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口语诗及其他

◎雨人



雨人与雅阁论口语诗
 

雅阁
为什么现在很多人写口语,我想一个原因可能是口语对诗人状态的要求相对不是那么高。
 
我认为大多数的情况是,不能沉潜下来的时候,口语就在路边恭候着你。
 
雨人
其实,真正的诗都是原口语的,写好很难,当然段子手例外,那不叫诗,是扯淡。
 
雅阁
我愿意相信你这是表达失误的缘故,大概要说的是好诗基本都是朴素的,深入浅出的,平易近人的。否则的话,活着的人就不说了,不知道多少已经作古的诗人要从土里爬出来同你理论一番了。策兰晦涩,其词句依旧是朴素的,晦涩的是其词句组合到一起后的效果。斯人已至至境,是不愿多浪费口舌的。而中国古代,辛弃疾李清照之词也多口语俚语,口语无过。不过现代的口语只有味感,美感是几乎没有了的。而口语,能自成一格能达至境的少之又少,基本是千万人写一种诗,分不出你我来。想想都是在为伊沈打工,历史能记住的就那么几个人,估计这二人梦中都要笑醒了。
 
雨人
你看到的口语诗没有语言的美感,那是作者的轻浮,粗率,并不代表口语诗没有美感。诗经大部就是当时的口语诗。如:有位佳人,在水一方。它不美吗?没有意境吗?很多所谓的诗写的殂不能读,像是写的很文雅、很深沉,其实是一潭死水。
 
雨人
其实,书面语都是从口语来的,不过变规范了,变死的,抹去了个人的东西或地域的东西。诗是吟出来的,必是作者出自本心,活的、带有温度的、语速的、即兴的、偶然的、意外的等许多东西在。口语诗并不只是伊莎类简单的流水账、新闻体,它有很多形式,包括策兰等复杂的写作。但翻译的失去了原作中的语感了,变成翻译体的书面语。
 
雅阁
不懂外语,所以策兰的就不能说什么,国外的都不能说什么,就说中国,诗歌起源《诗经》,多为民间所作,诗歌为口语也不错,但发展总归在发展,否则何以论楚辞,何以论唐宋。我所说的并非是攻击口语,同样认同口语,而是觉得现在人过于浮躁,口语正好迎合了现在人的这种浮躁。真正想写诗的人是应该要警惕的。无他。
 
雨人
李白的,举头望明月,不是口语吗? 
 
雅阁
李白也不是只有这一首诗啊。更不能说这一首就代替唐诗。
 
雅阁
我并不带着偏见看诗,倒是有一点带着偏见看写诗的人。我也写口语,我也喜欢那些深沉晦涩的东西,各有各的美感,否则的话,怎会有波德莱尔的《恶之花》。
 
雨人
波德莱尔的《恶之花》,在当时是反诗歌的,丑的,反惟美的。反的是当时文雅的诗歌写作。
 
雅阁
还是这样啊,美是多样的,但现代口语诗能读出美感的确实不多,带着一股浊气,大多只有味。或许是我缺少审美能力。
 
雨人
不是你的审美有问题,是因为好的口语诗少之甚少。伊莎之诗大多是废品、垃圾、素食。
 
雅阁
这句赞同。哈哈,伊沙代言垃圾了。
 
雅阁
禅宗有人生的三重境界说,此三重境界亦可为艺术的三重境界,老诗人看诗不是诗,看看是超脱了,其实还是在迷途。而写此诗的诗人沙马觉悟此,还是以一种功名之心觉悟,以迷途觉悟迷途。人必有一死,不可伤。伤的诗,他的诗成了灰。但为什么就不能是灰,是灰才是正常的,若论境界,伤,反而不正常了。人死诗灰,倘能以人死诗灰而终成一诗,大不一样了。
 
雨人
不要说三重境界,得到了就得到,没有就没有。真的就是真的,假的再怎么装也是假的。
 
雅阁
这么说倒是无话可说,所以前人诸如王国维论诗之境界都是废话。
 
雨人
三重境界也没错,但要真、要实,要忠于自己。


 雨人谈机器人小冰写诗
 

     阿尔法狗打败了人类围棋冠军,我当时很震惊,以前我作为业余棋手在网上下过游戏里的机器人,不过10年时间就超过了人类,说明计算机技术发展很快,在某些领域甚至可以代替人类,意味着某些领域人类将失业。但细究起来阿尔法狗在围棋上可以打败了人类,在诗歌、艺术领域不太可能。为什么?因为他们走的不是一条路子,不同的游戏。围棋终究是计算、数学逻辑的游戏,可以纳入科学范畴,有规律可循,而在这方面计算机是强大的,远远超过人类。但诗歌、艺术就不同了,它在科学之外,恰恰是反逻辑的,反理性的;更多的是体现人的意志的自由和感情的欲望,这在科学之外,也是机器无法获得的。科学探视的是必然的、明确的的事物,而诗歌如同信仰探视的是不可知的部分,不可明言的部分,不可能的部分,现实世界以外的部分,比如:梦想、想象力、创造力。
    我读机器人小冰写的诗,目前还写的很差,做做、生硬、不自然,但以后可以写得更好,因为写诗也有技巧、也有语言的规则,这些它可以习得,通过模仿大诗人写出的诗歌一定比一些伪诗人写的更好。这也是一件好事对于诗歌界,通过对比,至少可以知道什么是诗的部分,什么不是。凡是小冰能做到的都不是诗的东西,是技术。那么诗是什么?我以为诗是可以交流的世界,你不会和一个机器人做朋友吧!它不能分享,不能爱、不能恨、不能孤独;诗是可以把你带入另外一个世界。既是诗人独有的世界,也是你可以拥有的世界;诗是一个原创的世界,它需要诗人自己的眼光、自己的观察,从而拓宽了未知的世界,也拓宽了语言的世界。
    最后,想象一种语言就是想象一种生活。只有机器人不拥有人的生活,就不可能拥有人的语言——诗歌和艺术,也可以叫人的灵魂吧或精神。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