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江畔村庄悬立

◎木易




梦境下的树枝,交错于沙化的碎石
陈述流于简洁,还以背叛遥远的颜色
阳光正好,肉体适应冬季风声辽阔
追逐蚊蝇的小鸡,破碎虚空的蛋壳
你窥见天空之手,触角眼前山脉
抚摸,洒下冬天的食物,给予隐蔽的村庄
罗列死去的植被、牲宰、姓氏、某某某
于空旷世俗保持洞见,若风吹狗尾巴草盲目
上天垂下蓝色的眼帘,释放眼球的黑斑

远眺站立的山坡,目光烙伤山谷的新旧足印
你走过这片土地,也曾展开饥饿的臂膀
也曾埋葬澎湃的汗腺,滴落泪与黑血
他们从不被认可、缅怀,更无资格记载
当午后的光线被群山合围,当金沙江
重新撕裂于呐喊,当生命不息,新生儿
再次触动锈迹斑驳疼痛的车轮
仿若梦中的老父从干旱的山顶徒步而来
头顶草帽,深埋着布满砂石的脸

黄昏中,你看见更多树枝举起火把
死去的族长等待最后一片燃烧的树叶
焦黑的木炭,填补火焰离去的空洞
农人们滑动着,寻觅树根,相互取暖
那些隐藏于树林深处的坟茔提供证明
江水卷起灯罩,是水的燃烧方式
水与火这对孪生,相互仇恨欣赏
巨大的石块来自一次漫长的远行
形状各异的废物等候着重新命名

一场废弃已久的仪式,电影片段式呈现
终被黑暗的江水覆盖、压迫、驱逐
冲刷矿洞、拖拉机、土狗、少女贞血
危机,悬停高处晃荡,抑或深埋于地底
它似乎从未降临,也无法提供预示
类似某类退化的动物尾巴,巨大而隐形
何时跌落,何时在黑暗的泥土中爆发
土地一次次举起悲哀的双手
一次次被犁铧破开紫红的胸膛

你看,散发漫天星火,凛冽为寒风
燃烧后滴落为庄稼地里禾叶的露水
泥土掩藏饥迫与暴力,剥离村庄刺痛
是的,是时候让白骨回归尘土了
火的舌头卷起愤怒,刺激干燥的喉咙
让哭泣与悲鸣,跌落人间
让所有植物重新点燃性欲
让牲畜以烟的形式,回归天堂吧
让死去的亲人们重新回到睡梦

你看,深渊峡谷沉寂,地平线晃荡
为逝者准备的哀曲,反复割裂的空间
封闭,匍匐前行的根茎催促铁幕稀释
万物均需安眠,长出臆想的棺材
枭首的向日葵背弃誓言,冷落基因
放弃,安放在头颅内几千年的春药
有人托起悬崖,天空流淌着毒汁
那些分散的白色,云朵撕扯上帝的肉
造物主的精液洒落阴性的大地

湿漉漉雌性的泥,保守而且阴暗
高处的神灵与祖先,手握毒草
历史的药酒,就快要忘掉饥荒
人吃人,并不可怕。宿命之门丰收、繁衍
一切都只是满足而非喜悦
埋葬祖辈的福泽,受孕的果实
糜烂少年的精华,一场法事后踏上归途
你看,迎面而来一群圣徒与魔鬼
标语正在变冷,口号已烧焦

过期的诅咒,萌发新鲜罂粟
“打倒某某某”,“某某万岁”场面惊悚
一座巨型水电站诞生,大国衰亡与崛起
迁徙的人,种植土豆和小麦的人
光天化日下,被合法地分门别类
江水收容那些没有亲信的死者
收容被践踏的植物、晃荡已久的魂灵
被遗弃的石块于黑暗江底发光
烈日下它们也曾长久地保持沉默

而今,
钟武山*后,金沙江畔村庄反复之中悬立

2019.11.24


*钟武山,位于四川会理与云南禄劝交界的皎平渡,川滇两省在此隔江相望。




 
《金沙江畔村庄悬立》后

    刚好在两年前的一个冬日,暖阳之下,我站立于金沙江畔远眺,写下了这首《金沙江畔村庄悬立》。在此之后,我又写了不少的诗,但再没尝试这种类型,也极少有那么大篇幅的了。现在回过头来读,已无法满意。整首诗像是各种意象的堆砌,节奏散乱,情绪无收敛。不过,我仅改了两三个字,一首诗一旦形成,要做大的改动是很难的。作为一个诗人,我总是处于不停否定自己的过去的状态中。我的诗观,可以容纳任何语言形式,诗人是跟语言做斗争的人,诗人应该打破语言的禁锢,在这里没法展开来说,但从近些年自己的创作中,我在寻求各种转变与突破,而这种追求显然是没有尽头。萧瞳说长诗是个伪命题,现在的我比较赞同。如果没有结构可言,没有美学意义,长诗显然没有任何诗学价值。
    金沙江畔的大山之中,零星的散步着很多村庄,那里交通闭塞,几千年来,人们几乎生活于封闭而传统社会之中。我妻子便出生在那些大山之中,地名叫“老火山”。从认识她起,我开始经常往那些山区去,除了日常生活,我参加过他们的农作、牲宰、婚丧嫁娶。体味过他们的快乐与艰辛,平凡与骄傲。特别那些已老去的人,让我印象深刻,他们顽强地面对着人世苦难,面对着无际的孤独。想在一首诗歌里来表达这些感受,是很困难的。
    这首诗完成后,曾有公开发行的官刊准备发表,结果当然是一直没发出来。可能有作品本身的缺陷,也有可能是其中一些内容稍显敏感吧。但我不会再做任何删改了,我不拒绝发表,但是,如果作品本身没有至少相对于自己而言的突破(包括前面提到的语言上的突破),那么无论是其创作还是发表,都是无效的。张杰兄筹备的民刊《罗曼司重演(二期)》约稿时,我交给他的诗里便有这首。前些天,发星兄向我约稿,言准备在公众号刊发我的作品。我便决定把它发出来,一来以此作为一个创作阶段的结束,下一个创作阶段的开始。另一方面,或许这样的诗本该由民间平台刊出。
 
木易,2021.11.24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