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不是自己等13首

◎雨人



《移花接木》


看了一场奇奇怪怪的电影
写了一些奇奇怪怪的字
做了一个奇奇怪怪的梦
在梦里你对我很坏
醒来才觉得你好
我准备
把芦荟移到一个更大的花盆。


《孤独的花园》


秋日
下午五点的花园
树木的叶子
变成黄色
铁锈的暗红色
这些油画中的暖色调
有一只乌鸦飞过
黑色
带来一丝花园的神秘和寂静。


《临终》


床上躺着一个小男孩
有巨大鱼头的身体
围绕床边
站着一群沉默的大人
男的是公牛面部的表情
女的有母山羊一样的眼睛
床下躲着小男孩的另一个身体
看不清是否有人的面部特征
背景如宇宙的幽暗
折射不到任何光线。


《母豹》


她是一位女权主义者
在她的自画像中
给自己的面部
加了两撇黑亮的小胡子
但你还能认出她的妩媚
有金黄色斑斓的母猎豹
在它的速度中
隐藏着死亡和美丽。


《打枣》


他梦见他的仇人
都长在树上
他拿根棍子
抽打树枝
把他们的头颅像磕果子一样敲下树来。


《只要不是自己》


今天足式保龄球比赛
三次没有踢中一个
训练时每次都能踢中
看来是心理问题
自我封闭者
用抚摸海豚解决孤独
焦虑症的人
出门时反复查看
是否切掉了电源和关闭燃气开关
被压抑的人
用鞭子抽打陀螺发出噼里啪啦
爆炸的声音
缺乏自信的人
去冲个澡感觉像换了一个人
失恋的人
拼命往嘴里塞东西
让呕吐感减轻胃的压力
想脱离现实的人
爬上树干脆当鸟人不再下来
而所有的诗人
都是白日梦患者
幻想自己
变成蜗牛带着房子去旅游。


《短暂的都是欢乐的吗》


有人在广场上
沾水写大字
有人在人行道的砖头上
写粉笔字
并不在乎明天会不会消失
是不是书法
我在想人们追求艺术
是否在与死亡的对决中
寻求不败之地
我们写诗
就是保存记忆
而记忆就是存在
但我们终究会失去记忆的
失去故乡
曾经住过带天井的四合院老宅
失去小时候
玩过的弹弹珠、斗鸡、扎飞刀
打画片、跳房子、捉迷藏游戏
而我希望
语言里充满幻想
的色彩
像小贩车上卖给孩子
五颜六色的气球带来短暂的欢乐。


《心是什么,生理上的还是语言上的》


人的心理是难以捉摸的
它不是房子
不是一个固定的空间
它不是一朵花
拥有鲜艳的颜色
在拔河比赛中
快要胜利的一方
突然滑倒
丢掉这场比赛
我说你看过韩剧鱿鱼游戏吗?
现实中的游戏
到电影里变成残酷的结局
是反艺术的艺术吗?
还是反人性的社会
得了老年痴呆症的人
没有空间感
甚至忘记了自己
是谁
你会怀疑灵魂的存在
死亡是真实的
那又怎样
在梦里母亲还忙着做这做那
从没有悲伤。


《第一脚》


远在上海的儿子
买了一只猫
他连自己都照顾不好
能照顾好小猫吗?
妻子很担心
牛顿用万有引力
解释了太阳系行星的运转
却无法解释世界是如何开始的
最后,他无奈的说
上帝给宇宙踢了第一脚。
这让我想起
小时候看戏
父亲把我举在头顶。


《正常吗》


“灵魂是肉体的一盏灯”
莫名其妙脑子里
蹦出这一句
我教语文的
到最后
不知道该怎么说话
竟然读不懂这个通知
我的同事
的女儿上高一
谈恋爱了
考试一塌糊涂
我说爱一个人很正常
可是有时候
就变得不正常了。


《梦中的马儿》


用肉体来说话
好像写诗就是真实痛苦的记录
其实每一个男人的天空
都飞过一个荡妇的形象
尽管你在写给少女的情书中
把她比作白莲
梦中的马儿
叮当叮当
把她带来天亮又把她带走。


《一条鱼游向深蓝的大海》


树林
颜色越来越深
落叶
越来越多

越来越少
一个人
这一辈子注定是孤独的
像一条鱼
不管在鱼缸
还是在大海。


《怎么说呢》


到了这个年龄
应该平静了
可我字里行间
充满愤怒
如一了“吐”系列
画中的人物朝一切方向吐唾沫
日本的井上有一
赤脚写大字
好像与谁打架拼命
曾翔在抖音里
吼书
似困兽犹斗
看来对这个世界绝望的人不止我一个
但也有例外
叫熊谷守一的日本画家
对一只苍蝇
也充满喜悦。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