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刚 ⊙ 在自己的那里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语言密室:再见11月

◎横









《你》

你有过一件

阴影的
纱衫





《真的是》

真的是
你继续喝酒
还在
原来的同一个地方






《隐没的危险》

我具有攻击
性。
潜在的。
潜在浅层的。
那层
隔离层
很薄。
在注视之下。
开始左右
闪躲。
躲避。其危险系数
尚不明了。
一个
努力生活好
的人。
需要他
自己

不断接近
那悬停

那里隔了仅仅
纳米那样的
那个空间。





《缘分》

一个女人
会在
她认为合适的
时机出
现在你的
面前。
如果是横向排列
这段文字的话。
一个女的会在她认为合适的时间出现在你面前。
这意味着什么意思呢?
我们所知道的线索
其实不多。
一个
女的认为合适的
时机和你以及
隐含在你
背后的
更多的时候不可宣示






《埃德是个英雄》

埃德什么都没有。
这句话是说
埃德
没有找到食物

和供他
晚上
休息的地方。
但埃德有个时候不
这么想。
埃德

埃德什么都有。
是啊。
埃德什么都有的。
虽然没有食物

和睡觉的
地方。
但埃德还有
他感知到
的自己。





《我在看雪。冷也是种温度》

我对那具裸体的观感
是一条下雪的街道。

雪下的很小。

雪只下到了停在街边的
那几辆车的顶棚
上面。





《雪》

雪下到窗子的时候才是跳





《你不要说话》

有一会。
阳光
照在身体上。
非常温暖。
忘记了
很多很多东西。
阳光
从左侧投映
过来的
时候。
屋子是明亮着的。





《我不看的时候》

水塘
树的荫处
涟漪开始摇曳。





《性感》

埃德的
锁骨
像一副锁骨。
它。
而且是
一副
好的锁骨。
当我的目光
扫过
埃德的身体时。
埃德的锁骨。
真的具有
好锁骨

特征。





《长夜》

我醒过来
我知道我又
再一次
梦见了你





《无穷无尽》

有个
晚上
我拼命在跑
一直跑
都没有跑

夜的
尽头

我还在
朝着
夜的尽头跑
无穷
无尽





《X》



这东西还没烤熟





《死亡》

死亡就像
投进池塘的
一枚小
石子。
它消失了。
在茫茫的幽暗之中。
不再回来。
也不再有涟漪
到达。





《今天是2021年11月12日了》

对于我吧
长夜就要过去
明亮的事物
即将
长久来到

的窗下
永恒
像一块石头
静置在阳光的荒原上





《干净》

在一枚纽扣助手看过来时
你不太懂得角落隐藏着秘密的黑
屋子里冷清
蛋清悬挂在半空中
冷很干净
就像你和我说不再回来





《Rzeczpospolita Polska的故事》

西斯拉夫人里
有一支
建立了一个国家
叫做波兰
他们的国度
遍布森林湖泊
还有河流
有个时候像强盗那样
强大有个时候又像
乞丐
从精神气质上看
像从强盗沦落
到乞丐
那个样子
他们的女人

善良和美丽的
那些美丽的
女子
养活着
男子男子统治者
养活他们的
女子并将出卖她们
当成理所当然





《逻辑》

跑其实是一种
静态。

特别是
深吸一口气的时候
就飞起来了。

飞也是一种静态。

当憋不住气的
时候
特别难受。

往下坠落也是个
缓慢延时的过程。





《阴天》

千鸟格呢子大衣
上面细小的晶莹剔透
的水珠

水塘深处升起的
隐约水雾





《早安万德庄》

准备睡觉了
擦着光亮的边缘
飞向黑暗





《回家的路》

大人们都安静了下来
夜晚的天光越来越亮
路途是清晰的
它只需要
回家的愿望加持





《相安无事岁月静好》

什么东西。
身体。的微量改变
都可能
改变个体宇宙
内部的结构

这就像
一个念想改变
改变结果

你和我的
距离

有时候无限

如果伤害
在叠加
如果无限叠加的伤害
因为叠加被无视

我有可能想你
一下。但更多的
时候呢。
我们相隔一次输出
所达不到的
距离。





《有个时候》

我觉得有个时候
这不一定经常
有个时候
也就是现在
什么都没有发生
有个时候我能
察觉到
非常细微
有个时候是一小片
有个时候是浅灰色
里的小亮光





《区别》

我有些饥饿。
不是说我饿了。
是我
饥饿了。





《离开》

离开有时候
会降落在离开的
那个门口

靠得异常的近

我深深地吸了口气
我重重地松了口气





《绿灯芯绒马裤》

你让我很久
没有说话。
一个阴郁的下午。
一天。
后来日子里的
无穷梦魇

的无言以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