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染

◎东伦



浸染

在棠溪酒库,红围巾的陶罐还未出阁,
他在不远的小村里教书,掏井;
听从父母的安排,迎娶一位小脚的女人。

我们顺着解说者的方言,
辨认一棵百年皂角树的挂角板儿,
感受寒流无节制地晃动屋檐的红灯笼。

假设,对饮一盏五谷酒
是一粒露怯的分子,我更愿意相信,
稻谷壳的酒量里是一封家书。

我们聊到新思潮,听你说
退群的新月派,和在出山的山口打石头,
那些不为人知的被浸染的白果
2021.11.21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