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中九首

◎叶蔚然



◎奥密克戎

我同这里
很多人
一样
麻木了
这个病毒
把大家
搞神经了
此时
我还在写
是因为
我希望任何时候
任何局限中
我的快乐
我的笑
最大化
过了年
就是我的
本命年
我仍会大笑
一脸褶子
褶子挺好
万物皆有“褶子”
便是光之来处  ​

2021-11-27


◎幸福

昨天和朋友
讨论了一会儿
阿伦特阿甘本
话题后来
还是下道了
聊到了
读鲍德里亚的女优
宝田萌奈美

这让我开心啊
今天
又去万达
买咖啡
看到
麦当劳
居然开放堂食了
牛掰啊
星啥巴克了还
不装了
先来个甜筒
血糖也不高了
是的
这让我开心啊
正开心
另一个朋友
微信我
弟得抓紧写
得诺奖了
蒙塔尼预言
打疫苗的
5-10年
副作用折磨
影响未知
我说好吧
努努力
我争取
然后
抬头
眯眼
看冬日最后一抹
暖阳
这让我开心啊
耳畔响起郭德纲名句
喝着咖啡就大蒜
天一色秋水共长


◎机智

昨天翻看
朋友圈
早前的
很多美好
如果自己不发
就忘记了
去过哪哪
和谁
见到谁
会想上一小会儿
有尴尬的瞬间
有无聊的瞬间
有的确实忘了
人到中年
尤其
近几年
记性真不好
很多事
不可抗拒
顺其自然
当然
也有故意而为之
一想到
不好的
就及时
采取

熔断机制


◎轨迹


三个闺蜜
(应该是)
一个厦门
两个上海
同游苏州
餐馆就餐
一对夫妻
(应该是)
当时也在
后返杭州
还有一个
独自去吃饭的
回了徐州

我是零二年
去上海的
硕士毕业
和前妻
也在周边转了
没去苏州
去了杭州
有一些旅行照片
还在衣柜里
厦门
一八年去的
和女友
返大连
在徐州转机
机场特别小
像长途客运站
厕所相当脏
小便器都是尿渍




◎世界


在一九八九年的一幅合影中
粉丝们认出了年轻时代的偶像
齐秦 崔健 张国荣 
还有日韩新马泰的几个明星
而在另外一幅剧照中
我认出了闫妮 沙溢 姚晨 
——只是觉得那几个开心的脑袋瓜 
叠罗在一起超有趣
背景是虚构的 就说是明朝万历年间
后来我们管这个处理手法叫架空
架空好啊  省去N多麻烦
真实也好嬉戏也罢 全是疫情之前的事了
当下背景  我们称之为“后疫情时代 ”
就是我仍写诗的这个时空
(从彼架空时空一路写入此架空时空 )
架空好啊 还是雅俗自取 人满为患
大家伙 不耽搁什么 夜夜笙歌挺乐呵



◎大家好


和大家汇报一下
我是上周末来理工大学这边
参加研究生的开题和中期
(我在理工东门有宿舍)
然后接下来的事可想而知
回不去了
在我甘区的 中山区的房子周边
都有了“轨迹点”
出大连变得更不可能
(这么说有点凡尔赛
行啊这也说明现实中的我并不是
诗里的那个人设了)
然后我就在校园的咖啡馆
给学生讲论文 那里的黑椒牛柳
还可以吃  然后我想
怎么着也可以去教工食堂
和年轻人们在一起我不觉得孤单
直到校园全面封闭 
起初几天我去了海边
下暴雪那天星海湾太美了 
  “我想这个时候是应该有诗的”
第二天在“了不起的考拉”
面对大海打开笔记本在阳光里犯困
所以我应该写点什么还是写点什么呢
第三天好像就通知 非必要不出门了
于是 我很有必要地去了趟沃尔玛
已经没人了出口全是快递小哥
打车回来的 司机大哥说没XX事
(此处屏蔽两个字)然后
就做了三轮核酸检测
此外没XX事 没XX事就是好事
哦忘了汇报 我在小区撸猫
刷朋友圈(把流量刷没了快)
看到没有疫情的你们那么开心
就放心了  有时候也用地图
看一下我的位置
没事,有时候也和邻居说几句
她90岁了  她问我 有多少了
我说没几例啦 她说 那还不错
哈哈 中国人不骗中国人 善意的谎言
嘛 我在想老了咋整   不想了
暂时不是还没老吗
我不老我不老我很年轻啊还写诗呢我
这个年轻人在疫情的风暴眼里向你问好


◎网络语言


年轻人创造
并具有使用这种语言的天然合法性
(用得总是恰到好处)
我不行 我得琢磨琢磨
要审慎  理由:
略嫌轻佻 、屏蔽了年轻以外的群体、心智成长问题 
还有就是屏蔽承担  
迭代太快
比德尔塔快
但是ta年轻啊
年轻豁免一切
熟练操纵网络语言
除了年轻就是年轻
此外一无所有
18皆诗人
想到几十年前崔健的横空出世
yyds啊
emo



◎触

诗人写诗
天经地义
可以永无休止讨论禁忌
如果自我审查
你还不是真诗人
写给谁
阶级 圈层 宗教 帮派   什么 一本杂志 
三两好友     一个人
一个时代
无数个时代(历史)
心底之永恒
叠袖 打袖
粉墨登场 巫灵同体
哦 很遗憾 不是依附性人格的问题
是成长心智问题
真不如写给一头驴
驴脾气其实
也不适合写作
哈哈
——恼羞成怒为哪般


◎性

二十年前
我看过一个沈阳作家
叫刁斗的
写的一本小说
《人类到底有多少种性别》
当今社会
完全的男性
和完全的女性
非常稀少
完全类型
存在 也挺可怕的
(不是洞穴年代
不需要了)
历史上有那么几十年 
男人女人衣着相似 
精神追求相似但在
民间叙事里从不缺乏“香艳”
只有一个性别的时代亦如此
人是动物性的
写诗
究竟是“性感的”
不明白身体在场的诗人
站在上帝视角
是可怜的
前几天
长春的一个护士长
斩首了她的情人
院长大人
我觉得她最终摘取了性这东西
我眼见
为什么都是阶层之于性呢  进一步讲
可能吗让我超越阶层获得对性 平等的认知
不太可能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