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作(2021年11月之一)

◎伊沙



无限制超长诗《梦》



《梦(1849)》

中学时代
同学来家
是我最紧张的时刻
这种紧张感
在父母都走了的今天
尚未消除
走入梦中
说:
"徐志民开上法拉力了"
我不知该如何接话
因为父母在场





《梦(1850)》

在雪夜梦见下雨





《梦(1851)》

昨夜
妻的两句梦呓
可解
第一句:
"你是凡人
还是神仙
我怎么看得出来?"
是被我老唠叨李白
唠叨的
第二句:
"写不出来
就是写不出来
不要找借口!"
这是在操
吴雨伦的心





《梦(1852)》

梦中的逻辑
是这样的
我和两个中学同学
在公交车站等车
去看望老师
车子迟迟不来
我们去上公厕
一进公厕
就是老师家




《梦(1853)》

我的历任家的
格局及摆设
都不是那样的
但嗅觉告诉我
这是家
于是临睡前
将所有门窗
都检查一遍




《梦(1854)》

某著名诗人
与某富豪诗人
火并
我坐收渔利
所谓渔利
也就是
把剩下的一个
臭揍一顿




《梦(1855)》

我在主持典会:
"关于主题研讨
我从来不会出
公共选题
只会把创作中
产生的具体问题
拿来研讨"




《梦(1856)》

在国外
我与宋壮壮与张大江的合体
(或许只有徐江能证明两者之像)
去上公共厕所
公厕里出事了
一个老头躺在地上
等待救护车
一个白发老太太
把我俩带到隔壁女厕所
看看里面无人
让我俩进去方便




《梦(1857)》

忽然梦醒
是因为梦见了
一句自造的话:
"荷兰自带悲情"
在足球上
未起床便拿手机

看比分
目前0:0



《梦(1858)》

梦见《李白》今天
倒数第三日
要写的内容
是从两个方案中
择其一
我听梦的





《梦(1859)》

他不必自作多情
他还够不上
我的前友
只是一个
我曾经认识的人
又开始造说法了
(不造说法不得活)
这回说的是:
"所有大人写的好诗
都是从孩子那儿抄来的"




《梦(1860)》

排长队
已经排到最前头
我却突然放弃了




《梦(1861)》

一定与前几日
看转我的中学校长
张灵甫长子张居里访谈有关
梦塑造了一位
国军抗日名将
与妻儿诀别
奔赴大会战战场
第一人称
我我我我




《梦(1862)》

《文友》当年
周德东做主编时
我做策划
他去北京后
我做了主编
昨晚
我梦见了他
在一个浴室里
有人已经脱光
有人还穿着衣服
我让他管脱光者
我管穿衣服的人




《梦(1863)》

在父亲离去的第79天
首次梦见父亲
在国庆节前夕
找我的麻烦




《梦(1864)》

梦回1976一1980年的家
太平巷向阳院里的
两间平房
门前有个小院子
养了一窝鸡
我和妹妹
早早上床睡觉
父亲出去了一下
回来不久
闯进来三个闲人
一脸恶相
我有点生父亲的气
怎么不挡住
这三个家伙
(现实中
我一直觉得
他内硬外软
我则相反)
我从床上
一跃而起
冲到那三个家伙面前
命令他们:
"滚出我家!"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