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只言片语

◎陌

在孤独里呆到最后一天

◎陌





*在孤独里呆到最后一天


对于无家可归的流浪汉——
一个想要成为普通人的人
那墙上的钟——
不过是一个毛骨悚然的肿瘤
可能只是看见,黑暗的放射科房间
深不可测,遮蔽
任何别的——
城市的光,来自垃圾堆,河沿漫长的慵懒的风
一个无人问津的桥洞
以及许许多多的白日梦




*孤独的比例感


城市是个适合做梦的地方,先是黑暗
为灯光腾挪地方,到了下半夜
是灯光为黑暗腾挪地方。有时远远的警笛
从梦境那边来势汹汹,仿佛寂静是这个失衡的世界
躺着的人们之中遭受惩罚的一员
隐匿着秒针每走一圈的羞耻。
我转动着黑眼睛,跟着那声音
从自己身边经过后又去向很远很远的地方……




*幻景


在傍晚,回家。像从电影院出来
把闪烁的银幕留在了黑暗深处。
那里,心灵投射的阴影,成串的命运掠过……
一群群行色匆匆的人
携着谢幕表……变薄的,飞快的语言
进入层层折叠的时间。在傍晚,带着唯一的
面孔和沉默,顶着一片星空
感受空气的沟沟壑壑,沿着我的腿
像一只动物,回家。




*爬山


上山下山时激烈运动,趾甲盖和鞋头
挤压撞击,大拇趾的趾甲盖下
充满了淤血。整整两个月,淤血仍没有散去
由暗红色变暗紫色又变暗黑色。除了
最初几天酸疼,没有任何其他问题
只是趾甲盖下两片黑暗安静地躺在那里面。
穿上鞋后就看不见。
这或许是一种彻底的脆弱
就像我有时感到寂寞
生命像淤血一样,在生活里面
因为趾甲盖过长。




*下午的最后


山石的温度降得最快,尤其黑白色杂糅的花岗岩上
昼夜温差浮现。可能只抽支烟的时间,屁股
已陷入一片冰凉,身体开始打颤。桉树给予额外的奖赏:风
侵掠身体表面。这时候,俯瞰山下的湖泊,倒有着些
凝视的味道,冰冷、安静。站起来,就想走动。
树影下的山道,幽暗深长,树冠们仅留一些透气孔
走入里面,耳朵和头脑更加敏锐。
下山的路陡而弯曲,走到后面,视线也不好起来
不时摸索着,沿着一个暗示,走向山下
慢慢升起的灯火。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