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岳别裁

◎炎石




1

…… ,是巨石,也是西西弗斯,
向上的路,满是与荒诞的角力。

于是乎连泰山也为你低到云里,
这希腊神话中无法韵平的凸起。

苦其心志劳其筋骨有其增益否?
永恒竟是一种无我的悲哀之境。

2

一个愿,在不屈的抵抗里滚动,
一个愿,消耗掉一生的路漫漫。

一个愿到绝顶,皇帝会看到吗?
一个愿从庙堂之高许到江湖远。

饿了就吃大唐梦,渴了就痛饮*
长恨的歌。何日尝那刹那的甜?

3

收纳的胸襟在绝对的高度展开,
犹如鹏之背荫蔽着齐国和鲁国。

这比造山运动还要猛烈的心跳,
正启动新一轮造山运动的马达。

岱宗夫如何?我杜子美又如何?
它有多么磅礴,你就有多辽阔。

4

这就是你天天梦见的万古悠愁?*
…… ,如西西弗斯,也如巨石。

天与地相对称,人与飞鸟相还,
长安已是玄宗手中断线的纸鸢。

你蓄积了足够一生消耗的势能。
向下的路,满是对自我的克制。

 

*安德《波函数》“饿了就睡中国梦/困了就吃车厘子”
*张枣《跟茨维塔伊娃的对话》“我天天梦见万古愁。白云悠悠”


2021.11.16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