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阳 ⊙ 永远的南方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北风在大地上写满文字(外二首)

◎阳阳



北风在大地上写满文字
南方雪白,北国妖娆
杨柳指明飘拂与落地的方向

间隔十八年
母亲在75岁之际
还是应了父亲之约,死在同样的三月
我看见他们肩扛铁锄
依偎在山野广袤的芦苇旁
只唠家常,不说病痛
宛如一对恋人花园漫步
背影将阳春拉得老长
任凭一只鸟卸下双翅独立村头
三日三夜压床守灵,倾听心底
北风呼号,白花盛开

麦芒刺过一万遍后
我已全身溢香,无惧冬寒
北风中的汉字坚硬、弹性与柔情
将我与一条河宿命于一起
河水作称,霞光为桨
雪白的鸟成群飞来
围观千姿百态的世事
在水面过堂——
民间的归于民间,天堂的归于天堂
闲日以三杯淡酒、两盏烛火为食
下咽的速度尽量慢过月光

北风在大地上写满文字
南方雪白,北国妖娆
杨柳指明飘拂与落地的方向
2021、11、30
◎静夜思

零晨三点开始
静夜思成为中年以上男人
最自然的一种现象
比如今晚,我就死活撇不下
那些卷宗里,大川山脉的走向
江湖中的人民,庙堂的
君王与天下
在山间,水里,树上
以及各样的窗帘后猫着眼
看我,细小如沙的一个小人物
是否会在一张白纸上
修改梦想,是否会随冬天
一直寒冷下去
2021.11.20
◎这个半世

这个半世
惯坏了太多不可宽容的事物
也惯坏了月亮,爱情和你
唯独未将自己惯坏,一个人
薄如蝉翼盘旋异乡
羽毛过处,打铁的声音响彻人间

这个半世
目光如一匹瘦马
在脚手架上怯生生奔跑
望得见过往
望不到时光的喉结
唯有夜晚摇晃起温暖的雀巢

这个半世
依然怀有书写一封情书
的欲望,给诗中的麻雀
指尖上蜜语如潮,如酒花
颤抖——
自打立冬开始就已准备就绪
迎接铺天盖地的雪花
一场场光临寒舍……
2021、11、2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