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文艺复兴(8首)

◎叶蔚然



◎东北文艺复兴


这个说法不准确
东北这嘎一直就“兴”
不用“复”
你说我们这些一直在写的
不支楞起来
能行吗
作为东北爷们儿
必须行 不能不行
我们必须是写得最好的
否则就没人
配得上这个“好”
我说的“我们”其实是说 我
因为这里 我还没找到和我一样的
写作者
这个名单
都是空缺
——所以我不想把这个奖现在就颁给我
(早晚会颁给我)
我的名字暂时用“无名”
代替
作为一个 一直在写的人 我觉得
没什么是我配不上的
就像此刻啊我在辽东半岛
最南端
海边的咖啡馆
写下这些
一抬头看见窗外
闪亮的海面
我想到
“宇宙尽头”
几个字  
“宇宙尽头” 太棒了
(中国人不骗中国人)
我觉得我配得上 宇宙尽头


◎无限循环


看了个系列的短视频
就是频繁更换
女朋友的那种
每次都全力以赴
然后结果一定是
会换    乐此不疲
看了大约半年
十个八个女主角是有了
个个年轻漂亮
有活力
突然有一天
我嘀咕了一句
——不腻烦吗
每次重启生活
都意味着
周而复始
再来一遍
我相信活着也是这样
许多人能活更久的本来
一定是累了
自愿了结
想到这些 是真觉得没劲啊一切
然后又看了看
这哥们儿的更新时间



◎时空伴随者



“晚星就像你的眼睛杀人又放火
你什么都没有说 野风惊扰我”
事实上
之前的 “灵魂舞者”们终于等来了
这首神曲的副歌部分
——毫无违和感 
他们是
《乡村爱情故事》里的霍云龙
《白日焰火》里的廖凡
《山河故人》里的赵涛
还有《树先生》王宝强
舞步忘情 不羁 六亲不认
病毒植入式的歌得以流传
是需要讲好一个故事的
讲好了 就由它去吧
——我们看到那么多年轻漂亮的女孩在独舞
在东北 华北 在五线城市
(她们讲 这样的参与 有着
“满满的高级感”)
在此刻 大雪和病毒围城的前夜
我们也做不了什么
耳边响起《漠河舞厅》
就看你
废墟上起舞吧



◎消息


哲学家走了
微博热搜第一
基金高管走了   四十岁   管着六百亿
然后呢本轮疫情 截至今天
除了津沪晋粤闽桂琼新藏皖
其它都有了
怎么都是坏消息
上午我把我们这片儿联通 负责修宽带的
给骂一顿 太豪横了这不能修那不能修的
我告诉他  别来了
换移动了
挂电话觉得没必要
这算好消息
会控制情绪了
也争取活九十
晚上吃点健康的



◎酒酣处 好为人师



你画画的  你得这样
你得搞点观念
样式上别总局限于架上
也考虑考虑身体啊行为
考虑走出来
别一根筋
搞搞装置啥的
实验一点
记住
——要激活你的语言
啊啊影像也行
呀卖迭
你可以
什么你说“日本女优给人的感觉
就是这个世界真美好”
你可以你可以
这是诗啊
就冲你能说出这样的话
喝一个
你可以写诗



◎写怀


别跟我说诗
我的血液是诗
别和我比诗
头皮有点发麻 但它们是诗
是的 年轻时 头发老好了
乌黑浓密
现在完犊子芭比Q了但被打理的很干净
是用了超好的洗发水
(辅以六味地黄丸)
拒绝油腻 从我做起 捍卫中年男性之尊严
倔强驻立 因为每一根根一直是诗
每个汗毛孔是诗 每个毛细血管是诗
骨头 皮脂 淋巴是诗 
内脏 脑髓 泪腺是诗
呼吸是诗 哽咽是诗 
半辈子是诗 一辈子是诗
上辈子是诗 下辈子是诗
别跟我说诗人
你才是诗人
你们全家都是诗人
已然是诗
不用再是诗人
一定冠以诗人
OK待哥心情好点 不较劲了 也可以
但诗人是无冕之王 出门不戴帽子
绝逼不戴 尤其绿帽
这才哪儿到哪儿
虚岁48
人生开挂
状态上来
血脉喷张 
百骸沸腾
我是谁啊
叶蔚然啊


◎皮耶罗


引“须校士噤讳猖”
给出时代背景
以介绍华北浪革乐队的
民间乐评人 
多次提到他们的每一首MV的混剪
算是特色 我喜欢混剪
但不是这些名导风格化的碎片集合 
我其实是 更喜欢以抖音和快手为素材
的 ——荒诞有趣的
土味混剪   那真是气势恢宏 荡涤灵魂的叙事
现场感十足 
又令人 无可奈何 黯然神伤
是啊看似 谁都改变不了这个现实了
只等梦醒时分 好好告个别吧
人生真的只是经历
每一帧都需屏息回看
很想给这些图 配以庄重的红幔
再用PS的办法把自己重置于C位
(追光灯下 独自伫立
像洛可可时期 华托笔下 手足无措的舞台小丑
或者锦衣侏儒、哑巴乐手) 
欲辩已忘言
——如果 诸般皆为幻象
 该给它配点什么音乐呢


◎没用先生你好


在更多的人事变迁面前
在更久远的时间面前
矫情的人 很容易失语
慌张 陷入虚无 对曾经
坚持的 视若信仰的
怀疑 对存在的价值
意义 彻底否定  其实
不用怀疑 也就是无意义
反复编排 记忆里的你
去掉不喜欢的  让你尴尬的
片断  臆想出还算合理的
情节  没用 篡改你的
台词 没用 给旧我欲望镀金
那充其量 也是金色的一团 没用
不管向后 向前 向外 还是向内  
怎么看都没用 没大用
握手 没用先生 没用同志
“嗡嗡叫 几声凄厉几声抽泣”
穿越过去与未来  必
灰头土脸—— 别读我诗 别读我诗
别读我诗 读我诗 读到这里
没伤及你吧 不是我本意 
不是我本意 不是本意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