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生课:城市垂钓者及其他

◎西厍



下午四时在烂尾湿地公园遭遇三只野鸭

下午四时在烂尾的湿地公园
红旗江废弃的水泥桥阴影里
三只野鸭扑棱棱贴水飞出百米
落身于泛着白光的水面
在它们留下的寂静里恍惚片刻
我才确认周遭遍地荒凉——
我以为这片荒凉非我莫属
作为荒凉的一部分,阳光和风也是我的
在此之前三只野鸭独享了
下午四时的寂静。阳光和风
是它们的,作为寂静的一部分
——我在颓圮的桥堍上暗自
思忖:难不成我和三只野鸭分享了
这冬日午后的荒凉和寂静?
百米之外的三只野鸭或许另有他想
一百米,正是它们用来容忍
一个异己分子的安全距离?
惊心动魄的遭遇之后我和三只野鸭
各自恢复了平静。它们在梳理羽毛
阳光下闪烁着野性的幽蓝
我放弃猜度,背身走过这座
建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废置小桥


深秋二章



作为城市拥挤空间的活性留白
运河波光耀眼,一只白鹭以不断折返的
短距离航程测量着风和
时光的速度。而垂钓者正在收线
一条未知之鱼将跃出水面——
时间的赋形在这里多么具体而令人
着迷:春夏时这里林木荫蔽
现在变得疏朗,银杏、乌桕、水杉
榉木和无患子,先后完成了色相的蜕变并且
持续作着身体的减法。铅华落尽时
它们将完成又一个年轮的自我完善
这是多么美好的深秋时光
市声隐退为背景音,落叶纷纷扬扬
婴儿在祖母怀里像一颗晶莹的宝石
他年轻的父亲在不远处投来爱的瞩目
这一切都在祖父的镜头里定格——
时隔几日当祖父把这一切转换到文字里
一切都已成为时间的收藏
等到婴儿长大,他只能向时间借阅
而那时他的祖父母将隐藏进更深的内页
他得耐心一点,才能翻阅到曾经的那个午后




午后气温回升到近乎春天
穿一件薄外套就可以进入
城市运河北岸的涵养林深处
这秋天尽头的林子多像
一间穹顶高耸的宽敞大屋——
秋风薄凉,天光如注
银杏的扇形叶和无患子的披针形叶
落满林间小路,簇拥和堆叠出温暖的
背景音色。随后悠扬的主题跳脱而出——
林中供人小憩的长条木椅上
一对情侣在耳语和亲吻
临近的另一张椅子上
一个姑娘独自坐着,垂发遮覆了脸庞
无法辨认的表情在她自己的
阴影里浸渍。作为秋辞的一部分
他们的美好是我所喜闻乐见
我推着童车,跟在儿子和妻子身后
而妻子抱着孙子恰好走到
一丛李树的红色叶子下——
成为音乐中更其鲜明的一个抒情笔触
他们熠熠生辉,在秋天深处


写生课:城市垂钓者

城市运河的两岸平分了秋色
南岸是法桐无法拯救的锈迹
北岸是垂柳往越来越重的稠绿中沉陷

午后气温回升到了春天的近似值
——是个垂钓的好天气。垂钓者
在一顶遮阳帽里啃着面包,墨镜下的

表情殊难捉摸。但从他身后水桶中的
鱼头攒动,多少可以窥探
背对市声的半日逍遥。他个子很高

褪色的松垮外套难掩一副骨架的嶙峋
——很显然他已近垂暮,在城市里
属于隐姓埋名的大多数

一部半成新的电单车停在树荫下——
放在古代,它就是一匹瘦驴
整天整天陪伴在主人身边,除了它

没人懂主人半晌不挪窝的波澜不惊里
究竟藏着怎样的心事。钓来的渔获有时候
一个不卖,有时候却悉数卖掉

任人给钱从来也不会讨
一个价。或许在他看来这根本不是一次
交易。他的确长时间面对着流水而

背对市声。他耗去余生中的大量时间
把自己安顿在城市运河的流水边
总有他的理由。他将坐穿这个深秋


小雪

小雪送来的一小波寒潮
像一柄小利刃抵住了脖颈——
中年的矮脖子已经难得有这少年的
凛冽了

当冬天的舌头舔过秋树
秋树在脱掉它的焦糖色系外套之前
恣意的燃烧真叫人着迷
——你瞧,秋天终于到达了

性感的化境。人们的移情别恋
一直要到小雪之后,才表现为对一场真实的
雪的痴望。而江南从未亏待过一场
早到或迟到的雪——

就像为赴约的情人铺好床褥
它空出屋顶和树枝,空出麦地和传世的暖意
——酒盅已满,炊烟依依
就为等一阵窸窸窣窣的叩门声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