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树的诗

◎一树




庚子年的雪
是从疑窦中落下来的。

事前的诸葛转世为
事后的英雄。

雪化了,有两样事物可敬:
寒风中的热泪,泥泞中的脚丫。

一朵超现实主义的雪拒绝
被追认。

2020-2-8


雨水

庚子年的雨水有些粘稠——
飞沫占一成,消毒水占二成,泪水血水占七成。
内心湿透的人,尝试从中提取
刹车剂,镇定剂,以及灵魂与肉体的磨合剂。
剩余的,封坛发酵,名曰新型的酒头或雨头。

2020-2-19


豆芽诗

在成为豆娥之前
她先是学童,再是养女,之后是名伶。
直至进入油锅
那横陈的玉体,经过爆炒
才成为一节节酸辣爽口的呈堂供证。

2020-3-4



碧桃花开

不是口红,也不是眉心痣。
南墙下,美人咬紧牙关
她给自己准备了足够的麻药。
枯枝上的旧痂,正被一一揭开。
哇呀呀——
东风不卷刃,刚好用来刎颈
一腔碧血刚好,喂养整个早春。

2020-3-6



抗体

一个胖子在马桶上蹲够两个时辰。
一头牙猪拱完了最后一颗好白菜。

暂且打住!从迷人眼的乱花中萃取
小样:一粒用菠萝蜜熬制的慧痴丸。

2020-3-13



白玉兰

雅过之后,选择还俗。
那白,在风中,打了对折。

花瓣舒又卷,似刚写成的
芬芳遗书:正面是盐,背面是雪。

2020-3-13



梨花落

细雨摸黑,竟呈检测试剂的模样——
第一滴曰残忍,第二滴曰慈悲,第三滴曰虚幻……
其时,梨花正在淅沥声中收拾行囊。
左邻柳绿,右舍桃红
少数清白的事物在盛年选择了归隐。
三春说短也短,说长也长。
素妆的遗孀在小巷拐角,回眸
深深地一瞥。
其时,一株梨树刚施完髡刑。我与小冤家
刚在树下喝讫,最后一盅清凉散。 

2020-3-26


立秋

雨幕拉开——
翻墙之囚遭遇
草叶的飞刀,海棠的流弹,蛙鼓的八卦阵。
旧世界正被开膛破肚。
嗨!洗净的
花非花,我非我
赠君一个,二手的处子身。

2020-8-7


夏日理想

风一吹
雨一淋
之后,我才清凉下来。
闷热的我是被动的,无能的。
不及那些花,那些草,那些树
它们吃了安神丸
摇着风,摇着雨,摇着再平常不过的
佛学智慧,或力学原理。

2020-8-19



桂花帖

一支幽长的螺丝刀正在卸着秋天
细小温软的零部件——
哑婴的眼神。盲童的呢喃。抑或
云脚僧尼的偶遇之礼……
其时,白鹭金雀正在亮翅,贴着秋水
衔来一钱又一钱,散装的清欢。

2020-10-2


深秋纪事

雨下得过于娘们气。食色过于
本性。一个吃饱了撑得慌的人被
折除身上的雕花与象鼻。
喔,秋风如剑!
生活露出毛茬时,他露出一小部分搓败感。
事不过三——
他第四次沿西南楼的肉香,潜回梦州
终于抚摸到简明的暮年。
醒来,落叶与落雁惺惺相惜。
窗外争吵得发煳的
价格与价值,差一点就要混为一坛。

2029-10-16


浅冬

浅冬的海拔等高于一柄荻花的拂尘。
枝桠上,无产阶级早已厌倦了荡秋千。
恍惚十月革命复发——
风起,云涌,满地尽是黄金甲。
噢,光秃秃的故国!从我们到我
凝聚了一个新贵
伤感的最大公约数,和幸福的最小公倍数。

2020-11-14


花开的时候

花开了
可以是少女,也可以是少男。
忽然的薄衫脱落
忽然的墨镜撑起。
当然,心情不爽时
还会将尤物上架——
发间桃花红,打折
墙角丁香紫,停售……
美,也有少量等外品
在性成熟的季节
开过一次
再开,是一件很辛苦的事。

2021-3-25


荡漾

春水一波三折处
小东风醉了
桃十三与柳十九在互抛媚眼。
一粒鸟鸣,沾上了花汁
就是一枚粉弹,射中谁
谁的丹田就会生出大片青草
草尖上,就会摇落一个又一个
心率紊乱的良宵,和坏蛋。

2021-3-7



线那边

慈悲的
请将那些被我踩踏已久的
旧偏旁,旧部首
——那些冷宫里的错误标本
一一捂热,还原成
眼框中滚烫的泪珠儿
喔,暖阳下
我辛丑初春的复考官大人已
在这厢
向着我的沉鱼,我的落雁,我晚熟的去日
深深地,致歉了!

2021-3-6



野望

大雪纷飞,弄小了
无垠之江山——
挖坑的兀自挖坑
筑塔的兀自筑塔
富煮鹤与雁
穷蒸荠荠菜与面条棵儿
浊酒如迷面
晴日似迷底
雪泥一抔
掩藏了某千古醉人的遗址。

2021-3-2



终南山的鸟儿

游手,好闲
食草籽,食露水,食风,食气。
有道号,有佛号
无哀号。
喔,这貌似营养不良的身外之物
形只,影单,我见忧怜。
鸟儿合十,笑曰:关你鸟事?!

2021-2-20


一树,本名徐向峰。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河南省诗歌学会长垣分会会长。著有诗集《与草木同居》《闲花落》《南山》等。现居河南长垣。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