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羽 ⊙ 音乐手册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杂诗

◎罗羽



杂诗



他给还没出生的孙子选着一个又一个
的名字,更多时候,是翻看
半夜里的本雅明。从枯叶螳螂的游移、打颤
后退到木蜜以外,他懂得了
不该知道的自主,直到一觉醒来
才又听见蝙蝠女头发里的昏暗

就叫嘉墡?确定后代的指称在于受猜疑
的好运气。涝灾、瘟疫后
水菱角边的白土,先于婴孩的本质?或者
恰好相反?这孩子
要来了,当爷的忽然看见了风
一阵慌乱,揉揉眼,想到
当爷就要有当爷的样子
他要为新生命的降生而欢悦,并在担忧中
变得比搁在屋角的弹簧还要安静

孙子不同于儿子,就像儿子
不是父亲。他在阻碍的苦涩中哼起
河南越调,想起父母
在水泥厂时的困苦。于家属区
的菜地和一棵桃树、一棵苹果树之间
的泥泞上行走
他能记住的事情已没多少

自从田园犬搭上权限狗、加密狗,它们
交媾,这已是另一个世间
而“那些群众的笑语给思想输送了
稻米”,他为回到吃不上饭做着打算
————战火是一条隐身狗
或许会在某个早晨跑过和平

即便结束明智的消极,很多的同时代人
也见不到他同时代的,就如同
那被纪念的陀爷,他子孙的同时代,还有谁
至今仍活在俄罗斯漫天的飞雪中


          ——给简单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