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桥 | 专栏 | 诗生活网

诗人和王爷庙

◎野桥



诗人和王爷庙

我来这里已经迟了
曾经有一百多人,怀着青春和热血
膜拜在一面旗帜之下
他们就是一首首燃烧的诗
我来已经只有二十余人
在二楼的偏厅里,我们开了一次诗会
对着房梁和各自的眼睛朗诵
后来他们纷纷散去
留下我在这里安静的写诗
我知道我会呆得长久
还在等待着什么
我也不会永远留在这里
所有过去,所有诗篇
最后都会是它庙宇上面的
一阵风,一堆云阵
只有它是永恒的
我们从清晰,朦胧,渐至无形

你们谁先来,请叫醒我

阴天。闷热。清静
碧潭飘雪等一只正午的盖碗
满池荷叶在风中荡漾
风把法藏寺的门掀开了
梅间想念寺里的尼姑
要我去问候一下
但没有从王爷庙渡过去的桥
空灵和伊夏都说要来
我们之前把喝茶称之为偶遇
一个人和一只盖碗
在一起叫凝视和倾诉
几个人和几只盖碗
在一起叫惊喜和感动
我要眯一会儿
你们谁先来,请叫醒我

上神

我曾在一首诗里写过
那些在釡溪河边漫步和戏水的白鹭
是我们美丽的妻子一一心中的上神
她们给予并拯救了我们的生活
白狐说在王爷庙写诗的男人
也是来自天上的神
她让我感到一脸羞惭
哦,神啊!我是否将真理
和伟大的心灵传承
看上去我是多么的清瘦
头上已现出了霜迹
这是一场还要持续很多年的修炼
我要睡一会儿。分辨天上和人间的落雪……

十月,缓缓注入一只盖碗

我又坐在王爷庙里
像整个夏天一样
沐浴着木房子里的清静
几小时的心驰神游
和茶水的滋润
把我变成了松木扁上的字
隐着暗香和光辉
木扁在轻微的晃动
把我投入阳光中燃烧



头顶上灯光忽然亮了
坐在王爷庙里的人
开始雀跃起来
而围墙和琉璃上的阳光
看上去更亮
有着深深的寂静
我更愿意到阳光浇灌的围墙下
去呼吸
寻找一只迷路的蚂蚁
要是找不到该多啊
我就会一直蹲在围墙下
和阳光一同隐去



雨轻轻下着
我的眼睛有时看不清
飞过的一只蝴蝶
它飞着就变成了一枚树叶
我有时也看不清身边的人
他们停顿在某一个空间里
还来不及转换
我更加看不清的是我写下的字
它们有时在燃烧
有时轻轻一抹就不见了
如果我多年以后回来
还在这一片丘陵上歌唱
雨轻轻下着
张开了它们透亮的嘴唇

瓷器在我的手指上温润如新

送茶的女子,稳稳的走在
石板上。她手中的瓷器
被秋雨一点点濡湿
她要把这碗茶送到河边的
一棵黄桷树下
那女子安静如花,披着长长的秀发
我只看到她的背影
就知道是一个人回来了
瓷器就像是她的肌肤
在我的手指上温润如新

釜溪河边的白鹭

秋雨下着,对岸的树上
六只白鹭。倒影,隐在天上
我拉近着她们,留下镜像
两只白鹭在镜像中
忽然飞起,滑翔而去
留下的四只,伫立如仙
后来又飞走一只。秋雨越来越稠密了
飞去的一只又飞回来
四只白鹭扬起纤细的脖子
她们是在啜饮雨水
我尝到的雨,有着深秋的芬芳

想叫一声父亲

外面的天气,一会儿烈焰
一会儿阴。树木不管这些
它们绿着,飘舞着
围墙上琉璃不着一词
历史在我的身体里沉思
我感觉我的双脚在行走
冷不防又会掉进一口深井
雪一样的盐巴,埋住了
我的胸口。想叫一声父亲
他早已消逝在锣鼓喧天的川戏中

凝善堂

很多时候它关闭着
里面陈列着玉器,佛端坐在玉中央
并不渡人。门虚掩时我曾向里面打探
怀着一颗崇敬之心
几个人在把玩玉器
表情渐渐凝住
有时一个老者带着三两个
穿旗袍的年轻女子
给她们比划着什么
他露出一脸得意之色
我陷入长长的冥想
莫非大师已重返人间

午后的王爷庙

我沏好茶,靠在椅子上打盹
嘴角上挂着一缕微笑
青花瓷碰撞得心弦颤栗
火车急驰着打开我的胸襟
喝第一口茶会觉得微苦
第二口已是唇齿生香
忽然就来了精神
轻声念牌扁上的诗词
"风生碧涧鱼龙跃,日照青山松柏香"
也会随手操几句散漫
把它们撒给这个夏天

西秦会馆

据说在里面喝茶
可以写出一些关于盐和人的诗
即使不写诗,也可临摹老郭的书法
谈一谈他的情史
父亲最先带我走过一回
但他始终没有说一句活
后来我多次带人进去
只是听导游讲一种模式
朋友说他们对盐有了开天辟地的认识
一一井盐是世上最好的盐
它看上去像一口深深的井

一只浪漫主义的苹果

凌晨五点起来
餐桌上摆放着苹果
顺手拿起一只
在解决它的过程中
突然下起了雨
雨声和苹果一样清脆
苹果溢出了雨水的甜
一只浪漫主义的苹果
失去得那么快
仿佛我已成为它的化身
风靡了整个秋天

漂亮女人

有时你会看见一个人
带着一片阴影而来
她坐在椅子上不说话
吃着她的影子。阴影更深了
灯忽然照亮了整间屋子
你才发现她是顶着荷叶而来
这个漂亮的女人
你该叫她水,还是水珠

大快乐

你把它缩小到一个餐厅
满足了对美食的欲望
你把它缩小到某个女子
得到了爱的滋养
后来你把它扩大了
一一在一群诗人中间
你爱上了一面湖水
但你还会想起那家餐厅
在龙都广场的一座楼上
想念那个女子,愿她一生美好
你还会和几个诗人相见
欢喜是沉淀之后的欢喜
胸襟是迷雾散去之后的胸襟
快乐已无须用诗来表达
真的,是一种大快乐

城市里住着诗人

一个小而平静的城市
出现了几大堆诗人
一堆喝酒,凭酒劲要翻过矮子丘陵
一堆在大山铺盗取龙啸
燊海井拈雪盐
意在穿越远古和历史
一堆在沱江上划船
船划出去很久,还在等红日高照
一堆向天边行走,几乎就要走散了
你只想成为树根,嵌入土地坡
坡上又多长出了一点慈悲……


致亲爱的朋友

为什么你一直都在努力生活
写不出一首诗
为什么你每天都在写诗
没有一首诗是给自己的
为什么你会用物质埋葬真理
为什么你喜欢走入一场场虚无的狂欢
为什么你不在黑暗中坐下来
让破碎的自己回来
为什么你写着却没有心的在场
心的幽谷
为什么呢?!我亲爱的朋友
你真的让人心疼。让人挂念……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