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榴莲之爱》等三首

◎陈煜佳



榴莲之爱


它全身布满短硬锐利的木刺,
形似一个狼牙棒头,

呈圆形或椭圆形,大小不一,
横跨儿童版到成人版篮球的各种型号,

五条接合线勒进果壳直到内衬,
形成五个独立包裹的空间,

饱满的果肉在手里产生盈握之感,
气味是杏仁、奶酪、洋葱、臭豆腐的混合,

主要是甜,像蜜在嘴里涨满,黏稠,丝滑,
犹如某种掺杂喜悦,不留遗憾的后悔,

果核呈深褐色,是经过惧怕与渴望之火
淬炼的爱之核的颜色。







雪的本性


我来到户外,坐进雪的教室,接受雪的教育。
但我什么也没有学到,除了雪的本性——
每爱一次,就有一片雪花槌向大地的鼓心。
爱就像雪,像雪一样无瑕疵,像雪一样受引诱。







在红头船公园


登上这艘巨大,石砌的红头船,
我是出于开胃的需求,也是为了登临。
我想象它扬帆起航,载着我驶向不远处的出海口。
而此时的落日,早已炼成一面转不动的轮盘。
暂时,我只能用它来登高望远。
只能用它来写一首诗,并让这首诗
像江面上的一只快艇,直接插入大海。
但这还不是登临。登临必须是一次次地站在船头,
任凭海风把我的胸和肋骨揍得生疼。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