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因 ⊙ 海因专栏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身体里的虫(12首)

◎海因



身体里的虫

      因


落叶已无愁


脱落,坠落,失位,败北……
应该还有很多词语可介入这场严寒
在这场严寒中
所有的枝叶不再相信“挺住”的意义
都不假思索的跳了下来
那形势,很类似集体的逃逸
轰然崩塌
溃不成军

偶见的一两片还高举在枝头
又有什么意义呢
叶不成叶
林不成林
特别是在这场严寒中
一两片的坚持
不解心头寒
难消当世苦
让行走的身影不得不卷缩起来
不得不学会示弱
就像这遍地落叶

20211101


西风乱

寒风过后
村庄就会下陷
一层白雾在原野上铺得很开很开
空间拉大了
人和土地和时间的那些恩怨
就会
淡漠下来
就会变得无足轻重起来
剩下的就是这寒冷了
以及如何能躲进古诗中
分享古诗里残余的
那一丝丝温暖

20211103


不会说美人

我曾经无数次丈量一棵草的高度
却从不为一枝花献上回忆
特别是在这无边的严寒里
有多少草的坚韧
就有多少花的枯萎
虽说“花是美人真身”
但我不会说美人
只知道草在冬天落难
命势苍苍
坚硬如铁

20211103



荒诞演出

从此你的生命就与危险连在一起了
走与不走
抑或折回身走向原点
都将无济于事

但这不是与绝望有关的故事
也不鼓励人们就此沉沦下去
在未来的某个时间某个空间内
会有事故发生
不幸的是
你作为主角参与其中
恰恰你又是个不管不顾的狠角色
几经运作
把故事的结局给说穿了

接下来的演出都是荒诞的
死者未死
生者无望
就像一盘散沙
堆积在一条并不宽广的
官道旁

20211104


垮塌和重建

让一片绿在废墟上生长起来
让绿吹响口哨
转告其它绿

所以我坚信
与绿有关的事业都是一场重建
与重建有关的事业都是毁灭

也许还可以有另外的设想
但我真的不会了
“毁灭”和“重建”就是我
思想的全部了

20211105


一只鸟毙命于阳光中

有多少光明就会有多少黑暗
有多少飞翔就会有多少死亡

请看看你惜如生命的蓝天吧
一只鸟死在开阔中
有吉祥的云团
有耀眼的光
有仰望
有期盼
这些都是厚重背景的一个部分
是背景密谋的一场杀伐
被阳光漂白了

接下来还会有飞的故事
直线上升的
曲曲徘徊的
或者静止不动的
让飞成了影像
成了污点
在开阔中

20211105


构架

说不出的一种心酸
突然就失效了
身体被冷落
如抽取主旨的行文
失去方向

我们将如何表达这个世界呢
就像在僵硬的尸体旁燃起篝火
渴望着温度能迅速附体
给世界一个动态
或者舞蹈
或者扭动
或者一动不动地杵在那里
以便得偿所愿
形成一个构架

世界还是那个世界
死亡还是那个死亡
然而身体已经杵立那里了
这也许就是那
最后的表态

20211106


身体里面的虫

终于捕捉到了那个声音
声音很冷漠
也很残酷
从无到有
从内到外
一条博大的虫子
在作业

我能想象到的恐惧都是致命的
一阵匆忙
几度徘徊
或久久的静默下来
了无声息
绝望的
无以伦比的
虚无的虫子啊
很快就会从我的身体里爬出来
真不知它是见光死
还是从此遁入玄学羽化了
成了神仙

20211106


德州。。。扒鸡。。。

就像有许多凤凰被射落下来
凤凰来自商朝
陨落在德州
干净如镜的黄河水曾记录下这一切
但也仅仅是记录
凤凰变扒鸡的历史
不在主流语境中
呈遮蔽状

怎么样才能够找到德州与诗的关系
或者把城中污秽给过滤掉
一个澄明的德州
交付于几个小人物:
他们是李庄、书恺、海英等等等等
他们从城中走出来
随便几笔
就把城市改良了
就像古贝元
瞬间升华黄河水

一个向回走的德州越来越简单
越来越生动
越来越写意
过往的历史凝聚在扒鸡上
扒鸡成了下酒菜
醉眼朦胧时
老德州的韵味像酒香
让人迈不开脚步

20211106



白马记

一个乡村少年的生日
就是一匹洁白无瑕的马
那匹马早早就从晨雾中奔突而出
在最漫长的道路上
渐渐飞翔起来

没有边际的贫寒
无穷无尽的白马
不计成本的飞翔

我一直在想
该用什么色彩描绘飞翔呢
或者把它放置到更传奇的背景中
飞是一段历史
渴望属于另一段
当然不会考虑回忆者的尴尬
这一切都是为了观望者
让他们看到
贫穷是如何止步不前的
以及飞的决断
飞的脱身术

20211106


规定动作

迄今为止
我们已完成了所有的飞翔指令
依据经验
我们更喜欢飞的恒定状态
不升不落
不仰视也不俯瞰
那种与众生保持平行的规定动作
一直诱惑着我们
飞向光明和大同

每一个飞翔都是不被超越的
每一次飞都是成功的
以及飞行中的晕眩
飞行后的失落
为什么要降落呢
结庐在人境
身形一天天萎缩变黑
成了尘埃中的阴影
此情此景
还有人会相信飞翔吗

20211106


飘扬或跌落

看看枝头上那些枯黄的叶片
再看看那脆弱的、不堪一击的坚持
一个集体的宿命
在轮回中
或者在西来的寒风中
生命在飘扬或堕落的尴尬里
变得畏畏缩缩
空洞无比

2021110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设计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10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