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荷的救赎及其他

◎西厍



十一月的城市河道水位偏低

十一月的城市河道水位偏低
但是柔软和慢,依然对得住
“水光潋滟”与“斜晖脉脉”这样的
古典意境。南岸裸露的狭窄滩涂上
有三五只白鹭静静栖止——
这些在城市背光处落脚的羽客
像一组散落在水边的叙事性句子
安静、悠闲,野趣天成而辉芒暗生
在河面孤单地飞着的那只
则更像一个抒情的句子轻轻回旋
风阻成全了它的舞蹈禀赋
阳光把它镀成银质音符——
一个元音,来自鸟骨的空心结构和羽毛的
空气动力学。此时众多垂钓者在北岸
往阳光密集的江心抛出鱼钩
对于他们来说,浮生半日闲是钓来的
他们在水边坐定,在时间里
坐定。与白鹭隔岸对坐让他们怀揣了
巨大耐心,而日已偏西——
时光为他们留出了足够的缝隙
供他们垂钓集体的孤独和个体的寂寞


枯荷的救赎

深秋。枯荷有什么可看?
它折向水面的瑟索与枯焦有什么可看?
雨中枯荷被浸透的破败之相,
有什么可看?

我只能说这是戏剧的一部分。
繁华看尽就起身离席,
与其说是一种怯懦,勿宁说
是一种虚妄——难道不还是一种局促和
自我羞辱?在宿命羞辱你之前,
你提前接受了一切,用拒绝?

但是李义山说,
留得枯荷听雨声。他是对的——
唯有诗人洞悉悲剧的秘密。
唯有诗人深谙
对必然性的撄犯之道——
直面美的毁灭和世界破碎的声音。

雨中枯荷,这与灰烬共一色的
舞蹈,让诗人对坦白无所惧意。
为了更温柔的救赎,他将为枯荷
邀请一场雪。


新米上市

在想着要写一首诗之前
在赞美和感恩之前
我煮一锅新米粥——
我喜欢米浆溢出锅沿的嫩白

我的胃和身体
对一碗新米粥的渴望
显然超越了饥饿——
在饥饿之前想一碗新米粥

是我煮粥的唯一理由
除了水我没有添加
别的什么——这首诗也不需要
更多辞藻与修辞

对一碗新米粥来说
大概也没有什么语言能够
替代我用双手捧着粥碗的
嗅闻和吸溜——

腌萝卜或蜂蜜
都算下饭的绝配
但我喝的第一碗却是白粥——
我对新米,有一种迷信


秋天的截句(五)

1
入冬首先是一起听觉事件
西风以咆哮式宣读,诏告天下
冬天,将登上它的王位

2
入冬当然也是一起触觉事件
所谓断崖式降温
说的是一把匕首抵住了
南方的脖颈

3
阅读冬天:在北方
一场暴风雪掀开它的第一乐章
在南方,雨水是它的序言

4
在南方,一座深陷秋天的
郊区花园以大面积地肤铺陈着
它的秋色赋。这将是秋天的最后一页
殷红、柔软、深情

5
距冬天尚有数小时距离
人们拜访一座花园的热情不因时间
罅隙的局促而有丝毫减损
人们拖家带口,纷至沓来

6
在冬天重建严苛律令之前
人们仍有机会和草木肌肤相亲
对草木的偏私
令他们执迷不醒

7
一场雨把冬天的通牒送抵南方
在淅淅沥沥的阅读中
南方草木确认了消息的可靠性
它们缄默以对,不事喧哗

8
缄默,是人与草木所共有的
经验和立场。寒潮正在奔赴的路途中
衔枚疾进。不可指望它怀有恻隐

9
草木以缄默静候刈割与摧折
其实它们早已深藏。裸露于世界的
是它们无处藏匿的赋形

10
枫叶荻花。一个血涌于叶
一个骨形于花。俱非抗拒宿敌的作派
而是逆迎故人的姿态

11
蛰居时刻即将到来
人们各怀抵御寒冷的信念和器用
从花园退回居所和灯盏

12
回到亲人身边:回到妻儿
和父母身边。回到兄弟和朋友身边
回到书籍、酒杯和往事身边

13
诗人说:谢谢大家冬天仍然爱一个诗人*
——当诗人朗读时
雪将来到南方,轻轻遮覆一只
珠颈斑鸠的巢窠边缘

*王寅诗句。


2021.11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