡眼和尚习惯性的伸伸懒腰
然后拿起大扫把三两下就抹去了“前进”的国界线
对于“前进”来说
如果想要重新开疆拓土的话
恐怕还得等到它再次憋足了尿才行
  
【粮食】

方丈吃过饭准会及时赶回自己的寝房
然后重重的关上房门
和尚们按部就班各自忙碌
一切井井有条
这一切方丈心里有数
他把一只手摁在窗户上另一只手臂托着下巴向外张望
远山的小径上有人在向寺院的方向滑动
远远地看去就像一粒粒粮食谨慎地通过食道

【信客】

方丈隔着窗户喊:“来了!”
斗鸡眼也只刚刚把自己的身体朝初升的太阳拉近了那么几十厘米
他还没来得及把寺庙门口的狗屎清理掉
那些信客们就匆匆地赶到了
以至于   从大门口沿着佛殿干燥的墙根
顺着曲折的回廊以及大殿前洁净的台阶
直至佛祖那仁慈的脚下
都印上了清晰的一串串“前进”的标记

【钟】

绝妙绝尘按时去撞落魂钟
一个负责往前推    另 一个就负责往后扯
当绝妙往前推的时候
绝尘就脚步趔趄地跟随着跑上前去
待钟声渐渐消弭
绝尘便会使出浑身的力气尽量往后拉
以保证下一次绝妙所撞击出的钟声足够响亮
足够响彻整个积水寺
最好足够传出这个山坳传到外面去

【拨浪鼓】

张居士的小儿子豆芽摆脱开妈妈的手
他一个人漫无目的的在寺院里游荡
看到“前进”蹲在后院的菜地里他就摇两下拨浪鼓
“前进”会礼貌地做一个奔跑状作为回应
经过方丈的窗口下他也摇两下拨浪鼓
如果豆芽足够高他一定会看到有一个秃脑袋在窗口里一闪而过
随即消失在黑暗的房间深处
在大钟前他看到绝妙绝尘把钟撞得震耳欲聋
他便使劲儿地摇起他的拨浪鼓
这俩小子只一扭头就乱了手脚
不知道谁该往前推谁该往后拉

【张居士】

和家人一起到来的张居士中午留下来吃饭
在伙房的长条凳上放着一本经书
张居士把嘴深埋在饭碗里
眼睛深埋在经书里
每看完一页
他的左手都要先踌躇地越过摆在桌子上的酱瓶
然后轻轻拂过盐罐
最后擦过醋碟
仿佛将军般跃下高高的桌面
绝望地坠落在屁股旁边的书页上

【晒太阳】

“浪潮”紧闭双眼慵懒地躺在大殿前台阶上的阳光里晒太阳
——后面蹲着“前进”
此时它浑身的波涛是平静的
掀不起一丝的涟漪
黑白色的条纹再也不争相彼此覆盖
“前进”似乎有些无所事事
它不时把目光投向远处
或者投向方丈的窗口
或者投向满院的积水
忽然它探出头一口衔住“浪潮”的尾尖
安逸中的“浪潮”本能地抽动尾巴
波滔刚想从后面向前涌动
但它最终没有让自己从“前进”温湿的嘴里挣脱



(2009年旧作。)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