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围 ⊙ 无边无围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大差市》等8个

◎边围



大差市

记忆中那时尚无霓灯。
一瓷瓶酸奶,足以让童年的气味
绵延许久……

外婆的收音机里
还曾有断续未尽的秦腔。
不算远,两站路,或许可听闻。

电车早已驶飞!路口
再多建筑工人也刨不开旧梦。

医院都无法医治的痴恋
只好交还岁月。莫非,另有奇情?

                2021.11.1.




落叶时节

银杏,霎时耀眼了起来。
由青葱而金黄,
一切都变得灿丽。

叶片正被有心人采集,
去为飞逝的生命留下标本。
真的也来不及抱憾!

每到此季,必生慨叹。
不是荒残催醒了人,
公园里,四处飘落的尽是情书。

曾经无人翻阅——
就地坐下来,却会被爱围簇。
笛声因此而格外清越。

           2021.11.5.




快递来的光

订单生成于午夜。
不见客户,只见一团黑。
灵动的手指在飞舞着。

从来,灵魂是没有折扣的。
再多嗥叫也换不到回音。
为当夜的温柔,“请埋单”。

四个城市同时被激活、启动。
济南、成都、福州、郑州。

四个方向投寄来四束光。
快跑!脸已灼红。

        2021.11.6.




飓风

噩梦也被撕成了
碎片!一直“叮咣”作响的
并不是瓦檐。凌晨
被提前了,让半醒的人
无处可以寄身。

昨夜,不,是众多夜
在一齐袭来。朝着每一个
衣衾孱薄的人,边示威
边哀嗥。有如厉鬼
从千年前的古漠上一路杀回。

将要入冬,雪
已耐不住了。飘零四野
也终究要被风吹落向
山顶。再无法阻止那一声声
滔天的长啸了,那是宿罪。

几乎,没有一株草木
可以幸免。疯狂只是为了
让寒冷统治一切?大哭
不能拯救将倾的房子
和意念。红头绳,扎牢些哈!

            2021.11.6.




梦中人

瞬息,脸已开始模糊,
渐渐失去轮廓。
陡然间变了一个世界——
方才,尚还鲜活的表情
一概都被牢牢锁住,
不再忽闪了。
骤寒之夜,纵使守梦的人
也难熬于低温,
在风雪中怯下阵来。
再难辨何处是现实
何处却是梦境,
飘摇的物象里绝无旧识。
从来都是孤独的……
人,本没有前生、来世、
浑噩的替身。
可以相信有鬼,但鬼才相信。

            2021.11.8.




陌路

在地铁内想象地表的繁华,
注定是隔膜的。
(曾披着一中午阳光的
后脊上,往事已然剥落。)
头顶总有交织的车队各奔西东。

班列仍在行驶,再无了汽笛。
人比潜艇下潜得更深时
风景不复斑驳了。
因何上路?记者都无法搞懂的
原始的机密,永远封存着。

人啊,从出生那一刻开始,
就学会了迷踪。并且耽溺一生。

              2021.11.8.




爱乐者

左耳,古琴声;
右耳,钢琴声。
一个早晨都混合着冬日的交响。

“传统”的密钥
装入“现代”的衣袋里。

——从来不曾分裂,依旧和谐。

音符是跳跃的,
人却宁肯是死寂的。
每当枯坐才能独享那篝火般的妖娆。

仿佛在重返荒野
而令身上的鳞甲一片片剥脱。
不再战栗,不再为突然的卡顿深深悸动。

                      2021.11.9.




冬阳

一股寒流让一个世界
变换了面目。飞舞的枯叶
从天而降,铺满着整片大地。

一切像被重新安排了:
凋谢本身,即是一种新生。
不因苍凉而蜕尽底色。

日光在失踪了几天后
又回归原位。此刻,
柔和的注视里有充足的温度。

沁骨的风,不再犀利。
四周都无比清亮、
爽洁。疑幻似重返了童话。

         2021.11.1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