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赓虞 (4首)

◎量山



于赓虞

我端着你喝过的水酿的酒,
银杏黄金的舞蹈,比你更忧郁。
叶柄无法控制叶子的下落,

铁丝网的行为艺术,
像一个人被绑在电线杆上或高高地吊起。
树上的叶子被麻雀代替,
秋风命令它们,一次又一次的欢呼。

花鸭在溪水中写着细小的行楷。
那是一卷普通的于姓家族泛黄的家谱
我们小心地翻阅,在潮湿中,
寻找一个叫于赓虞的人。

酒水的抑扬格,
骷髅上的蔷薇也有。
不必假装在一片墓地里,
倒抽一口凉气。

可以说说吃水的人对挖井人的告密,
以及由此带来的恐惧。
不必害怕鬼神,
玉皇庙不是庙宇,是一座学校。

你好像是孩子,有时是老人
更多的时候,穿着长衫,披散着年轻的发丝。

注:于赓虞(1902—1963),现代诗人、翻译家。

2021.11.21


落叶的下午

从阳台上望过去,楼层晕染。
蓝天下,你找到了明亮的根源:
上弦月领着一颗小星星。

那太阳呢?
还在乡下的小学里,
照在踢落叶的孩子身上,
仿佛缩小版的父亲或母亲。

2021.11.9


棉被

"羡慕你的被子"
当你把自己裹成蝶蛹。

如此轻盈。夜空
被一双纤细的手塞满了羽毛。

针脚封存了棉花的香气,
丝毫都没有泄露。

2021.11.15


溪水的态度

在一本民间故事里,
她做了和田螺姑娘相同的事情。

来时,清澈,饱满;
现在她膝盖少量积水,步履迟缓。

半个世纪,她没有给一块石头使过绊子,
对于伤害,报以泪涌。

可能她是你,也可能她是每一条狭长的小巷。
她的手紧握月亮的潮汐,

在山峦守护的故园:
父亲叫她豫剧,我叫她母亲。

2021.11.11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