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1月中旬诗作

◎闻九排



吉言

忽然想起
数年前
几首诗作
被某民刊选发后
我在论坛上说
长此下去
咱也可以积累一些
拿得出手的诗作
等数量够了
就出本诗集
一个诗人朋友说
“千万别迷信”
是啊
托他吉言
这么些年过去
被选发的诗作
累计起来
还真他妈的
不够
半本诗集

2021/11/11


校长夫人

家属院里
住着3个
校长夫人
准确点儿说
是前校长夫人
如今
她们就像
3粒石头子儿
混在
一锅饭里

2021/11/11


急智

前方道路施工
拉起隔断线
不想绕道儿
行人纷纷
按下线绳
跨过去了
唯独我
撩起线绳
从下面钻
其实
我完全可以
跟他们一样
从上面跨过
再从下面
把自行车
捞过去
只是
这个点子
想晚了

2021/11/11


生活无忧

说起疫情爆发
受影响最大的人群
我说无疑是公务员
我们天天在一线
天长日久
谁也吃不消
一个民营机构老总说
你恰好说错了
最艰难的
应该是老百姓
他们没有工作
连饭都冇得吃的
公务员再苦再累
起码工资有保障
生活无忧
经他这么一说
还真醍醐灌顶
在心里
把他说的生活
默默改成了
生命

2021/11/11


按揭买房

一个远房亲戚
当了20多年
小包工头
手里有些积蓄
几个亲戚约好
一块儿买房
他本可以
一次付款
因为不想露富
便跟他们一起
办了按揭
没想
后来染指抹牌
把余下的几十万
全都输了

2021/11/11


前口语诗人

虽然同样
用口语写诗
但他们
总要端着
写出一些
高大上的词语
在他们看来
诗人嘛
怎么能
与普通人
混为一体
没有范儿呢

2021/11/11


happy birthday!

今儿外甥女生日
想到她是海归
打算用英文
送上祝福
敲出来后
看着有点儿陌生
唉,这30多年来
很少用英文
英语水平
几乎退回到原点
只好上网百度出来
复制粘贴
发送出去了

2021/11/11


活广告

一个星期前
来小区卖苹果的小卡车
又来了
还是停在父母门前
邻居们渐渐围了过来
看他们买的意愿不太强烈
那个卖苹果的男人
指着我说
“上次我转过来
这个兄弟
一次买了两袋
不信
你们问他
那次卖的
还是18块钱一袋
这次
只卖15”

2021/11/11


片刀

蹲在门口
晒太阳
嗑瓜子
一粒瓜子米
不小心掉地上
正盯着它
想着要不要捡起来
看到一只蚂蚁
举着一片
苍蝇翅膀
快速冲过来
仿佛
街头的小混子
举着片刀
赶往
打架现场

2021/11/11


袖手

巷子里
迎面走来个
将双手套在
袖子里的
老女人
将上半身
微微后仰
我脑子里
一下子蹦出
40多年前的
一幅画面
也是这般
入冬不久
现在猜想
那天应该是
阴历10月初八
(今儿10月初七)
村民朱明权大婚
他跟着两个
提马灯的人
走在前面
新娘子秦婶和
两个送亲姑娘
落在他后面
七八米远
她走路的姿态
就是这个样子

2021/11/11


细心的门卫

上午到单位
比上班时间
晚了20多分钟
老门卫看见后
冲我笑起来
“你真是个
规矩人啊
以前上班
总提前半小时
现在退下来了
又掐着点儿
晚到半小时”

2021/11/11



欢不起来

晚上8点
妻子想给父亲
买几袋纸尿裤
上网一看
价格35块8
气得她把手机
往沙发上一扔
“都说双十一
是购物狂欢节
商品价格打折
真个儿
哄死人不赔命啊
前段时间我买的
还是
29块8呢”

2021/11/12


双十一晚上

省商务厅
发来消息
省政府推出
重大惠民举措
将于晚上8点
通过
微信
美团
支付宝
云闪付
向省内消费者
发放消费券
妻子喜笑颜开
摆开一副
抢钱架势
点开微信
捣鼓半天
最后长叹一声
“唉,原来要买
他们指定商品
这些东西
对我来说
又不是必需品
这不是引诱我
往里面砸钱吗”

2021/11/12


怪坡

每次骑自行车
从父母家回来
快到人民医院
面对一道
500米长坡
心里面
就胡思乱想
如果这道坡
是怪坡
上坡变成下坡
那该多好啊

2021/11/12


拔猪毛

一块猪肉皮
妻子舍不得扔
说这东西富含
胶原蛋白和
弹性蛋白
吃了能让
体内细胞
变得丰满
减少皮肤皱纹
增强皮肤弹性
无奈上面
猪毛没拔干净
家里拔毛夹子
又找不着
只好拿出
尖嘴钳子
像拔钉子样
一根一根地
往外拔

2021/11/12


拾鸡蛋

昨夜梦见
女同事J
到办公室来
看望我
没想
今儿上午
她还真就
推开我办公室门
给了我一个问候
但我没敢告诉她
关于梦的事儿
我害怕以后
她会时不时
到我这儿来拾梦
就像祖母在世时
每天早上起来
第一件事儿
就是去鸡窝
拾鸡蛋

2021/11/12


互通有无

我前脚进门
妻子后脚
从岳父母家回来
看她急匆匆地
把苹果
往塑料袋里捡
问她啥事儿
她说
岳父母家的水果
今儿吃完了
她要送些过去
还有
哪天从岳父母那儿
带回来的白菜
吃不完
她也要再送回去
让岳母转送给别人
免得在家里
放坏了

2021/11/12




弟弟想做大生意
全家人反对
没想
弟弟态度坚决
谁也劝不住
最后大妹站出来
“二哥,不是我贬低你
就算送个姑娘儿给你玩
你都不知道咋玩
你说你能
做大生意吗”

2021/11/12


悬着的心

母亲胃病犯了
连着几天禁口
今儿见她
拿出一个苹果
坐在门口削着
我心一下子
悬了起来
要不要
提醒母亲
别吃了呢
左思右想
选择默默走开
几分钟过后
母亲拿着
半个苹果
递给我
“你吃了吧
我吃不了”
接下来
每隔一个小时
便忍不住问下母亲
“胃里面没事儿吧”
每听到母亲
说没事儿
我悬着的心
就下降一点儿
多一份安全感

2021/11/12


测试结果

你做事有恒心
足够坚持
不怕困难
很懂得运筹帷幄
富有商业头脑
你在生意场上
一定能闯出一片天地
不管是你的发展前景
还是你的财运
形势一片大好
在一两年之内
你的经济收入
会成倍增长
你会有一个
彻底的大翻身
以上是我参与
一个心理测试
游戏的结果
我在想
咱又没经商
哪儿来财运
如果说诗运
那就好了

2021/11/12


国足

足球世界杯
亚洲预选赛
今天凌晨
国足1:1
战平阿曼后
主教练李铁
新闻发布会上
誓言下一场
对澳大利亚
一定要拿下
这让我想起
邻居家一孩子
读高中那会儿
每次模拟考试
只考350分左右
却从不扎下心
去搞学习
倒不停发誓
一定要考上
211大学
末了
还是上了
一所高职高专

2021/11/12


孙儿

正跟母亲
说着外孙
邻居来串门
帮我纠正道
“你又没里孙
分那么清干吗
以后就叫孙儿
得了”

2021/11/12



福利

自打写诗以来
我会把一些
生活经验
写进诗里
比如
父亲痴呆症进入后期
腿脚开始出现紫绀
求医问药无果
给父亲泡脚
一个月后
奇迹出现了
父亲的紫绀
慢慢消失了
且大脑思维
和语言表达
都有所好转
如果读我的诗
自然而然会领到
诸如此类的福利
而在假大空的
抒情诗里
一辈子
都别想读到

2021/11/13


让道儿

这两年
因为疫情原因
每次在楼道里
给邻居让道儿
都尽可能
让远些
再远些
以致经常
蹭到墙壁上
粘上一身灰

2021/11/13


刺探情报

每隔一段时间
我都会问妻子
二姨子有没钱看病
如果没有
咱们就主动给她些
她每次都向我透露
一份情报
比如
“我又给了她5万”
“房子拆迁安置费都给她了”
“爹妈又给了她15万”
这一招
还挺管用的

2021/11/13


便宜鱼

邻居王老太
拎着一条
6斤重鲢鱼
从门口走过
母亲问她
“哪儿买的”
王老太说
“广场上”
“多少钱一斤”
“4块”
“还有吗”
“卖完了
那人已经走了”
母亲坐在门口
一个劲儿懊悔
“唉,早知道广场上
有这么便宜的鱼卖
就不该呆在屋里
跟你们聊天儿
去广场上转转
就好了”

2021/11/13


整点报时

每天整点时分
小区里的喇叭
便准时响起
专门播送
疫情防控知识
母亲听到广播后
便点火做饭
一日三餐
吃得很有规律

2021/11/13


坚壁清野

父母家一楼
有蚂蚁
母亲每天晚上
都把吃剩的
鱼和肉
放进电饭锅
和炒锅里
然后
盖上盖子

2021/11/13




父亲在木沙发上
晒着太阳睡着了
嘴里却不时
喊出一声
“妈!”
就像一个
吵着要妈妈的孩子
进入梦乡那样

2021/11/13


今儿天气真好

大前天在父母小区
看到一对河南父子
在广场角上打棉絮
旁边纸板上写着
“还有最后两天”
按说他们昨儿
就该走了
没想
他们还真如我
在大前天诗里
期盼的那样
到今儿上午
他们不但没走
反而生意兴隆
我看到
有5个人
在那儿排队
等候打棉絮

2021/11/13


父亲讲故事之一

那个老头
跟他儿子说
“我要跟你
一起吃饭”
他儿子说
“那不行”
“你妈他好的
老子把你养大了
跟你一起吃顿饭
咋就不行呢”

2021/11/13


父亲讲故事之二

父亲躺在床上
自言自语
扮演与他对话的那个人
“你把它写出来”
然后
又切换成自己
“我不会写”
“你不是读过书吗”
“是的
以前认得一些字
现在脑筋呆了”

2021/11/13



菜地

父母家前面邻居
房子后面的花坛
被邻居周婶
改成了菜地
这几年
那位邻居
三番五次
找周婶交涉
想要回那块地
一直没能如愿
母亲说
“哪儿那么容易
香港要了百把年
才要回来呢”

2021/11/14


卖破烂

每次收破烂的
打门前走过
问母亲
有没破烂卖
母亲都说没有
我知道
母亲平常
攒下的破烂
并不在少数
甚至
有时候
她还会主动出击
捡一些回来
她是想
自个儿拿到
废品站卖
打小
她就告诉过我
家里破烂儿
送到废旧回收公司
可以多卖几个钱

2021/11/14


娃娃亲

说起外甥女的
婚姻大事
母亲就着急
不禁想起
小时候
村里好多
与我同龄的孩子
都定了娃娃亲
母亲也曾
着急过
甚至打趣求人道
“谁家草狗
要是下崽了
也给我们家
预订一个吧”

2021/11/14


当外公一年了

想起今儿
是外孙生日
心里有点儿
怪怪的
咋就没有见习期
已满的感觉呢

2021/11/14


量血压

蹲了会儿起来
头晕目眩
妻子提醒我
赶紧量血压
打开血压计
结果很快
就出来了
收缩压112
舒张压78
心率68
妻子惊叫起来
“哎呀
这比你平常
还正常得多”

2021/11/14


不自信

父亲躺在床上
一直叨叨着
很多时候
吐词不清
当听到他说
“这不是我们村”
我说
“咋不是呀
这房子
都是您老盖的
连着三栋楼呢”
父亲扯起嗓子
与我争辩道
“你莫日哄我
我哪儿有
那么大本事”
哦,陡然间
我好像明白了
我向来不自信
原来出自父亲
而且还是他的
升级版

2021/11/14


好钢用在刀刃上

下午
参加市政协会议的
女同事Z
突然发消息说
我为照护父亲
申请退二线
真的是浪费人才
我说那只是她的看法
在我看来恰恰是好钢
用在了刀刃上
进入痴呆症
后期的父亲
在我照护下
生活质量
已有明显改善
话又说回来
即便我
不申请退下来
也没人用我啊
从2016年开始
我在单位里
实际上
就是个挂名领导
单位里的大小事儿
都不让我知道
更别说过问

2021/11/14


呼叫

傍晚
从父母家回来路上
走到大转盘南边
看到一个
开着三轮车
送液化气的男人
对着手机呼叫
“红梅!红梅!
我是黑皮
收到请回答”
我下意识地
环顾了一下四周
哦,没有摄像机
不是拍影视剧

2021/11/14


人有三像

女同事Z
刚刚发消息过来
说省里下派过来的
李副市长
和我长得很像
年龄
身材
皮肤
神态举止
那简直是
一模一样
我在想
年龄肯定不会一样
如果是个小老头儿
那还有啥
下派的必要呢
不过
从另一个方面想
或许可证明我
在她眼里
还是很年轻的

2021/11/14


看店

那些年
大妹开了家小卖店
有次她回家做饭去了
我临时代她看店
一个男人过来
要了一盒点心
他问多少钱
我说上面有标价
因为大妹临走时
告诉过我
顾客买东西
都是要还价的
可以打九折卖
几毛钱的零头
也可抹掉
正等着他还价呢
他竟然按照标价
付了钱
没多久
吃午饭时间到了
大妹过来关店门
喊我去吃饭
一进门便看到了
那个买点心的男人
大妹介绍说
他是外甥女姑父

2021/11/14


卖苹果的女人

一对陕西洛川的
中年夫妻
开着小卡车
来小区里卖苹果
男人坐驾驶室里
没有下来
女人下车招呼买卖
只见她绕到车后面
欠着身子从车厢里
拿出大半个苹果
那是专门
切给顾客尝的
她先把切口那儿
薄薄地削去一层
然后才切下
一块又一块
递给围上来的人

2021/11/14


一对斑鸠

路过郊区
见一块菜地里
一对老年夫妻
正给菜苗浇水
不禁想起
昨儿下午
打这儿路过时
看到一对斑鸠
在菜苗间
走来走去
像在查看什么
它们偶尔也会
停下来
啄上几口
此刻
突然明白过来
那两只斑鸠
是在查看
哪些地方
需要补苗
并及时
给补上了

2021/11/14



外卖小哥

父母女邻居
说她丈夫
每天夜里
送外卖
我说
“他不睡觉吗”
“睡,咋不睡呢
他每天抱着手机睡
就是不敢睡得太沉
有单就赶紧爬起来
去跑单”
心说
这不跟我
夜里写诗样吗
只要有了素材
就赶紧爬起来
写在手机上

2021/11/15


喝茶

以前上班
每天两杯茶
上下午
各一杯
现在
退二线后
没啥事儿
去办公室
最多也就
坐个把小时
泡茶喝不完
改喝白开水
今儿偷听到
同事们议论
没人送茶叶
当然只能喝
白开水

2021/11/15


藕价

母亲买菜回来
直抱怨藕价
太贵了
要6块钱一斤
没舍得买
“想当年
我们家种藕时
能卖上五角钱一斤
你爸卖完藕回来
就高兴坏了”
我在想
那会儿
我刚参加工作
一个月工资和补助
加在一起
72块5

2021/11/15


可怜的诗人

诗写得再好
跟一堆烂诗
编在一起
也转发

诗写得一般般
被人选编了
也转发

2021/11/15


暴发户

秦婶抱着菜台
从门口走过
母亲羡慕死了
“她家紫菜薹
比我栽得晚
还先吃上了
她那块菜地
没东西遮挡
阳光充足”

2021/11/15


绿蜈蚣

收购蜈蚣的店家
进入冬季后
在晾晒蜈蚣的筛盘里
晒满了韭菜叶
看上去
仿佛
一条条绿蜈蚣

2021/11/15


一块抹布

一块黑抹布
从前面楼房
5楼窗台上
掉了下去
被风刮着走
哦,不好意思
是我眼花
那是只八哥

2021/11/15


己所不欲

闲着没事时
也会看看
手机百度
推送的短视频
但凡遇到解说的
一律不看
由此
想到写诗
于是在心里
提醒自个儿
千万记住
别在诗里
发表议论

2021/11/15


十全十美

小菜园的紫菜苔
才长起来几根
母亲掐到手里
看了看
“至少得10根
才能勉强
炒出一小盘”
边说边把跟前
两根没长大的
也给掐了
看着母亲
拿着把菜苔
朝我走过来
忽然想起
小时候
有次跟着父亲
去亲戚家吃喜酒
有张桌子
坐了9个人
愣是差一个
支客师把我
给按上去了

2021/11/15


微博新版

微博旧版
整整使用了11年
突然切换成新版
一下适应不过来
只好返回旧版
仔细一想
不行啊
这是老年人的特征
可我还不到60岁呢
咱得同它
展开斗争
鼠标一点
好咧
咱又切换
回新版了

2021/11/15



诗在事里

晚上
妻子想让我
烧洗澡水
“别老坐在电脑前
起来活动下身体”
“我要写诗呢”
“那就更要起来
找点儿事情做
比如
烧洗澡水
你多做事
才可能
找到更多的诗”

2021/11/16


一截铁丝

抽油烟机
排气筒
突然断裂
油烟在厨房里
打转儿出不去
妻子问我
“怎么办
你不吹自个儿
啥都会修吗”
无心搭理她
开动脑子
飞速转起来
哦,有办法了
如果有个卡子
把断裂的地方
先折叠起来
再夹紧
就不会漏油烟
主意拿定
赶紧找铁丝
打算制作卡子
妻子说
“那截废铁丝
我当垃圾扔了
你去楼后面五金店
重新买一截回来吧
好歹也能
拉动下GDP”

2021/11/16


悬念

前天
听同事说
新到任的
李副市长
跟我长得
一模一样
神态也像
从不浏览
政府网的
这两天
进去几次
就想看看
李副市长
结果
只看到
文字报道
无缘一睹
他芳容

2021/11/16


毁约

老家村邻
老万夫妇俩
50多了
没有生育
思来想去
抱养了个
女孩儿
养了一年
发现孩子
有先天性心脏病
只好拎着几套新衣服
把孩子送回到
生父母身边
当然
也找了个理由
“算命先生说
我俩命里无后
我们怕孩子
留在身边
对她不吉利”

2021/11/16


天快黑了

天快黑了
修自行车的师傅
还守在摊上
东张西望
骑着车
打摊前经过时
真想我的车胎
猛地一下爆掉
让他赚几块钱
给今儿一天
画上一个
完美的句号
就像小时候卖菜
最后一点扫篮菜
有人来包圆

2021/11/16


哄自己

两边老人
年纪大了
各种事儿
已开始
指望后人
我兄妹4个
妻子姐妹3个
虽说人数不少
但大家都有
这样那样的原因
在照护老人方面
心有余力不足
我和妻子
排行老大
不得不扛起来
妻子难免有怨言
我宽慰她说
“只当我俩
都是独生子女”
“在财产方面
他们可没少得”
“好歹我们
也分到一些
权当老人们
没有财产呗”
“我发现你
就会哄自己”

2021/11/16


半碗土豆

母亲胃不好
看她吃着
中午剩下的
一小碗土豆
心里怪难受的
软磨硬泡之下
把剩下的半碗
要过来了
这就等于
把自个儿逼上绝境
必须吃下去啊
还好
有酒消毒
勉强吃下去了

2021/11/16


求女

老家村民杨兰
儿子养到18岁
患脑瘤去世了
后来想方设法
又怀上孩子
自打确认后
便开始吃斋念佛
希望能生个女儿
村邻们不解
她说
我担心自个儿
就是无儿的命
怕万一生个儿子
又糟蹋了呢

2021/11/16


让路

小区里的道路
有点儿窄
看前面开过来
一辆黑色小车
赶紧避让到路边
本以为它开过时
跟路上车让车样
司机会鸣笛致意
哦,它开过去后
我才想起
自个儿太过多情
我胯下乃是一辆
值不了几个钱的
破自行车
不配享受
他高贵的致意

2021/11/16


天欲其亡,必令其狂

前面连着
三个月
梦诗写作
超过500首
本月上半月
已达325首
当昨儿夜里
再得35首时
不禁有点儿
恐慌起来
心说
要不
今儿夜里
咱吃点儿
安眠药吧

2021/11/16


卖南瓜的老头儿

过秤后
老头儿说
“5块5毛钱”
我掏出钱
咦,只有
一张50
一张5块
“不凑巧
要您老找零了”
心里潜台词是
收5块得了吧
“没事儿
我给你找”
看他数了
44块钱纸票
又低头从摊上
拿5角的硬币
我装大方说
“算了
剩下5角不用找
给我也容易掉”
“那不行
该是多少
就是多少
掉不掉
那是你事儿”

2021/11/16



后勤

妻子再有两年
就可以退休了
像她这种情况
其他老师一般
都跟学校申请
不上讲台
转到后勤混时间
我让她找校领导
也转到后勤去
她近乎抗议道
“转到后勤
就意味着
跟校领导们
一起打考勤
我才不想每天
看他们的脸色”

2021/11/17


登记照

人事科长
突然通知说
最近要录入
公务员个人信息
每个人需要上交
近期登记照
明天统一照相
要记得穿西装
打领带
我说
“中山装不行吗”
“不行
必须是西装”

2021/11/17


家丑

父亲迷迷糊糊中
突然念叨起二叔
母亲听后来气了
“你提他做什么
他哪点儿
像你兄弟
这么长时间
来看过你没有
他就是个畜牲”
其实这句脏话
并非母亲原创
记得20多年前
祖母去世时
二叔胡闹
说父亲毒死了祖母
要父亲给他个说法
众表叔气得牙痒痒
“姑妈在世你不养
死了又不葬
你还闹什么”
齐哄哄要揍他
被自族人拦下
二舅表叔愤恨未消
“唉,打又打不得
骂他是个畜牲吧
连带我们自个儿
也给骂了”

2021/11/17


蒸茄子

冰箱就剩
两根茄子
不够炒一盘
放进电饭锅蒸屉
跟饭一起蒸好
加佐料搅拌后
妻子尝了尝说
“比炒的
好吃多了
以后就这么做
还省得家里头
有油烟”

2021/11/17


英语作文

妻子学校
这两天期中考试
在家挤时间改试卷
抽空把一个学生
写的一篇
4行小作文
拍照发在群里
二姨子回复说
“这种汉语句式
语法明显不对
但读起来
真的很舒服
换我就给他
一个及格分”
因为那学生
在作文底下
还写了两句
“千山万水总是情
给个及格行不行”

2021/11/17


下脚

跟小妹聊着
关于美国制裁中国
断供芯片的话题
母亲突然插言道
“那就是说
我们中国
只会建房
不会下脚
现在人家美国
不帮我们下脚了
我们只能
干瞪眼儿吗”

2021/11/17


诗场

市场经济
房子没人买
自然没人造
老担心房子
过剩的那些人
真是吃饱撑的
诗场也如此
诗人写诗
没人看了
他自然也
不会写下去

2021/11/17


圈子

超大城市
特大城市
大城市
中小城市
都有自己的圈
有的叫都市圈
有的叫城市圈
诗人们
也有自己的圈
欢迎对号入座

2021/11/17


领导班子调整

领导班子调整后
一把手和两个
权力大的副职
都在向阳的
南面办公室
两个权力小的
还有改非的我
则搬到了
背阴的北面

2021/11/17


炒蚕豆

微信朋友圈
看到几个诗人
都在转发一个
诗歌公众号
点开看了看
里面不只口语诗
还有古体绝句律诗
和假大空的抒情诗
挑口语诗读完
忽然想起
小时候
一把炒蚕豆
拣好的吃后
剩下烂的
长虫的
扔进猪槽
给猪吃了

2021/11/17


无题

背后缀扣子的衣服
女人穿起来
要么可爱
要么性感
男人穿
只能是变态

2021/11/17


临街房

因为拆迁改造
一户民房后门
突然临街了
户主把后墙
改造装修后
一楼变成了
门面房
看上去
仿佛
女孩子穿的
那种在背后
缀扣子的衣服

2021/11/17


落幕

传说了
一个多月的
4个副市长人选
昨日全部
正式当选了

2021/11/17



老人机

岳父家DVD坏了
让妻子在网上
代买一部
妻子问我
“买什么价位合适”
我说
“不高不低
选个中等的吧”
妻子搜了会儿说
“便宜的
一两百块钱
好点儿的
四五百块钱”
“选个好点儿的吧
免得用不了多久
又坏了”
“不是我舍不得
稍好点儿的
功能多
更容易坏
唉,没办法
年纪大的人
只配用差的
就像手机样
专门有种
老人机”

2021/11/18


还人情

小妹夫今儿
钓到几斤鱼
分了一半儿
给父母
母亲说
上次邻居秦婶
给过几个红薯吃了
还没还她人情呢
让小妹
又分出一半儿
给秦婶送去了

2021/11/18


一根鱼刺

父亲痴呆症
生活不能自理
给他喂晚饭时
鱼肉里的刺
没剔干净
冷不丁地
被父亲
吐了出来
正好砸在
我胸口上

2021/11/18


圆白萝卜

母亲种在屋后
小菜园的
圆白萝卜
因为遮了阳光
好几个月了
都没长大
我正要说
跟鸡蛋差不多
小妹抢先说
跟乒乓球样
母亲说
真要跟乒乓球样
值钱
那就好咯

2021/11/18


背着人写诗

小妹跟我面前抱怨
父亲这辈子
谁都说他
是个好人
咋就会得上
老年痴呆呢
我说
随着人们寿命增加
这种病越来越常见
跟个人命运无关
想到昨日
《新世纪诗典》
推荐唐欣的诗
就是写他母亲失忆
我把这首诗拿给她看
她问我认不认识唐欣
是大学同学吗
我说不是
是参加诗会认识的
一不留神说漏嘴了
小妹很吃惊
我竟然写诗
我只笑了笑
没敢告诉她
我写得很疯狂
至今已写4万多首

2021/11/18


担心

外孙4个多月会爬
8个月左右开始
学着站立和迈步
妻子担心得要死
跟女儿和女婿说
“走得早的孩子
命薄
你们千万不要
让他早早学走路”
现在
外孙满1岁了
还没见他走路
听女儿说
“这种情况
确实挺罕见的
别人5个月学爬的小孩
基本上10个多月
就会走了”
妻子越发着急起来
“让他学习走路啊
我现在挺担心的”
“担心什么
脑瘫吗”
“那倒不是
就是莫名担心”

2021/11/18


女邻居

她是我楼下邻居
哪怕在家属院里
见谁也从不打招呼
她老公原本就这样
大家都说 
这下好了
真的是一对儿
谁也没有探究
背后的原因
倒是今儿
一个远房亲戚
跟我提起她时
我才想起
她性情变化
实则源自30年前
她热心帮邻居
滴眼药水
那女人
出现过敏反应
最终不治身亡
法院判她
赔偿了
2万块钱

2021/11/18


初中物理老师

清华大学毕业后
他跟着右派父亲
从北京来到小城
在郊区中学
当了一名物理老师
之前听过关于他的传说
初三那年成为他的学生
见证了他的高度近视
见证了他不谙世事
见证了他上课从不看课本
见证了他布置作业时
准确说出课本第几页第几题
见证了他一只脚穿着男鞋
另一只脚穿着姐姐的女鞋
见证了他一脚踏在牛粪上
也见证了他太好糊弄
那次课堂上
我把一个弹珠
放进吃完的空罐头瓶
忘形摇晃着打断了他讲课
他走到跟前质问
我撒谎说书包背带上的铁扣
不小心碰到罐头瓶后
他便放过了我

2021/11/18


无题

一把手敲门进来
带着几分欣慰
告诉我
“你晋升职级的报告
上面已原则上同意了
争取年前
把这事儿
帮你了了”
他等着我道谢呢
我轻轻哦了一声
表明知道后
他帮我带上门
悻悻然离开了
半年前
我让出名额
成全了他

2021/11/18


鸟语诗人

写诗就要写得
让人看不懂
这是人话吗
我不明白
他为啥还要
用人类的语言写
让人看不懂的诗
直接用鸟语写
那多省事呀

2021/11/18


打领带

单位要求
拍登记照
必须着西服
打领带
没想
拿出领带
一下不知
怎么打了

最后一次打领带
还是18年前
参加一次表彰会
也被要求西装领带
登台去领奖
这会儿
不得不上网
温习了一遍

2021/11/18



母亲腿疼

下午回家
母亲说她腿疼
我要帮她艾灸
她又死活不让
说晚上睡觉前
自个儿灸
傍晚
从父母家出来
心里面一直
惦记这事儿
想到弟妹们
跟父母住得近
想在家庭群里
知会他们一声
让他们
晚上回去后
到父母家看看
转而一想
我这是
缺乏安全感的表现
很多事情并非都是
我想象的那样
只好打住了

2021/11/19


老干部

自打退二线
每天到单位
也没啥事儿
就是枯坐
上午11点不到
便骑着自行车
回来了
走进家属院
一帮老太太
在院门口闲聊
有人问我
“咋这么早下班”
还不等我搭话
又有人代为解释
“他现在是老干部
想啥时上班
就啥时上班
想啥时下班
就啥时下班”

2021/11/19


德仁堂药店

去药店给母亲买药
路过德仁堂药店
忽然想起
快一年
没进这家药店
之前可是一直
在这儿买药
只因为去年
女儿哺乳期
得了乳腺炎
妻子过来
抓了5副中药
被狠宰一刀
支付了800多块
那一刀宰得太深
伤口至今
还在疼

2021/11/19


周五傍晚的十字路口

从父母家回来
要经过3个
十字路口
每个路口
等绿灯的小车
都排起了长队
哦,今儿周五
酒店门口车位
怕也不好找啊

2021/11/19


鸡蛋

小区广场上
电喇叭在招揽顾客
“鸡蛋一块钱10个”
闻之
仿佛一下回到
1980年代初期
心说
如果我去买
岂不是要
掉进时间陷阱吗
紧接着又想起
那个年代
很时髦的一句格言
“时间就是金钱”

2021/11/19


技能培训

小妹参加低保户
技能培训回来
气呼呼的
“完全是搞形式
跟我们讲了一天的
大棚蔬菜种植技术
我们连土地都没有
讲这些东西
有什么用呢”

2021/11/19


母亲的眼神

母亲告诉我
上衣右后侧
下摆那儿
有道黑扛儿
问我是不是
没洗过
将衣摆拉到前面
却怎么也看不到
母亲说的
那道黑扛儿
因为这是件
黑色的
毛呢外套

2021/11/19


半瓶诗意

诗人马非
创作的截句式短诗
他自个儿命名为
“水滴”
目前已过4000首
正常情况下
20滴水
约莫1毫升
我私下替他
算了下
这些水滴
相当于200毫升
能装小半瓶子
这半瓶子
看似水
实则是诗意
如同浓缩铀般

2021/11/19


专家库

市里成立
应急专家库
动员我报名
被我拒绝了
没啥好说的
专业思维和
行政思维
就像两个
不同的物种
没法儿嫁接

2021/11/19


一石二鸟

上午到单位
见下属单位
女同事刘芳
抱着一摞文件
到机关来
以为她还在帮忙
另一个女同事刘梅
转组织关系
便问了一句
“还没忙完吗”
“哪儿呀
这是另一件事”
没想
门卫室里
老董同时搭话道
“差不多忙完了
再打一桶水存着
就没事儿了”

2021/11/19



喜鹊

门前树上
两只喜鹊
喳喳叫着
忽然想起
小时候
母亲每次看到
喜鹊在门前叫
就笑着跟我说
“你外婆今儿
可能要来了”
还别说
有几次
真的很准

2021/11/20


回避

正给父亲
换纸尿裤
小妹进来了
我说
“你进来干啥
赶紧出去”
“亏你还读过大学呢
咋这么封建呀
我是他女儿
有什么要回避的”
被小妹呛过之后
不禁想起
20多年前
母亲阑尾炎手术后
躺床上尿不出来
我一下懵了
是当医生的大妹夫
抱着母亲方便完了
而我悄悄地
站到了
病房外面

2021/11/20


炸弹

说起二叔家的
两个孩子都是
离婚再婚
再离再婚
整个村里
绝无仅有
小妹说
“这都是二叔早年
给他们埋下的炸弹
以前曾有几户人家
要跟他做亲家的
后来听说
他是爸爸的兄弟
别人就不干了
这些人家
都知道
爸爸有个兄弟
不赡养老人
也不葬老人
只是一开始
并不知道
这个人就是他”

2021/11/20


午睡被搅黄了

午睡才10几分钟
就被岳父的电话
给搅黄了
“没别的事儿
最近写了篇文章
大约4000多字
打算定稿之后
拿给你看看”
当了一辈子
语文老师的岳父
一向认为周围
没几个人文笔
超过他的
对我一个理工男
能够另眼相看
并不是因为
我是他女婿
而是当年
跟妻子定亲时
我给他写过
一封长信
也正是那封长信
让他做出决定
把女儿嫁给我

2021/11/20


遗传性疾病

市区一所中学
有个女生
怀孕几个月后
才说被人强奸了
还说那人
也像学生
日前
市教育局发出通知
在全市高中男生中
筛查遗传性疾病
对他们
进行采血

2021/11/20


支着儿

小妹夫下工回来说
他干活儿的东家
在上工那天
就说过
要送几斤红薯
给他带回来吃
他当时觉得
刚上工
就收人家东西
怪不好意思的
便说
等完工后再说
明天就该完工了
如果东家不提这事儿
那该咋办
小妹说
那你就主动提出来
跟他卖几斤红薯

2021/11/20


去痛片

天气转阴
且开始降温
母亲曾经受过伤的右腿
一阵一阵疼起来
看母亲疼得
不时呲牙
赶紧把手机里储存的
外孙照片和视频
翻出来给她看
还别说
一见到外孙
母亲就笑起来了
尤其看到外孙
拧瓶盖儿的视频
母亲益发精神起来
“你看咯
这个小东西
刚满一岁呢
竟然知道
把瓶盖儿打开
将来指定有出息”

2021/11/20


好诗人只负责写作

新的一期
《磨铁诗歌月报》
出来了
沈浩波在前言里面说
“好诗人只负责写作”
我在想
那我算不算好诗人呢
因为很久没人选我的诗
一段时间来
我都埋头写着
不混诗歌圈子
也不投稿
但细心一想
答案却是否定的
既然没人接纳我的诗作
那就说明我还不够上
诗人这个名号
写得再多
也只能算作
一个诗歌爱好者

2021/11/20


父亲开心笑了

小妹说父亲的意识
比前段时间
明显有所好转
还说我长时间服侍父亲
其实他心里还是知道的
比如今儿上午
他躺在床上
听到我回家的声音
就跟我们小时候
听到妈妈
从外面回来样
嘿嘿嘿地笑了

2021/11/20


药店

本着货买三家不上当
母亲把附近几家药店
都跑到了
想从中找出
最便宜的一家
却发现
东家这药贵那药便宜
西家这药便宜那药贵
每家都买过好几次
还是比不出来

2021/11/20


鱼刺

父亲痴呆后
就一直不敢
给鱼他吃
直到几天前
他叨叨起来
说冇得鱼吃
弟妹买回
一块草鱼
母亲煎好后
仔细挑出鱼刺
没想
喂父亲吃时
还是差点儿
让他中招
第二天
母亲又买回
一斤小白鱼条
专挑鱼背部分
喂给父亲吃
母亲说
“小鱼背部的刺
跟兔毛样纤细
杀不到肉里去”

2021/11/20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