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棵槐树 ⊙ 爬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六十四帖(一)

◎第五棵槐树





 









无极而太极。太极动而生阳,动极而静,静而生阴,静极复动,一动一静,互为其根。

                                                    ——摘自《太极图说》
 


第一帖  乾帖

在某种范围内
只有豹子走动
才能被看到
也可以这样理解
原先没有豹子的地方
现在仍然没有豹子
豹子在瓶中
沿着瓶子转着圈
事实上豹子走动
前面是豹子
后面是走动
连续的豹子
更多的问题或者更慢

一只豹子走上去
就有一只豹子迎面而来
这仅仅是
一个非因果关系
换句话说
三只豹子没有必要
那就没有必要
之所以是两只豹子
是因为没有第三只豹子
第三只是给予
那些有准备的豹子的
如果将豹子
变成一手牌打出去
那么豹子从哪里结束
鸟就从哪里开始

 



第二帖  坤帖

在那里
鸟无处可去
鸟将日夜飞行
既然是这样
鸟的魔力在上升
如此看来
一只鸟先是一
接着是只
最后才是鸟
随着大方
鸟变成了大方的鸟

在空中
鸟是一种意指
鸟成为飞鸟
成为一个事件
除了一条小路
更多的是宽阔大道
点燃的鸟不是火鸟
是袅和一丝青烟
所有的鸟都死在纸上
最后都是这样的
这意味着
没有鸟而不是鸟
鸟从哪里结束
豹子就从哪里开始

 



第三帖  屯帖

在那里
鸟无处可去
鸟将日夜飞行
也可以这样理解
原先没有豹子的地方
现在仍然没有豹子
豹子在瓶中
沿着瓶子转着圈
如此看来
一只鸟先是一
接着是只
最后才是鸟
随着大方
鸟变成了大方的鸟

在空中
鸟是一种意指
鸟成为飞鸟
成为一个事件
除了一条小路
更多的是宽阔大道
点燃的鸟不是火鸟
是袅和一丝青烟
所有的鸟都死在纸上
最后都是这样的
如果将豹子
变成一手牌打出去
那么豹子从哪里结束
鸟就从哪里开始

 



第四帖  蒙帖

在某种范围内
只有豹子走动
才能被看到
既然是这样
鸟的魔力在上升
如此看来
一只鸟先是一
接着是只
最后才是鸟
随着大方
鸟变成了大方的鸟

在空中
鸟是一种意指
鸟成为飞鸟
成为一个事件
除了一条小路
更多的是宽阔大道
换句话说
三只豹子没有必要
那就没有必要
之所以是两只豹子
是因为没有第三只豹子
第三只是给予
那些有准备的豹子的
这意味着
没有鸟而不是鸟
鸟从哪里结束
豹子就从哪里开始

 

 












第五帖  需帖

在那里
鸟无处可去
鸟将日夜飞行
也可以这样理解
原先没有豹子的地方
现在仍然没有豹子
豹子在瓶中
沿着瓶子转着圈
如此看来
一只鸟先是一
接着是只
最后才是鸟
随着大方
鸟变成了大方的鸟

一只豹子走上去
就有一只豹子迎面而来
这仅仅是
一个非因果关系
换句话说
三只豹子没有必要
那就没有必要
之所以是两只豹子
是因为没有第三只豹子
第三只是给予
那些有准备的豹子的
如果将豹子
变成一手牌打出去
那么豹子从哪里结束
鸟就从哪里开始

 



第六帖  讼帖

在某种范围内
只有豹子走动
才能被看到
也可以这样理解
原先没有豹子的地方
现在仍然没有豹子
豹子在瓶中
沿着瓶子转着圈
事实上豹子走动
前面是豹子
后面是走动
连续的豹子
更多的问题或者更慢

在空中
鸟是一种意指
鸟成为飞鸟
成为一个事件
除了一条小路
更多的是宽阔大道
换句话说
三只豹子没有必要
那就没有必要
之所以是两只豹子
是因为没有第三只豹子
第三只是给予
那些有准备的豹子的
这意味着
没有鸟而不是鸟
鸟从哪里结束
豹子就从哪里开始

 



第七帖  师帖

在那里
鸟无处可去
鸟将日夜飞行
既然是这样
鸟的魔力在上升
如此看来
一只鸟先是一
接着是只
最后才是鸟
随着大方
鸟变成了大方的鸟

在空中
鸟是一种意指
鸟成为飞鸟
成为一个事件
除了一条小路
更多的是宽阔大道
换句话说
三只豹子没有必要
那就没有必要
之所以是两只豹子
是因为没有第三只豹子
第三只是给予
那些有准备的豹子的
这意味着
没有鸟而不是鸟
鸟从哪里结束
豹子就从哪里开始

 



第八帖  比帖

在那里
鸟无处可去
鸟将日夜飞行
也可以这样理解
原先没有豹子的地方
现在仍然没有豹子
豹子在瓶中
沿着瓶子转着圈
如此看来
一只鸟先是一
接着是只
最后才是鸟
随着大方
鸟变成了大方的鸟

在空中
鸟是一种意指
鸟成为飞鸟
成为一个事件
除了一条小路
更多的是宽阔大道
点燃的鸟不是火鸟
是袅和一丝青烟
所有的鸟都死在纸上
最后都是这样的
这意味着
没有鸟而不是鸟
鸟从哪里结束
豹子就从哪里开始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