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阳光正好,不用开灯

◎烦了





于这种已经成名了,牛逼了的人,你就认为他们说的啥都对就行。你理解不了,那是你没到他们的境界。你有你的想法和态度。他牛逼任他牛逼,你我还活着,就还在经历,就还有牛逼起来的可能性。每个成熟的诗人都有一套自己的办法来理解这个世界。所以没必要去纠结。更何况,他也张不开嘴了,于是你说啥都对。共通的感情不分对错,错的只是来不及去体会,人就没了。在这短暂的一生里,如何浪费掉每一天,是最让人心碎的。

论哪一首公认为经典的诗歌,怎么可能没有目的和意图呢?从古至今,没有这两样的诗歌,你能挑出来一首?
最重要的就是要爽了自己,至于其他,都是扯淡。我存在我发声,这是最基本的目的和意图了。
诗歌没有那么清高玄幻,就是傻逼也有想写诗,想抒发一下的冲动。写就完了,一划框,就完蛋。

生关系,文学和政治。谈不上谁为谁服务。只要他在创作的时候是无我,有光,怎么能是不纯粹的。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必然的结果。你唯有离开,才能去评论和批判。身处其中被裹挟着,只能在创作的时候断开,回归真我。
有时候想,搞艺术的其实最幸福。全是给未来的诉说嘛。

看了一下帖子的题目,是谈诗的语言问题。这种问题,唯有去试错。理论和诗歌永远隔了一条银河。
试错的成本,就是时间,往长了说就是时光,再长就是一辈子,成本很高。也没有捷径。唯有多写。你写的别扭了,自然就知道什么合适了。但这里没有对错。这是因人而异的。

歌的理论永远无法去超越诗歌。它无法走在下一首诗歌前面,所以我一直很厌倦去讨论理论。理论无法去主张,诗歌可以。这里是有从属关系的。一生很短,何不用来多写好诗。至于理论,留给那些写不出来好诗的理论家吧。



何必去担心

过去的何止十年
烂掉的何止诗坛。不必杞人忧天
过去的十年你如果观察过
甚至再向后拉几百年
你会发现诗歌
从未断过
你会发现诗歌
从不是必需品
合格的诗人,永远只能是少数
我希望你是
一个合格的诗人
我不希望人人都是
一个合格的诗人

   2020-1-10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