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围 ⊙ 无边无围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楼座》等8个

◎边围



楼座

不同于敞亮的池座。
逼仄一角
有时真的会有魅影——
也说不定,一切都会成真。
话剧演到一半
就有点像是入戏了。
演员与观众,再难分清
谁才是戏中的人。
好热噢,剧场的空调
让本已郁火丛丛的空气里
更多了焦味!
人们都戴了口罩,
也不敢大喘,不便挪移。
堂皇的顶灯和姹红的大幕
一直在无声工作。
僻暗处,后排
一晚上都如此瞪睛
俯视着出入尘世的苍生,
也不知该悲悯还是该笑骂。
近三小时,始终保持
最初的坐姿,已很不容易了。
何况人生还长,
荒唐的台词还在倾吐。

       2021.11.21.




听老中医论道

还可救药。
若膏肓里的深毒不曾被岁月
吸噬。还可化为青烟。

人无完人。
从日月中的阴阳,到体内
相互交参的经络。
多少枢机,暗纽只在懵懂处。

只盼勿违天命。
喜怒如常,还原为一个简净的人。

也不问生死。
茶煮沸了,也只慢饮。

       2021.11.21.




冬日微风

阳光更加柔和了。
不很鲜艳,却十足温情。
中午也不再因落叶而变得颓废。

风,并不张扬。
只徐徐吹过几张面颊。
无论是粉润的,还是一派黧黑的。

清冷中透着亮泽。
哪怕有过创痕,也无畏。
谁人都不会轻易婉拒了那一份自在。

                 2021.11.23.




搬迁

一地灰尘
而不自知。多少日,
与若干毫无干系的物件
共处一室,也未惊觉——
直到又一次搬离领地。

旧日都可弃掉。
随破烂的报纸一道
堆放在墙角。
没有清洁工也不用着慌,
自己的遗物自有归宿。

更如同灵魂深处的
又一轮动荡。抛开过往,
一切的一切从新开始。
像出狱的人,大步
去追赶未知。绝不回眸。

       2021.11.25.




迷航

混在一堆杂物中
翻箱倒箧。未来被遮蔽
于一大柜子诗稿后。
凌乱,是历来的主题
——直到被走廊里的浊味
所掩盖、所肢解。
时代的幻觉该到尽头了,
从巍巍六楼坠向
阒阒一楼,再难高傲。
来自底层而回归于底层,
接通了与夙缘的地气。
既定的轨迹,不偏不倚,
还是全然倾移?不得而知。
人生时或羼杂进一些
莫名的驿站,迷顿难免。
正好从顽拗的惯性中
抽身,顺水漂流一时啦!
也不再关心哪里才是前方。

          2021.11.26.




珍贵的午后

属于自己的时间被缩短了。
(不是整个生命,而是
攥在指缝的流光。)
无人抗议,就只好接受。

新的安排里,有新的运数。
步子渐慢了下来,街边
此前错过的人脸又清晰无比。
也没有一个是真正熟识的。

除了老张!那一双魔性的手
在冬阳下激情挥舞着。
“皆为幻力”,隐痛的穴
正需要一股温柔的强力。

如此也算午休:放下纠葛
绕道去疗愈残阙的梦。
一小时是短促的,也来不及
抻展。但全都是皎白的。

       2021.11.29.




一楼的房间

朝南,自有葳蕤。
冬日里寒燥的气息全都散逸了。

刺眼的光芒是天赐的——
这一回,真的是恩典。

有野猫在窗外踱步。
不去惊扰,一花一草皆为近邻。

好呃,让心也安居下来。
从此爱上世间所有平淡。

        2021.12.1.




老城根

1
人间从未泯失的烟火
还在那里。晨曦
由树隙间一点点漏了出来。

2
菜贩们的吆喝早已是
最悦耳的民谣。自东头
到西头,众生竞相在对唱。

3
滚了一地的萝卜再无须
疯抢。每日准时
有温和的博弈,买卖自由。

4
让古朴的风范流传而
不受尘俗玷染。巷道里
从来清扫一新,十时过后。

5
一切繁华并未在浮光中
被全然抹去。牛肉饼
香酥依旧,排队也要半晌。

6
剃头师傅已悄然就位
于城门下。板寸
或偏分,“客官敬请吩咐。”

7
那苍苔愈见深绿……
愈是有了年头。时常
人盘桓于市井,愈得醇真。

          2021.12.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