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1月下旬诗作

◎闻九排



雷打不动

妻子笑我
每天早晚
有两个
雷打不动的事儿
一个是早上
蹲厕所拉屎
一个是晚上
趴电脑上写诗
一个是物质上的
一个是精神上的
两者有个共同点
都是往外排

2021/11/21


父亲命苦

午饭时间
照例要
先给父亲喂饭
看出太阳了
便把父亲
从床上抱出来
打算让他边吃
边晒晒太阳
没想
喂父亲吃了几口
太阳忽然就没了
母亲说
你看
你爸一生命苦
从没过上几天好日子
老了该享福的时候
突然就痴呆了
就跟眼前样
刚要晒太阳
太阳就
躲云里去了

2021/11/21


便宜苹果

妻子下楼散步
很快又回来了
说家属院门口
有卖苹果的
15块钱一袋
打算买一袋
发现没带钱
特意回来拿钱
我说便宜没好货
她说别人都在买呢
边说边冲下楼去了
大约半小时后
见她空手回来
我说问她
“你买的苹果呢”
“买之前仔细看了看
发现好多苹果上面
都有烂眼儿”

2021/11/21


读大一的侄儿

侄儿当初上大学
填报了一所
离家最近的院校
大家都说以后回家方便
可每星期回来一趟
如今一个多月
也难见他回来一趟
弟妹说他在谈恋爱
周末要陪女朋友
母亲听后
摇头叹口气道
“唉!难怪老古话说
娶了媳妇忘了娘”

2021/11/21


等着我的那一天

新买的DVD播放机
遥控器面板太小
上面按键符号
自然很小
教岳父操作时
他老说看不清楚
我一下笑出声来
岳父说
莫笑我
将来你也
有这么一天

2021/11/21


打时间差

母亲今儿
买了把紫菜薹回
我说买这菜干啥
再过几天
菜园里的紫菜薹
就该长起来了
以后还有吃腻的时候呢
母亲一笑
到时候
你们不想吃
我就拿去卖给别人吃

2021/11/21




上午去岳父母家
安装给岳父新买的
DVD播放机
岳父掏出
1000块钱
“这钱你拿着
就当买DVD
和你帮我
代缴电费的钱”
想着二姨子病后
治疗费用太大
手头拮据
跟岳父母住一起
费用都是他们出
我不愿收
岳父急了
“你是不是
怕我以后
没钱花了
找你要钱花呀”
心说
他爱咋说
就咋说吧
反正这钱
咱不收就是了

2021/11/21


国家干部

中午
弟弟不在家
仓库进货
帮着点数
搬运工边卸货
边跟我聊天
问我排行老三吗
我说我是老大
他抬起头
瞅了我一眼说
真看不出来啊
感觉你弟弟
比你还大些
你一定是
做快活事儿的吧
如果做力气活
肯定不会显得
这么年轻
我说如今这社会
都是靠劳动赚钱
无非脑力劳动
与体力劳动而已
他又看了我眼说
你是国家干部吧

2021/11/21


女士优先

从岳父家出来
电梯下到7楼
进来一对母女
到达楼底层
我下意识地
伸出右手
小声说道
“走吧”
那女人
愣了下
右手搂着
小女孩脖子
一边往外走
一边轻声说
“谢谢”

2021/11/21


村民代表

村里推选
村民代表
村支书说
每个姓氏
都要有人当选
姓詹的那两户
詹明兴以前
担任过村干部
可把他推上来
有人反对
说老詹中风了
话都说不利索
怎么可以
做代表呢
村支书说
那就让他侄儿
顶替他身份

2021/11/21



杨婶

村里好不容易
开一次大会
村民杨婶
到得有点儿晚
她一进会议室
就跟大家
打招呼
准确点儿说
是自言自语
“我除了在环卫局扫地外
最近又找到一份工作
现在一个月
能赚将近3000块钱”
大家没听见似的
聊天的依然聊天
玩手机的
继续玩手机
谁也没搭理她

2021/11/22


看银杏

小妹问我
“城里的银杏树
不比银杏谷的少
为啥都喜欢
跑到那儿去看呢”
我还在措词
母亲给出答案
“城里的银杏
太四散
不成气候”

2021/11/22


不矛盾

电视相亲
男的说他
有个习惯
爱断舍离
女的问他
假如她跟他
成了一对儿
她爱不这样
那该咋办
男的说
这不矛盾
他照样断舍离
她想收藏多少
就可收藏多少
他会为她准备
一个大房间
看到这儿
妻子说
“你信不信
这男的
肯定是个大老板”
节目演到后来
果然说
那男的开了家
生物医药公司

2021/11/22


爆粗口

父亲一向
出言温和
没想
这段时间
痴呆症状
改善后
竟然时不时
爆一句粗口
不禁想起
我自个儿
跟父亲样温和
只有酒喝大后
才会
爆粗口

2021/11/22


小目标

连续两个月
帮父亲泡脚
出现了
意想不到的效果
父亲痴呆症状
竟然有所改善
这让我信心大增
并在心中
定下小目标
今年的年夜饭上
让父亲坐到桌边
跟我们一起
喝上一小盅

2021/11/22


金钱橘

路边水果摊上
电喇叭喊着
“苹果降价了
15块钱一袋
一袋10斤”
一个女人
走到摊前
看了看说
“你这哪儿
是苹果呀
咋这么小呢
跟金钱橘样
依我看
一个都没
一两重吧”

2021/11/22


路边摊上买苹果

从父母家回来
天已经黑下来
路边水果摊上
苹果一袋10斤
只卖15块钱
买了一袋
付钱时
没想到
摊主竟然
说了一声
“谢谢”

2021/11/22


今日小雪

晚饭过后
照例给父亲
泡脚一刻钟
没想
泡完之后
双手大鱼际
有点儿疼痛
仔细一看
皮肤干涩
粗糙
心说
一直这么着
帮父亲泡脚
都没事儿
今儿是咋的了
从父母家回来路上
听到路人聊天儿
说今日小雪
这才明白过来
在南方
真正的冬天
从小雪开始
从此之后
洗澡
得有限度

2021/11/22


洗脚妹

最近俩月
天天晚上
帮父亲
泡脚
洗脚
每次都得
脱了外套
即便这样
还经常
弄得浑身是汗
不禁想起以前
上洗脚城泡脚
看见洗脚妹们
穿着单衣干活
问她们冷不冷
她们总说不冷
还以为她们
在说假话

2021/11/22


种人参

妻子买回
几根胡萝卜
问怎么做得吃
我说搁饭锅里
蒸着吃吧
随即想起
小时候
每年冬天里
边拎着火笼烤火
边耐心等着里面
种下的土人参
(我这儿
也把胡萝卜
叫土人参)
有时也性急
不等它烧熟
就拔出来吃
被烫得
呲牙露齿
边吃边叫
“哎哟哟
好烫啊”

2021/11/22


38线

初中时候
邻座是个女生
课桌经常被我
挤占一大半
逼得她
没法儿写字
她用胳膊肘
与我抗衡
无奈都以
失败告终
有一天
她突然提出
在我俩之间
划上一道
38线
怕我不同意
首先表明
可以适当
往她那边
多划一点儿

2021/11/22



破马灯

张侗的诗《光亮》
无疑是一首好诗
但每次读到
“母亲以手护着马灯
深夜到村口接卖粉条
还没回来的父亲”
我就纳闷儿
马灯为什么
还要用手护着
那还叫马灯吗
妻子说
“那会儿
中国人都很穷
有马灯的人家
并不多
也许
他们家那盏马灯
就是一盏破马灯
你这么一想
不就通了吗”

2021/11/23


蹩脚的比喻

在一段文字里
猛然看到
“韩东说
像匠人一样写作”
不知真假
反正惊到我了
匠人做出的东西
可都是一个模子
刻出来的啊
也许韩东
没说过这话
也许
韩东说的
并不是这意思
但不管怎么说
这是一个
蹩脚的比喻

2021/11/23


土特产

回父母家路上
路过一家
收购土特产的门店
看到店门前码放着
10几只
装狗的铁笼子
仔细瞅了一眼
里面装的
还真都是
本地产的
土狗

2021/11/23


免单

2007年10月
单位同事
一行8人
开两辆车
去内蒙古
走到河南武陟
下高速吃午饭
点了4个菜
一人一碗面
老板结账
96块钱
菜钱面钱
刚好各一半儿
同事跟老板说
“在我们那边儿
无论这4个菜
还是这8碗面
都值96块钱
你这是
菜免单
还是面免单”
老板笑了笑
啥也没说

2021/11/23


体检

社区干部上门
通知小妹去体检
她说刚体检回来
社区干部说
下午再去一次
顶替另一个人
她外出打工
一时回不来
小妹说
“那怎么行呢”
社区干部说
“也不让你白去
替她体检回来
给你100块钱”
小妹第二次
体检回来
举着100块钱说
“这是我赚的
最轻松的一笔钱”

2021/11/23


手机壁纸

以前
总在网上找
自打有外孙后
就改用
他的照片了

2021/11/23


老园林工

大转盘花坛里
栽种的灌木
每一块都几百平米
老园林工站在里面
端着一把大剪子
在修剪顶枝
仿佛
站在水塘里
捞鱼似的

2021/11/23


葛根粉

女同事Z
一个曾经听过
岳父两节课的学生
给我一大包葛根粉
让我转交岳父
“我一直想
请他老人家
一起吃顿饭
总也请不到
想来想去
才买了这东西
他老人家可以吃
你二姨子
不正在化疗
跟他住一起吗
她也可以吃的
有的老人
忌讳送药
你告诉他人家
我这不是药
是保健品”

2021/11/23


婚床

母亲跟邻居老太
在门口晒太阳
说起她们的婚床
母亲说她和父亲的婚床
是姨奶奶送的一张旧床
祖母请人刷了道油漆
算是见了一个新
老家老太说
那你比我
强多了
我那会儿
跟老头结婚时
两个人在房间里
用土砖码了个台子
就当婚床了

2021/11/23


女同事大张

上午到办公室
坐了会儿
女同事大张
拎着暖水壶
敲门进来
特意给我添茶水
“看你办公室门
开了条缝儿
知道你来了”
道完谢
看她走出去
忽然想起
昨夜梦见
她在机关食堂
想替我洗盘子
其实
那两个盘子
不是我吃过的
我没洗
也没让她洗

2021/11/23



疫情广播

父母小区
疫情广播
每天上午
10点和11点
下午3点和4点
准时响起
每次播放
半个小时
我问小妹
“其他时间
怎么不播”
小妹说
“谁知道呢
也许怕影响
居民休息吧
天天播来播去
都是那几句话
又没人听
吵死人的”

2021/11/24


陈主任

下午出门
看楼下
在维修水管
赶紧跟师傅说
“我家水表前的
阀门坏了
请帮忙
换一个吧”
“你看
这边一排阀门
都快锈烂了
都没换呢
后勤陈主任
管水电
他没安排
我一个做工的
怎么做得了主呢
他不住这单元吗
你跟他报告去呀”
没错!这傻屌
就住我楼下

2021/11/24


父亲是个铁匠

下午回家
把痴呆的父亲
从卧室抱出来
安坐在门口的
木沙发上
晒着太阳
不到半小时
父亲便红光满面
母亲拿手
掀起父亲上衣
摸了摸他肚皮
“哎呀,好烫啊
跟他以前打铁的
砧子样”

2021/11/24


银杏叶

下午回父母家
母亲正在撸
门前两棵
银杏树上的叶子
我让母亲别撸了
留着看看多好
母亲说
“不撸下来
每天掉
每天扫
嫌死人的
广场周围的银杏叶
早就被环卫工
用竹竿打光了
我这是跟他们学的”

2021/11/24


猪食

父母屋后小菜园
秋冬没什么阳光
种的白萝卜
不长个儿
几个月了
还不及乒乓球大
我说
“不收萝卜
收萝卜缨呗”
母亲说
“向来都是
拿萝卜缨喂猪
哪儿有人吃它”
小妹说
“别小看猪哦
猪可比人吃得好
猪以前吃的
好多东西
都是稀罕的野菜
现在它们吃玉米
上次看电视里说
里面含的纤维素
比我们吃的
大米和面粉
要高出好几倍”

2021/11/24


制服

父母小区
位于城乡结合部
邻居们环保意识差
时不时焚烧
树枝
藤蔓
废纸
塑料袋
胶合板
什么的
小妹说
“哥
你把制服穿回来
下次遇到有人烧东西
就去吓唬吓唬他们
就说再发现的话
要罚他们款”

2021/11/24


初冬的油菜花

一块初冬的
油菜苗中间
杵着一朵
油菜花
仿佛
一群10岁的
少女中
有一个
已开始发育

2021/11/24


一把紫菜苔

母亲从超市回来
刚把买好的蔬菜
放进厨房
远房小堂嫂
就送来一把紫菜苔
下午回家
母亲跟我讲起这事儿时
还在一个劲儿后悔
“早知道她要送菜来
我就晚点儿去买菜
或者买菜的时候
不买紫菜苔”

2021/11/24


家属院门口

早上9点不到
邻居陈婶
买菜回来
像往常一样
坐在家属院门口
边晒太阳边择菜
我骑车到菜市场
兜了一圈回来
发现她已离开
今日也怪
这么好的太阳
却不像往日那样
一群人或坐或站
聚在那儿晒太阳
如果那样
陈婶会一直坐到
10点半左右
才起身拎着
择好的菜
回家做饭去

2021/11/24


关帝灵签

母亲素来有
食管反流的毛病
最近没怎么忌口
导致复发
吃了一个月药
仍没好彻底
让她一定要忌口
要保持心情愉快
偏巧小妹
莽撞冒出一句
“不会是食道癌吧”
母亲一听
越发忧心忡忡
任凭我怎么解释
都不管用
思来想去
在手机上
找到关帝灵签
暗地替母亲抽了支
把它拿给母亲看
“问健康:
悉心调养
幸得新药
家人悉心
终获治痊”
母亲一下子笑了

2021/11/24


美好愿景

连着几日
下班路上
顺带买菜
妻子有怨言了
说这边的菜价
平均起来
至少比
东边菜场的
贵1/3以上
要我多走几步
去那边儿买菜
还帮我勾画了
一个美好愿景
“节约下来的钱
以后可以帮你
印一本诗集”

2021/11/24



跟着太阳走

父亲纸尿裤
出现侧漏
尿湿被单
母亲洗好
晾在门前
下午的阳光
很快被前面房子
遮住了
母亲隔会儿
便去挪一挪
后来不行了
只得搬出躺椅
将被单
搁在上面
没多会儿
母亲又去
移动躺椅
一直到太阳
再也照不到

2021/11/25


小菜园

父母家前面
一栋三层小楼
租给了
3个阜阳家庭
他们将屋后花坛
改造成了小菜园
整个儿种上大蒜
我在想
如果换成
3个山东家庭
他们一定会
种上大葱

2021/11/25


一念

晚上回来路上
一辆电动车
开着车前灯逆行
照得我看不清路
只好停在旁边
给它让道儿
一边等它
一边想
如果我骑着
一辆摩托车
我就迎面
撞上去
反正对方
得负全责

2021/11/25


给文稿消毒

岳父写的
一篇文稿
让我拿回来
帮忙把下文字关
一进门
妻子就让我
赶紧给文稿消毒
我说
“至于吗
最近又没疫情”
“那可不好说
我爹这个人
向来在家呆不住
谁知道他跟哪些人
交往过呀"
妻子边说
边拿起
酒精喷壶
对着文稿
呲了几下

2021/11/25


穿过公园

今儿傍晚
去岳父母家
穿过公园时
看公厕旁边
工作用房
亮着灯
里面俩保安
嘻嘻哈哈
聊着天儿
便多看了眼
这才发现
公厕门口上方
钉着一块铜牌
“应急厕所”

2021/11/25


卖苹果的与卖橘子的

电力公司
旁边路口
北侧停着
一辆卖苹果的
陕西牌照小卡车
南侧停着
一辆卖橘子的
本地牌照小卡车
买橘子的人
将卖橘子的
围了个水泄不通
卖苹果的小伙儿
蹲在车屁股头
目不转睛看着
好想走过去
买一袋苹果
想到家里
还有10几个没吃完
只好打消了念头
然后
一边走一边想
过两三天
如果他
还在这儿卖
我一定要买
他一袋

2021/11/25


打字

市一中建校
即将迎来
80周年
二姨子怂恿
曾在那儿任教的岳父
写一篇纪念性文章
初稿出来后
80岁的岳父
不会打字
让妻子打印
妻子知道后
在我面前
不停地
埋怨二姨子
完全忘记了
她目前还是
一个需要
照顾的
癌症病人

2021/11/25


父亲的申辩

母亲跟我面前抱怨
中午喂饭父亲吃
他一个劲儿说不吃
还伸手打掉了饭勺
没想到
痴呆的父亲
竟然听懂了母亲的话
大声申辩起来
“我怎么不吃呀
我要不吃
怎么划得来啊”

2021/11/25


钥匙与手机

有时把钥匙
落在办公室
有时把手机
落在办公室
如果是钥匙
妻子就笑着说
明天记得带回
如果是手机
她就立马
返回去拿

2021/11/25


浇花

上午到单位
趴在电脑上
读了会儿诗
起来活动
忽然想到
每天来单位
也没什么事儿
就是白跑一趟
心里不禁生出
一丝儿愧疚
拿起杯子
准备去添茶水
看茶杯里有头天
没喝完的半杯水
顺手浇进了花盆
没想
心里一下子
踏实多了

2021/11/25



南瓜种子

前天买的南瓜
真的太好吃了
妻子跟我说
“把瓜子留下来吧
来年咱们自个儿栽种”
“地都没了
在哪儿栽种啊”
妻子感叹起来
“唉,要是老家的地
没被征用
那该多好啊”
我心说
好什么好
如果地还在
那爸妈至今
都还在遭罪

2021/11/26


小妹说跟我说

哥啊,你把爸爸
照护得越好
他活的时间越长
那他折磨妈妈的时间
也就越长
除非照护爸爸的事儿
你不让妈妈插手

2021/11/26


糍粑

和小妹聊天儿
说起远房二伯母
在世时候的事情
小妹说有年冬天
她牵着外甥女
打二伯母门前路过
看她坐在门前场子上
守着蜂窝煤炉煎糍粑
便跟外甥女开玩笑
“欣儿,看二婆糍粑
煎得多好啊
你想不想吃呀”
没想
二伯母冷言回道
“还没煎熟呢”
小妹识趣
抱着外甥女
默默离开了
过了会儿
她抱着外甥女回来
又打二伯母门前路过
二伯母拉住她
端出几块糍粑
逼着她吃了
才放她走

2021/11/26


母亲买鸡蛋

走街串巷
卖鸡蛋的老头
下午路过门前
冲母亲吆喝
“老婆婆
今儿要不要鸡蛋”
母亲也不答话
径直走上前去
在三轮车斗里
挑来挑去
选中一板
又从中
挑出两个
说它们太小了
要换个儿大的
老头帮忙换完
又找了一个
破鸡蛋
母亲这才付了钱
心满意足托着鸡蛋
往屋里走

2021/11/26


回忆录

市一中建校
即将迎来80周年
岳父应邀写回忆录
文稿出来
让我把把关
读了两页纸
心里直冒冷汗
打死我都想不到
岳父的文笔
竟然退化到
这等地步
同时
也暗自庆幸
自个儿现在
写着口语诗
眼下的生活
连带以前的
差不多
都已写出来
再也不用到老了
去写什么狗屁的
回忆录

2021/11/26


最小义工

女儿女婿
创办了一家
教育公益机构
这两天办活动
女婿站梯子上
张贴活动横幅
刚刚学走路的
一岁零10天的
小外孙
已知道扶着墙壁
给他递胶带了

2021/11/26


叮嘱

邻居周婶的二女儿
中午抽空来看她
临走前
一再叮嘱周婶
“您老要记住
再不要干活儿
算我求您老了”
周婶边答应
边催促女儿
“我知道
你快点儿去上班
不要搞迟到了
再莫惦记我”

2021/11/26


挖萝卜

路过郊区菜地
见一个年轻姑娘
拿着手机在拍摄
一个大嫂
挖白萝卜
我脑补出一个画面
一个男人挖着萝卜
一个女人在水盆里
洗着萝卜
旁边堆起的萝卜
雪白雪白的
被他们女儿
拍成视频
发在网上
点击量
噌噌噌往上涨
很快突破一百万

2021/11/26


网文与评论

手机上看到一篇文章
说清华大学某教授
认为身份证存在
几个常识性错误
一是正面反面
信息不一致
正面写着
“居民身份证”
背面却写着
“公民身份号码”
不能一会儿居民
一会儿又是公民
二是身份证上的
“出生”应为
“出生日期”
三是“有效期限”里面
某个“日期”到“长期”
应该注明为“长期有效”
底下几乎都是吐槽教授
只有一条除外
“先不说教授说的
是否都对
看看评论就知道
我们国民缺的
恰恰是严谨和认真”

2021/11/26


穷鬼

跟妻子说
发现好多诗人
都在诗里写过
以前买彩票
老睡不好觉
总喜欢
在心里盘算
万一中了大奖
怎么支配奖金
怎么从现住地消失
躲到一个安全地方
过无忧无虑的生活
妻子说
估计这些人
跟你一样
在现实生活中
一个个都是穷鬼
眼看这辈子
发不了财
才去写诗
找精神寄托

2021/11/26



有诗陪睡

晚上回来
发现我床上被单
换了一套崭新的
试着问妻子
“今儿咱们
一起睡吗”
“想得美
还是让诗
陪你睡吧”
好几年了
每天夜里
爬起来写诗
妻子受不了
早已与我
分床而睡

2021/11/27


直销

入秋以来
陕西洛川苹果
几乎占据了
整个城区
路口
小区
马路边
菜市场
价格嘛
每袋10斤
25元
20元
18元
15元
不等
都是小卡车
整车整车地卖
零售摊贩
鲜有
卖苹果的

2021/11/27


树碑立传

傍晚
从父母家出来
骑车走到
圆通寺社区办公楼前
遇到父母小区一个
不知姓名的邻居
也不知道
他这是第几次夸我
在父亲面前尽孝
忽然想起
这两年
照护父亲不假
但更多的
似乎是给我自个儿
在树碑立传

2021/11/27


意义不一样

今儿周六
恰逢冬日暖阳
下午帮父亲理发
小妹在旁边看热闹
“哥啊,你要是昨天
帮爸爸剃头就好了”
“晚一天咋样了”
“倒不是咋样
我是说
昨天是感恩节
你要给爸爸剃头
那意义
就不一样了”

2021/11/27


谁也有眼馋的时候

午休起来
看小妹在堂屋
拿着一个橘子
吃得正香
听到母亲
从里屋出来
我赶紧让小妹
躲到一边儿去了
母亲最近胃不好
吃不得生冷食物
昨天就看到
喂苹果父亲吃时
母亲坐在旁边儿
不停地
咽着口水

2021/11/27


错失亿万富翁

岳父一篇文章
有5000来字
妻子不愿打
让我替她
我打字
没正规练过
习惯一指禅
岳父知道后
要花钱上外面打
想到二姨子治病
眼下正缺钱
只好领受任务
忽然想到
微信拍照后
可提起文字
试了试
差不多
80%以上
都是对的
把这方法
告诉妻子
她说
“看见没有
人都是逼出来的
当初咱们结婚时
如果再穷点儿
没准儿现在
你就是
亿万富翁”

2021/11/27



菜台不够

晚上差个菜
母亲到菜园里
寻了半天
只有5根紫菜苔
也不够炒一盘
犹豫了会儿
母亲突然说
“有了”
只见母亲
掐完5根菜台后
又寻了几片嫩叶
一并举起来
冲我晃了晃
“菜台不够
叶子来凑
够一盘了”

2021/11/27


相克

母亲做晚饭
蒸了几个红薯
打算再做一个
西红柿炒鸡蛋
小妹说
“万万不可
隔壁万老太
前段时间讲过
红薯鸡蛋相克
如果一起吃
马上得陡病
救都没得救”
母亲怔了下
把鸡蛋
放进了橱柜

2021/11/27


选举凳


一个多月前
小妹参加
基层代表选举
带回个塑料凳
搁家里
一直没人坐
都蒙上厚厚的
一层灰了

2021/11/27


请祖先

以前逢年过节
父亲都要请祖先
来家里吃上一顿
吃过之后
还得给他们
塞一大把钞票
让他们在阴间
自个儿花去
自打父亲痴呆后
就再没请过祖先
也不知祖先们
咋过的
大家也慢慢
忘了这事儿
谁也没提及
关键是
祖先们
也没给家人
托个梦啥的

2021/11/27


养情人

妻子看我
早上六点不到
便爬起来写诗
倒了杯温开水
送到我跟前
让我补充
夜里散失的水分
然后笑着对我说
“你也别光顾着写
找时间整理下
出几部诗集吧
也不要多
平均每年一部”
“口上说说容易
哪儿来银子啊”
“你也不要太节俭了
每年花万把块钱出诗集
我心里还是承担得起的
就当你在外面
背着我
养了个情人”

2021/11/27



独行侠

上午9点
过点儿
骑自行车
回父母家
路上遇到
一个自行车
运动爱好者
全副武装
走我前面
看他孤身只影地
忽然想起我写诗
在这个城里
也是这般
没有同道
严格说
也不一定没有
只能怪自个儿
早已习惯了
独行侠角色
没有去寻找
同道中人

2021/11/28


寄人篱下

母亲在小菜园
紫菜薹苗周围
下了一圈儿
蚕豆种
长出的蚕豆苗
一棵棵茎杆纤细
弱不禁风

不,不,不
风还没吹
它们就已
东倒西歪了

2021/11/28


齐心协力

小妹跟侄女说
这段时间
父亲痴呆症状
有很大程度缓解
得益于我
天天帮父亲泡脚
抱他出来晒太阳
侄女说
听我妈说
我爸也天天回来
帮忙服侍爹爹

2021/11/28


落叶

父母家门口
两棵银杏树
这段时间
陆陆续续
掉着落叶
母亲要将叶子
一次性撸掉
被我阻止了
最近3天
母亲清扫时
有意数了数
第一天掉下120多片
第二天掉下80多片
第三天掉下110多片
我想从中总结规律
想了半天
没找出来

2021/11/28


同病

一个远亲
跟父亲样
得了老年痴呆
他老伴儿身体
比母亲还好
却不愿服侍
三个儿子
也互相推诿
小妹说
哥,你信不信
他很有可能会
走爸爸前面

2021/11/28


晒太阳

父母邻居老詹
家就挨着小区广场
完全可在家门口晒太阳
可他每次都到广场上来
占据一个座位
邻居们背着他
议论过好多次
但见了面儿
谁又不说
最多就说
“你家门口
太阳也挺大”

2021/11/28


一字之差

侄女回来了
母亲笑着问父亲
“你看这是哪个”
痴呆的父亲
嗓门倒不小
“我不晓得”
“这是可月”
“是的
我晓得
我说

你回来了
她说
是的
我回来看你”

2021/11/28


剩鱼

晚上做饭时
看电饭锅开关
跳到保温状态
母亲将中午
没吃完的
几块剩鱼块
转入一只小碗
打算连同小碗
放进电饭锅
用蒸汽加热
发现碗底
没有冲洗
我赶紧要过来
用水冲洗干净后
正要放进电饭锅
母亲伸手来接
看她手
又碰到碗底
我一下懵了
心说
这下咋办

2021/11/28


丰收

昨夜草就
32首梦诗
早起修订
花了将近
3个小时
不得不
推迟早餐时间
仿佛
一下回到30年前
家里种田那会儿
每到收获季节
全家人都以
活计为主
吃饭总
不守点儿

2021/11/28


紫菜苔

下午才两点多
母亲就开始
准备晚饭
到屋后小菜园
掐了一大把紫菜苔
我说我刚才还看过
没几根长大的苔
您老上哪儿
掐了这么多
母亲说她想着
侄女要在家吃晚饭
把还没太长大的
也给掐了
我说侄女
明天要上班
待会儿
就坐车回武汉
母亲愣了下说
没事儿
她走了就走了
你多吃点儿

2021/11/28


女诗人

由新诗写作
转到口语诗
写作的女诗人
在微信朋友圈
发了一首
用海子诗
谱曲的歌曲
并配文字说
“不好意思
我发了海子的”
她太清楚了
朋友圈里
大多数
是口语诗人

2021/11/28



开窍

每天傍晚
从父母家回来路上
差不多都会追上
饭后散步的
远房小堂哥夫妻俩
不好意思抛下他们
独自前面先走
只好陪着他们
推着自行车
走上一里多路
直到他们绕到
另一条路上
往回走
今儿
忽然开窍了
决定跟他们反向走
他们走西边路
我走东边
心说
即便遇到
他们也是往回走
顶多也就打个招呼
便各走各的
毕竟
不同方向嘛

2021/11/29


粉笔字

两个小男孩儿
在父母家
防盗门上
用粉笔写字
母亲看到后
把他们劝走了
小妹认为
这事儿
不能就这么算完了
啥时碰见他们家大人
一定要跟他们讲
说他们孩子
在门上乱划
把门划坏了
让他们管住孩子
不要让他们再划

2021/11/29


礼轻情意重

母亲下午
刚在自家小菜园里
苦寻了一把紫菜薹
远房小堂嫂便送来
一把紫菜薹
母亲先推说
家里面有
不要
推不过
收下后
对堂嫂一连说了
好几个谢谢
小妹和我
听到动静
也到跟前
分别对堂嫂
又说了
两个谢谢

2021/11/29


打平了

正如文科男
瞧不起
我们理工男写诗
说我们缺少想像力
老实说
我也瞧不起文科男
在诗中犯下很多
知识性错误

2021/11/29


幸运的蚊子

临晨一点多
被蚊子咬了
忽然想起
天气预报
说今儿下午
要大风降温
心说
这只蚊子
真他妈幸运
吃饱喝足后
正好冬眠去
临晨五点半
爬起来整理
夜里写的梦诗
妻子到我卧室
蹭亮光玩手机
看见那只蚊子
围着她转
啪的一下
将其击毙了

2021/11/29


手痒

临晨一点多
右手大拇指
被蚊子咬了
痒得难受
索性爬起来
写了几首诗

2021/11/29


银杏叶

晚上从父母家回来
在家属院楼下
遇到女邻居
拎着两个塑料袋
问她拎的啥东西
她说今儿风大
去外面捡了
两袋银杏叶
打算给她孙子
做个银杏枕头
我告诉她
枯萎的银杏叶
几乎没有药效
做枕头必须是青叶
看她有点儿不相信
我说我是专业人士
讲的有科学依据
她站在那儿
发起懵来
我说你把它们
倒进垃圾桶吧
环卫工
会感谢你的
等明年8月
再采摘青叶
她这才
哈哈笑起来

2021/11/29


钝刀

父亲的病情
有如一把钝刀
时刻架在心头
劲儿小时
仿佛按摩
还挺好的
可劲儿
一旦使大后
那咱就有点儿
扛不住了

2021/11/29


从学校到社会

小学放学
孩子们
排成队
秩序井然
从学校出来
走了20多米后
突然嗡的一下
全都散开了

2021/11/29


反刍

父亲痴呆症
进入后期
白天躺床上
经常会磨牙
仿佛
一头老黄牛在反刍
谁说不是呢
父亲幼年丧父
遭受过太多苦难
这辈子
够他去消化

2021/11/29


拎南瓜

早上去菜场
买了一只
长条形的
大南瓜
足有10斤半
让摊主用塑料袋
在南瓜腰上打个扣
好拎着回家
他翻了半天
翻出一个
大塑料袋
帮我装上
道谢过后
拎着往家走
走了不到50米
塑料袋承受不起
被撕开一个口子
南瓜掉到地上
只得停下来
用破塑料袋
在南瓜腰上
打了扣儿
然后拎起它
继续往家走

2021/11/29



南瓜种

买的海南南瓜
确实很好吃
我想留下瓜种
来年自个儿种
妻子说
“留也是白留
咱们这儿
既没海南的土壤
也没海南的阳光
这等于说
爹不是那个爹
娘不是那个娘
你说
怎么能生出
一样的娃儿”

2021/11/30


劲风

昨夜的劲风
强暴了
家属院里
几辆保守的小车
把它们的衣服
全都掀掉了

2021/11/30


游说

上药店买药
等候刷卡时
店员突然惊叫道
哎呀,你卡里面
还有好多钱啊
看我没反应
她开始游说
希望我能刷卡
在店里面买些
日用品什么的
我说这么做
一方面
违反规定
另一方面
如果现在
把卡刷空
等年纪大了
各种慢性病
慢慢暴露出来
买药还得掏钱
再说咯
你们这么做
难道就不怕
被人举报吗
她莞尔一笑道
我还是头一次
听人这么说

2021/11/30


故客

帮母亲买药
店员又给我推荐
卖5元一盒的
奥美拉唑
我说母亲
只认8元一盒的
连这家药厂的
同一个产品
换个包装
我们都要安利很久
她才会半信半疑
勉强接受
店员抬起头
打量我一眼
“哦,想起来了
上次给你推荐
你也这么说的”

2021/11/30


大数据就是一坨狗屎

我看过的公主号
给我推荐
我订阅
又退订的公主号
也给我推荐
我在想
下一步
会不会
把我曾经的女友
跟人上床的视频
也推荐给我

2021/11/30


捕鼠

网络视频里
男子想捕捉
在机房里面
咬线路的母鼠
费了好大劲儿
也没抓到它
后来
男子抓来
两个鼠宝宝
用手托举着
趁母鼠下来
叼鼠宝宝时
将其捉住了

2021/11/30


干指头蘸盐

小妹夫说他朋友
想承包他表哥村里
一个小工程
带着他一起
找过好几次
当村支书的
他表哥
合同还是没签成
母亲在旁边说
“那是哟
哪儿有干指头
蘸得起盐的”

2021/11/30




回到父母家
刚掏出手机
母亲就问我
是不是
女儿又发
外孙照片了

2021/11/30


师出猴子

午后
母亲拿出几棵
煮过的白果
坐在饭桌边
拿着钳子
一边砸着
一边笑着跟我说
“我这是跟电视里面的
那些猴子学的
咬不动
就拿东西砸开”

2021/11/30


视角

年轻的市领导
来单位调研
走进会议室
扫视了一圈儿
边落座边开玩笑
“你们单位
咋都是老同志呀
就没年轻点儿的吗”
我操
没听他说之前
不光没觉得
自个儿老
连眼前这些同事
也没觉着他们
年纪大啊

2021/11/30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