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地荒凉 ⊙ 裂缝园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陶瓷51-60

◎心地荒凉



51
一个骑摩托车旅行的小伙儿。试图将两条藏土狗带离无人区。后他跟他的那条叫飞特的狗提前到达一个村庄后。发现已跟那对母子狗走散。这是第一个视频。第二个视频。他花了一周时间。才重新找到了那对母子狗。他在超市里给那对母子狗买了很多猪肉和鸡肉。然后把那些肉。还有一些现金。交给了一个当地的女性藏民。那个藏民。她表示愿意收养那对母子狗。这两个视频加起来。有四十分钟。像一部纪录片。看得我很感动。那个小伙子也通过这两个视频。而成功在抖音上收获了三百万粉丝。而我。也成了他的粉丝。他对狗尚且如此。我想对人。肯定会更温柔体贴吧。数以万计的女孩子。看过这两个他救助狗狗的视频后。都表示深深爱上了他。都想坐着他的摩托车跟他去浪迹天涯。

强者的眼泪是为众生。弱者的眼泪只为自己。

年轻时候特别注意自己形象。却没钱收拾自己。现在有点钱了。却又无所谓了。你看那大街上。各种奇异的造型都有。也没啥好收拾自己的了。只要你走向人群,再帅气都会被乌云一般密布的人群所遮蔽。

下巴上。或身体的某些部位起包时很难受。但等那些个包老去时。将其连根抠掉。又觉得莫名过瘾。

在我们这个时代,小人物的悲剧,归根结底,全都是由大人物造成的。

当你望着那些傻逼觉得他们怎么那么傻逼的时候他们也望着你觉得你怎么那么傻逼。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只有金钱和拳头不是傻逼。其他。包括艺术。几乎全都是傻逼。穷人更是傻逼得彻底又绝望。

不要和傻逼争论。因为你很快就会被一个词一巴掌甩死:争论不休。不要拒绝你所遭遇的一切。如果你觉得恶心。那么恭喜你。说明你怀上了。再继续呕吐一段。你将会产出自己的孩子。

上次见宋导。引来了一个女神经。借走了我的一百元。虽然后来女神经回来还钱了。但我已决定不让她还钱了。上次当那个女神经离去后。宋导说后悔没有跟拍一下,看看她到底去了哪里。这次。就是今晚。刚见到宋导。还没聊几句。大厅一角就开始往下喷水。瞬间成了水帘洞。这次宋导没有错失良机。而是马上掏出手机。给这灵异的一刻录了个像。每次见宋导。都有意外和惊吓。

我喜欢说话开门见山的人。不喜欢说话绕脖子的人。前者做人如日出。光明磊落。后者做人如便秘。面目狰狞。

今晚在漩涡群。寻欢好像在责备青春跟人喝酒不叫他。我插嘴说。不要把自己太当回事,不叫你咋了,你算啥。青春评价我说。荒凉太简单粗暴。不知为何。我很喜欢这个评价。因为他说的很对。这就是我。简单又粗暴。细腻又柔软。有时我感觉我就是一颗孤独的炸弹。随时随地。会引爆自己。炸掉靠近自己的所有可疑的物体。


52
长久以来。在微信里。我只删删我的人。我是不是很卑微。但我真的无所谓。如果你很想让我删你,请你先删了我。谢谢。

凌晨1点17分。阿超在湘水滨鑫乐汇店供货群里艾特“A纯鮮猪肉经贸物联”:米线4包谢谢。辛苦了一天。临睡前还在想着餐厅食材的事。真是个好员工。

每喝一次大酒。几乎都会丢一件衣服。丢过毛衣。丢过外套。妈的手机被摔得伤痕累累,却从来没丢过。因我把手机看得比命还重。里面存着很多绝世小黄片。绝不能丢。你要是要求我给你发几个。我会说不行,我花钱买来的,凭什么跟你分享。

深秋的阳光很好。一只蜜蜂。还是一只马蜂。还是一只大黄蜂。我傻傻分不清。总之。我坐在这里。看到它刚从我面前。贴着地面自由而坚定地飞了过去。它使我想到了直升机。哦不。是战斗机。它如此自由而坚定。是要去轰炸日本和美国么。

所有的傻逼。一切傻逼。都会在狂欢和任性后。收到一份账单。买不起。就会被惩罚。要么被强权用暴力惩罚。要么被弱者用暴力惩罚。总之。暴力这个东西。谁身上都有。我的朋友夏明亮说的好。怕他干吗。他的肩膀上又没有长两个脑袋。

去超市购物。一哥们没戴口罩。把门的大姐对他说不戴口罩不准进入超市。这里有口罩售卖。一元一个。请支付。看到这个现象的我。突然想起多年前的一个冬天。还是深秋。反正挺冷。我把她带到酒店里。又把她推倒在床上。上身都被我脱光了。却死活不让我脱她裤子。她要求我出去买套。我说太冷了,我不想出去。她说不戴套就不跟你做。我说那就不做,睡觉。结果你知道的。她很固执。我也没有妥协。就那么搂着她睡了一夜。啥事都没有发生。第二天我就把她送走了。从那以后。彼此再也没有见过。

23点50分。阿超艾特纯鮮猪肉经贸物联:明天帮我带两个锅刷子谢谢。都这个点了。从早忙到晚。还在想着工作的事。他们认为阿超任性,自视甚高。可我通过阿超对工作的态度。认为他就是一代名厨。正处于他的青年时代。

地球上有没有这样一本书。它写尽了人间的七情六欲。无知和智慧。邪恶和良善。美丽和丑陋。敏感和麻木。如果没有。以后我来写。书名暂定《地球人》。

布考斯基做过洗碗工,卡车司机,装卸工,邮递员,门卫,加油站服务员,库房跟班,仓库管理员,船务文员,邮局办事员,停车场服务员,红十字会勤务员,电梯操作员,狗饼干厂工人,屠宰场工人,地铁海报张贴员……请问曾德旷除了骗钱和卖唱还干过啥?

路边绿化带里立一木牌。上写:地球是咱家,绿化靠大家。我想说的是。河北死于班车里的那14个人。已经不再是地球人。美国死于疫情的那七八十万人已不再是地球人。你们的绿化事业。跟这些人再也没关系了。


53
爱国的为何穷鬼居多。因为他们只能依靠国家活命。哪怕他们的愚昧和无知都是由国家造就的。不爱国的为何富翁居多。因为国家总是在搜刮和限制他们。知识分子为何爱国的和不爱国的都有。因为爱国的多数都是既得利益者。不爱国的都是坚持自我和真理者。总之。国在那里。坚不可摧。不管你爱与不爱。都是一个意思。

吴胖最喜欢唱这句,“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我家就在岸上住,听惯了艄公的号子,看惯了船上的白帆……”吴胖的歌其实唱得还真挺不错的。早些年的时候。她喜欢坐在我自行车的后座上唱。后来又坐在我宝马车的副驾驶上唱。她每次唱。都会把这首歌唱得很深情。我也总是会赞美一句,“你唱得比郭兰英还好听。”今天在抖音里刷到鲁豫采访郭兰英的视频。当看到郭兰英讲述起她那悲惨的童年时。我流眼泪了。在她那个时代。悲惨的孩子何止她一个。可是又有几个孩子才能像她一样幸运。走上自主而强大的艺术之路呢。绝大多数孩子都被时代掩埋,甚至被黄土掩埋了。不是在苦难中丧生。就是在苦难中涅槃。向人民的艺术家郭兰英阿姨致敬。祝您身体健康,万寿无疆。

两个女士争着要结账。能看得出。都是真心的。都伸着手机让我扫她们的付款码。电脑都快给我碰翻了。我说你们俩出去决斗一下吧。谁赢了我就扫谁的。

湘水滨鑫乐汇店需要洗油烟机。楼顶也需要洗。就这么一件小事,我直接牵动了七个人。首先是洗油烟机的两口子。约好的今下午两点让他们来店里。结果一点半他们就到了。菜还没炒完。让他们去车里继续等到两点。然后是美义。我说你今天可以不值班了。我要监督他们清洗油烟机。美义说真的吗。我说真的。我知道她想说太好了。但她没说。洗油烟机的老宋要求先洗楼顶。我说我要去物业签字。然后我跑到物业。一个女客服接待了我。签字。然后我又带着那俩帮我干活的夫妇走到楼顶。哦不。是牵动了八个人。一个大姐正在楼顶入口处拖地。说你们一来,我白拖了。等你们干完活我再拖吧。然后。上去俩保安。一个穿便衣。一个穿制服。我以为他俩是去开门的。但穿制服的小胖说钥匙还要等一下。又等了一会。没有动静。穿制服的给一个人打视频电话。那个人应该是走错了路。说我在往南走。穿制服的小胖挂掉微信电话就往下面跑。一会带着另一个穿制服的上去了。另一个。手里提着一串钥匙。问小胖是哪一片。小胖站在旁边指挥。但总也打不开。不知道是哪一把。小胖说你都试一下。感觉小胖要灵活一些。但钥匙在另一个手中。小胖没有开门权。门终于打开了。我带着那对夫妇登上楼顶。他们俩花了一个半小时。才将楼顶我家的油污给清理干净。然后。我们离开楼顶。发现那三个家伙就坐在楼顶入口前的楼梯上。而且还错落有致。每人抱着一个手机正玩得不亦乐乎。这三个家伙加起来每年要从物业那里拿走十多万工资。每天却都在成群结队地做着这么一些只需一个人就能完成的蠢事情。他们的工资从哪里来。都是从我们这些商户手中来。终于知道疫情这么严重,物业都死活不愿意给商户们降租的原因了。他们收不到那么多钱。先不说物业那么多客服怎么办。就说说物业这么多保安靠什么来养呢?!

长久以来,我傻傻分不清性欲和兽欲的区别。还有优雅和低俗的区别。比如这位大屁股美女。我一想到她就会硬。这是兽欲么。比如她一跟我打招呼,我都会忍不住问她一句。我鸟硬了。你逼痒了没有。这叫低俗么。

去年5月20号。张小白在沿途发了一个聊天截图。男的问女的:你男朋友有没有转520给你。女:有有有有有。男:那今晚开房钱你出咯,我出力。女:好aaaa,超想你的。看完聊天截图的我。决定这辈子都不会再给我的女朋友们转520了。这个世界真的是太阴暗了,太气人了。

各行各业都充斥着各式各样的鸡贼。充斥着令人作呕的自作聪明的小领导。他们起早贪黑的目的并非为人民服务,为国家服务。而是为了玩命往自己口袋里捞钱。世上一切口号和情怀都是可疑的。只有自私自利的人性永恒靠谱。

那些为了一口饭和几两碎银而为少数人的所谓主权而献出生命的人不是最可爱的人。而是最悲惨最倒霉的人。

你的主权跟我无关。甚至对我有害无益。因为我一点权利都没有。甚至往往会被剥削殆尽。

福成喜欢嫖娼。我不喜欢。想着一个女人大家排队玩。真是无趣。


54
有个兄弟,说没开过宝马。借给他开。结果一上路就给我撞了。这下他开过了。虽然是别人追他尾。但也是因他没经验,动不动就一脚急刹车导致。

湘水滨有个菜叫秘制牛蛙。昨天那个搞翻译的红头发大姐来吃饭。说起这个菜。在另一家湘菜馆。也有。有个客人在那家店里的秘制牛蛙里吃到了一只蟑螂。他把服务员叫过去问。请问这是个小牛蛙么。

多年前的湘水滨卫生情况也是不容乐观。一个女客人在一个菜里吃出来一只小强。然后那个女客人放下筷子。张开她的血盆大口。“啊——”无比惊恐地叫了一声。啊后边使用破折号是为了延长她的叫声。就像一个女人。被虽缓慢但直接地插入了肛门。

跟闺女多日不见。今天下午去接她放学。接到后往回走。走着走着突然回头对我进行了一句人身攻击:切,留着一个自以为很帅的发型。我说我好像从未跟你聊过发型的事吧。她说反正你平时都是觉得自己挺帅的。我问难道老子不帅吗。她说切,我感觉也就那样吧。

带闺女走过街天桥。她说快点走快点走,一会万一这座桥塌了,咱俩就都得“嘎奔儿”了。我说这座桥绝对比你的年龄还要大。你才八岁。她说是啊,时间越久的桥越容易塌,你就慢慢走吧,我先跑过去了。我说他妈的我死了谁养你。她说我妈也可以养我。妈的我本来想表达这座桥的悠久和坚固。被他一句话带沟里去了。这臭丫头一天到晚跟我各种贫嘴。脑子转得比鼓风机还快。

咱们去景阳冈公园玩去吧。我提议。闺女说那个公园不叫景阳冈。叫广阳谷。我说哦,景阳冈是武松打虎的地方。她说哦,广阳谷是武松他哥打狮子的地方。我说哦,买噶。

鱼缸里的各种品种的鱼一条紧接着一条地死翘翘了。跟吴胖分析导致死鱼的各种原因。其中一条。天冷水温低。还有一条。水质问题。我将最后一条活鱼捞到一个小桶里。希望新水能挽救那条小鱼的命。接着就在下一刻。我看到闺女抱着那个小桶往卫生间里走。我说你干吗。她说我要往里加点热水。我问加热水干吗。她说刚你们不是说有可能是水太凉鱼才死的吗。我说不能加热水,加热水会导致鱼死得更快。她说哦,原来如此。

将闺女送到学校门口。我将双手搭在她的双肩上,郑重其事地说:不要在学校混日子。可是她还在跟我讲一个笑话。我打断她继续问:听到了吗?她极其不耐烦地回答:知道啦!然后又眉飞色舞地将那个笑话的结尾。继续为我讲完了。

一个清洁工在责怪两个装卸水泥的装卸工将居民楼楼道口的地弄得全都是水泥。他们仨都在骂骂咧咧相互不服。在这世上。战争无处不在。每一个阶层都在以各自的方式相互不服着。干吧干吧,干死一个少一个。

小时候,因父母的无限制打骂和羞辱使我无时无刻不想要逃离那个家。后来终于逃离。到了社会上。又因国家的无限制管控和暴力使我无时无刻不想要逃离这个国家。我想我终究会逃离。逃离出人类。逃离出地球。逃离出银河系。逃离到那茫茫宇宙和万劫不复的永无尽头的黑洞中去。


55
做梦写了一首长诗。他们把一个本来要在某杂志发头条的著名诗人的诗拿下来。换成把我的那首长诗发头条。女编辑好像是男编辑的。但我也想搞。趁男编辑不在。我找到女编辑。声称想在付印之前改一下错别字。我跟女编辑并排坐着。能闻到她丰满身体上散发出来的香味。我硬了。我说改完了。能否加一下你的微信,你很美,我很喜欢你。她欣然接受。加完微信我就醒了。发现除了老二硬了是真实的。其他都是梦。而我。也已经有好几年没写过长诗了。上一次写。还是在2017年。我写了一首长诗。叫巨浪。

刚小李把一盒青椒炒油渣从厨房里端到了传菜台。这是客人点的外卖。我捏起一块金灿灿的油渣递到小李的嘴边。他张嘴接住了那块油炸。我左手边还站着一个小睢。我说你也来一块吧。我让小睢自己捏。小睢假客气。说我不吃我不吃。小李鼓励小睢。来一块吧,来一块吧。小睢伸出手。也捏了一块塞进了自己嘴里。我最后捏了一块塞进了我的嘴里。真好吃。我说。又香又脆。还有点烫舌头。这两个家伙都是我昨天刚招进来的新员工。2003年出生于河北邯郸。高中毕业后。经过几番周折。如今都流落到了我的手里。小李比较笨。需要喂。小睢很灵活。我让他自己捏。

再牛逼的人物。在辞海中。也仅仅。最多。成为一个辞条。就像再牛逼的星星。在无尽的宇宙中。也只能闪耀属于自己的那点光芒。当然。即便莎士比亚是一颗星星。他也只能闪耀属于他自己的一点光芒。

你写的好不好,我说了算。

云迪嫖娼,举国乱弹。

去读大师的作品。去读大师读过的书。你的逼格会得到持续的提升。

刚初宝来电。说爸爸,亦庄店的这个阁楼密码多少。我说我都一两年没去过那个阁楼了。密码我也忘了。你去找一个人,他肯定知道。初宝问谁啊。我说三姨夫。她说好吧,那我挂了啊,我去问三姨夫。在三年前。我经常带着她。去湘水滨亦庄北环路店的阁楼上玩。

披散着长发的女孩对短发女孩说,我真是服了,我带着孩子都有人要求加我微信。短发女孩对坐在长发女孩身边的只有两三岁大的那个小女孩说。刚才是不是有个小哥哥要加你姑姑微信呀。在这世上。人们对肉欲的渴求超过了任何欲望。就像是一种毒瘾,随时随地都会发作。

老大对我不厌其烦地每天点赞。

女孩子搞直播一口一个家人们就觉得可爱。换成男的搞直播。一口一个家人们。就觉得恶心无比。


56
按摩姑娘提着个银白色箱子进来像个赤脚医生。采耳姑娘推着个叮当响的车子进来像个江湖郎中。我这个浑身都是病的病人哟。躺在这里。深知她们谁都治不好我。

生活没有真理。只有无穷无尽的谬论。

不要生任何人的气。因为他们属于别的宇宙。要想尽一切办法,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

刚在楼下遇到了一条大狗。它站在台阶上望着我。我扭头就走。跟它没啥好说的。它是谁的好朋友我不管。反正不是我的好朋友。它除了把我吓死都不用赔偿外。其他一切对我来说啥都不是。

哼。不理你们了。我要啃大厚书。

移动的打电话骚扰我。让升级套餐流量。招行的打电话骚扰我。让加办金卡。你们他妈的。都有多远给老子滚多远。净耽误老子啃大厚书。

傻逼,你囤货了么。

红蘑菇头大姐走在我前面。闪进了电梯。我听见她在里面玩命地摁关门键。我在外面玩命地摁上升键。我赢了。进入电梯后我瞪了一眼那个红蘑菇头大姐。她没看我。这使我更为恼火。我真想一拳头把她的红蘑菇头打到原始森林里去。

平生最恶心的就是公务人员。尤其是我国的这帮。没一个好东西。

我说我不想在这了,我想去美国。吴胖说美国要你吗。我说那就退而求其次,我去日本。吴胖说日本要你吗。我说我带着钱去,谁不欢迎我。吴胖说你哪来的钱。我说我去挣钱。吴胖说你靠什么挣钱,写诗吗,别做梦了。我说实在不行我就去越南。吴胖说越南也是社会主义国家。跟中国一样。我说越南被列强长期殖民过,不管是风景,还是民众的见识,都比我们强。吴胖说好好当你的车夫吧,中国能接纳你就已经是你的造化了。我说反正我想走。反正我喜欢民众个个都很牛逼的国家。而不是官员个个都很牛逼的国家。


57
北京真大。在这呆了二十年了。还是不能下环路。因为只有在环路上我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等红灯时。吴胖说你看这个老头抱条狗。我看过去。果然看到一老头。右手抱着一条泰迪狗。左手拎着一兜东西。老头因为太老,感觉都快走不动路了。我问吴胖我说你猜他和他的狗谁先死。吴胖说那条狗看起来很年轻哦。

写作之路,就像人生之路,高速公路。我不跟随任何人,任何车。我一路狂奔,只是因为,我瞧不上任何人,任何速度。我一直都认定,我最快,我最牛逼。

管理层面的。技术层面的。精神层面的。行为层面的。导致在这路上的,永恒之堵。

我发现我一出门就要不断地一会骂一声傻逼。有时还会连续不断地骂好几声傻逼。傻逼傻逼傻逼傻逼。因为有时我一下子看到了一堆傻逼。因为我发现在这世上到处都充斥着傻逼。真可谓。天长地久有尽时,傻逼绵绵无绝期。当然。很有可能。傻逼们也会认为,我也是个傻逼。

瑞雪兆丰年的下一句是。各扫门前雪。

吴胖今日被冒充警察的诈骗集团骗走了三十万网贷。已报警立案。不知道这些欠款最终需不需要偿还。我给她的评价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

你骂了我近二十年猪,今天证明,你才是猪。

神奇地球,脑残丛生。刺激。怪不得诈骗犯屡禁不止。多好的土壤啊。其实很多诈骗犯也是脑残。但他妈的。这就叫。一物降一物。

你年轻时不爱我。我只有等你变老后,没人再爱你时,再次向你求爱。这样,我就有机会操到你的老逼了。


58
所有的宏观具体到微观里。都是令人悲痛和绝望的抽搐和挣扎。不要跟我说什么壮观。我看到的全都是渺小。

人家打你怎么了。你向人讲道理。你说你们打我是不对的。你们错了。你们应该向我道歉。人家不仅没满足你,还要再打一遍,你能怎么办。人家就是要打你。你能怎么办。你他妈的除了会窝里横。你打得过谁。讲道理倒是一套一套的。可是有谁会吃你这一套一套的呢。关起门来幻想我最棒。你他妈咋不去上吊呢。丢不丢人,窝不窝囊啊。

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我要跟你比谁的粉丝少。因为。我不想跟这铺天盖地的脑残发生任何关系。包括他们做我的粉丝。都会令我感到可耻。

鱼找鱼,虾找虾,乌龟找王八。你他妈的跟我比什么粉丝多。你粉丝多。只能证明你的族类数量庞大。我才不跟你比呢。老子是鲸鲨。

今天。垃圾诗人。猥琐诗人。吃苍蝇吃蛆诗人。众筹出书却不出诗人。众筹救母却不知道救没救诗人。民谣歌手诗人。总是被人揍诗人。流浪诗人……曾德旷同志。在地铁里偷拍了一张照片。发到了蒲秀彪的逍遥群里。照片上并排坐着三个女孩。就坐在他的对面。自称正携自传体10卷本小说前往长沙某出版社的路上。并留言说:我无法逍遥,在去出版社的路上。蒲秀彪回复说:你还在挣扎。这句把我给逗笑了。是啊德旷。大伙儿基本都放弃了。就你这个熊样子。你还在挣扎。在这个伟大的冰冷的时代。你他妈必死无疑。哈哈哈哈。

一个人与物,与书,与影视,默默地发生关系。才是一个人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与具体的人接触。只会收获不幸。

明天是110。想给自己敲个警钟。一天强制自己只睡6个小时够不够?这也许是我目前唯一能战胜惰性的方法了。反正人只要醒着。总得读点书,看点电影,写点东西出来吧。

嗨古轨。想到你,总想到年轻时的我。读你写的诗,总让我想到我年轻时写的诗。想夸你写的好。又觉得不好意思。等于夸我自己。哈哈哈哈。

一饿了么骑手骑车撞向马路牙子起火,瞬间被火焰吞噬。一美团骑手紧急停车。冲过去。将饿了么骑手从火海中救了出来。他们虽萍水相逢,却情同手足。不像他们各自的老板,一个恨不得要干掉另一个。

全中国男厕所的墙上都能看到“增大增粗增硬延时”等字样。想知道外国的男厕所墙上会有这些字样吗。尤其是日本的男厕所。估计也会有。日本男人那玩意儿,在岛国片里,看上去比中国男人的还要小。


59
微信消息提醒是5条。过了一会。又变成了4条。于是乎我就知道。曹臻一又撤回了一条消息。

今晚在店里看到三男一女,俩男人争一个女人,一人喝了一瓶白酒。最老的那个52岁的大哥临走时对我说:让他们仨搞去,我才不参与。顿时觉得,是仨男人争一个女人。世界真乱。

人生在世。就是这一堆,那一堆傻逼。挤在一起。比谁,更会捞钱。真他妈无趣。

对于没有诗写天分的人来说,勤奋,会成为灾难。放下笔,去做别的,才是解脱。

勤奋点不一样,天分不同。所以产品也是千奇百怪。质量以及价值。也都是五花八门。总之。球始终是这个球。球上的人类哟。永远都别想实现共产主义。

“日薪过万”。一饿了么骑手。从我跟前骑车经过时。在他用电动车驮着的那个箱子的背后。我看到了这四个字。真是个傻逼我心说。但我也不知道在骂谁。很显然,这条傻逼的口号,也不是这个骑手写的。

狂热分子们每天在诗群里发表有关诗歌的各种言论。可一旦让他们具体到文本上。他们能拿出来的,也仅仅是一些粪便一般的分行罢了。他们真是一帮奇葩一般的存在。如同那些动不动就谈论自己马上就要启动几十亿上百亿项目的傻逼。实则穷得连两三百元的饭钱都付不起。一个个的。跟精神病患者似的。

局部的文明并不能影响到全部的野蛮。但全部的野蛮却随时都有可能吞噬局部的文明。就像杂草。如果不及时除掉,就会吃掉养人性命的粮食作物。

功成名就。诗群里有个小白用这个词来形容某些写诗的诗人。相当地可笑。我留言说我从来不觉得自己飞机打得好,精射得多,我就能靠这个功成名就。真正的诗人之所以写诗,是因为欲望。不写不爽。写完拉倒。一个写诗的人如果是奔着功成名就去写,那还不如去做鸡做鸭。做得好还真能功成名就。进而养家糊口。

诗人谢君在搞一个大调查。他想把问卷发给2000年以来所有参与过网络写作的诗人。向全中国的诗人征集他们眼中的好诗人以及好作品。最后写成调查报告。连同诗人们提供的好诗人名单以及好作品文本。结集出版。他先是在筹备群里自我分析了一番。很是郑重。对他来说如散兵游勇一般的民间派最好接触。不好接触的是那帮每日咀嚼西方大师的呕吐物。喜欢用书面语文邹邹写作的学院派。但是谢君又说了。不好接触也要去接触。最后实在不让接触,那就拉倒。听得我都笑了。好比想日一个妞。绞尽脑汁也要去日。最后实在不让日也就算了。文明人不能搞强奸的把戏。哈哈哈哈。预祝可爱的谢君兄马到成功。


60
太悲观和太乐观的。都是傻逼。

在这世上。只有钱最令我们心碎。

妈宝男和他妈。一对儿脑残。都去死吧卧槽。

人人都需要自救。不管是精神,还是肉体。

可怜人大致可分为三种。第一种,天生智障,缺乏生存能力和生存机会。第二种,后天因精神或肉体打击而导致的智障或残废。第三种,也是最令人反感的一种。不走正道,专门干违法乱纪投机倒把的勾当。当然。可怜人远远不止这三种。有时间我会再细分一下。

我有个毛病。就是看到美女会流口水。有时看到美女的照片。甚至看到美女的留言我都会流口水。刚我握着手机蹲马桶又流了一滴。因我看到有个美女又在朋友圈里留言夸我了。那滴口水打在我阿玛尼毛衣的袖口上。又滑落在我二环内均价十万一平的地板上。我发现我真是有钱又好色。就连口水都花得大手大脚。

什么是爱情。你遇到我逼水横流,我遇到你金枪不倒。

在艺术创作中讲道理的都是傻逼。艺术的最高境界就是毫无道理,毫无意义。

蒲秀彪说,他对文本没兴趣,对人有兴趣,因为文本是死的,人是活的。蒲秀彪又说,永远不知道一个人,下一步要干什么。人才是动态的。蒲秀彪的话把我给逗笑了。下一步我要出门去餐厅混饭吃去了。拜拜。

你经受过的最大的打击是不是亲人的离世?当然对于我,没有最大,只有更大。当她对我说她所有的前男友都比我帅,鸡巴也都比我大之时。我被彻底击溃了。自认英俊帅气鸡巴大的我。被她那不知是真是假的一句话给彻底地击溃了。原来我并没有想象当中的那么坚强。这个逼我不想再尻了。
2021.11.1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