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文学院第40届中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诗歌小辑

◎左右





鲸鱼安慰了大海
燕七 湖北

不是所有的树
都能在自己的家乡终老

不是所有的轨道
都通往春暖花开的方向

不是所有的花都会盛开
不是所有约定的人都会到来

我知道,是流星赞美了黑夜
鲸鱼安慰了大海


燕七,女,本名蔡英,已出版诗集《月光火车》、《鲸鱼安慰了大海》。





冬日河边
罗晓玲   广西


草木深沉
我看到杂乱中掩藏着孤寂
我认识这些孤寂
它们当中的一些已经潜入我的身体

河就要干涸了,水声暗哑无力
河床祼露
随便扔个什么石子
都能击中要害





罗晓玲 ,瑶族,广西贺州富川瑶族自治县人。有作品在《民族文学》《诗刊》《散文选刊》《飞天》《广西文学》《四川文学 》等刊上发表。曾获贺州市文艺创作麒麟尊奖,2019《广西文学》年度散文奖等,出版个人诗集《月光照在黛瓦上》。





海葬
铄城  山东

想好了
死后就和大海在一起
这样的棺椁,最值得信赖

 
一起澎湃,一起安静
一起拥有日出和日落
所有岛礁和沙滩,都有温度,都应一再守护

 
如果你遇到一条最强壮的鱼儿
你要相信,它的脊骨里
会有我残留的钙元素

会有一滴温暖而又咸涩的雨水
落在你的脸上
你要相信,眼泪也有来世

如果赶巧在春天里遇见一场冰雹
那是我从骨灰中,再次取出的舍利
请原谅,它还带着罪

铄城,本名解品军,1976年生,祖籍山东沂水。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石化作家协会会员。有作品在《诗刊》《上海文学》《星星》《诗选刊》《诗潮》《延河》《山东文学》《地火》等报刊发表。






雪泪
喀纳斯小猫  新疆

走了很远的路
一个人
一面走一面抛弃
直到一无所有

穿过海洋
飞过天山
越过戈壁沙漠
终于 走近了你

把所有看到的衣服都穿在身上
把所有捡到的袜子都套在脚上
夏春秋冬
一脚迈进了世界尽头

在只有白色的世界
每一次呼吸都为面前的天空吐出了云
双腿陷进望不到边的雪原
不管往哪里走都不会重复别人的脚步

一抬头
雪花落入眼眸
还没看清她的模样
冰冷瞬间融化

一眨眼
泪水暖暖的渗出眼窝
划过鼻尖已经冰凉
它犹豫了一下又更饱满了

一滴泪
就这样落入雪中
还没看清她的表情
就融入了雪变成了雪

远方的远方
不该是陌生的门当么?
为什么你把我的身体冻僵
却融化了心里的冰

原来泪流在了哪里
哪里便是故乡了
终究一生
我们都在远方寻找回家的路



喀纳斯小猫,本名王珏丽,生于山东青岛,现定居新疆阿勒泰,新疆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四十届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毛泽东文学院第七期、上海创意作家写作班第十期学员,散文、诗歌作品偶有发表。






一只秋天的七星瓢虫
紫藤晴儿 山东

不知道它从哪里来,高铁之上
秋天的原野
我有陌生的地名
被苍茫渲染的时空它是唯一的
靠近我的翅膀
它先是轻轻打开翅膀又合上落在在我的胳膊上
金色的语言它拥紧了沉默
轻轻地跑动,它在向我亲近,还是向我逃离
我怕它很快从衣服上消失,传递给我的像孤独的深井
赶紧想捉住它,它便一动不动让时间停止
秋天那一刻在它的翅膀和星空之间
无声无息
即便高铁向前,我也会觉得秋天都被它统统收留
或者和它站在一起,美如静止
我有被它隔绝或者征服的爱
物欲横流的世界我才发现
它可以越过太多:
比如喧嚣
比如辛劳
比如得失


紫藤晴儿,本名张楠。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参加鲁迅文学院第四十届高研班、首届齐鲁诗会、中国网络诗人第二届高研班、山东省第十七届(诗人)青年作家高研班等。著有诗集《返回镜中》。




这个夏天,我们从南春村走过
邓西 海南

我们从南春村走过时
她并不知晓
成熟的番石榴掉了一地
稀疏的格桑花,摇曳着细腰
风眺望从路那头,远远晃过来的一群鹅
勿忘草走了很远的路,眯着眼站在阳光下
情毒花渴望指头柔软的,缠绕
紫红色的桑葚从唇边甜到了心窝
那甜像水晶鞋一样绊住了我们

我们从南春村走过时
她刚刚醒来
鹅伏在火龙果的阴凉里
梦在她的颈脖上环绕
我们轻手轻脚,我们屏住了呼吸
我们想捉住梦,看看里面的事物
——
那事物像一面镜子,映出南春村的夏天
稻子和金黄的草垛,在天空下冥想
头顶着蓝色,像一汪海洋
绿豆老冰棍,在池塘里融化
麻花鸭子的脚蹼变得冰凉
一些事物不是事物本身的样子
而另外一些恰好是事物本身的样子
一条很老的黄狗尾随我们,走到了村口
它盯着我们
怀疑我们偷走了村庄的夏天



邓西,中国作协会员,已在《儿童文学》《少年文艺》《十月·少年文学》报刊发表中短篇小说,诗歌等两百多篇首。曾获2015年《儿童文学》擂台赛银奖;第二届“接力杯曹文轩”儿童文学小说奖银奖;(2018-2019)海南文学双年奖新人奖等奖项。已出版长篇小说《路过一棵开花的树》《鲸歌岛的夏天》等。




鲁院闪念
刘山  甘肃

我来晚了,最妖的几朵早随风隐去
天空低垂,大江东去,只有风能代替言语
那时年少,志气远大,雨后长虹直挂千里
追逐的一端自西北,一端去天涯
后来行人和飞鸟相背而驰,南北匆匆
我们收拾白昼的疲惫,日落时驻足
它们仍从头顶的夜色擦过,穿行在明月中
 
飞鸟向林而投,中途又折回来
行云停下脚步,端起的酒杯也停住
落日照大江。此刻,全部投在酒面上
那满满的金色荡漾,整个世界
在等你盖上着辉煌的图章
一饮而尽,天空剩半个弯月亮
 
云海星河无限深远
梦里又听见道别的低语
醒来后只有树木摇动的风声
年少轻狂,围炉煮酒妄自指点江山
如今,一人空对酒杯无话可说
那一日用力拥抱后,各自转身
旷野上的云彩越飞越高
 
 
惯走的小径今日空无一人
古树兀立,像一束寒气直刺天空
去年寂寂死去的植物,尚未醒来
旷野沉默,风把云朵吹得更低了
 
闭上眼睛,想起旧人旧事
白昼已尽,吹开花讯的风强劲却不恼人
人散后的月亮,顿生无聊
人世太深,花开尚浅,不可辜负
且与桃花谈艳事,同小人论短长
做秋天里的俗人一个




刘山,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甘肃省文学院签约作家,甘肃“诗歌八骏”之一,曾参加诗刊社第33届青春诗会、鲁迅文学院第四十届中青年高研班。作品散见于《中国作家》《诗刊》《北京文学》《星星》《上海文学》等文学期刊和多种诗歌选本和文摘报刊,著有诗集《春风痒》《病中书》《甘肃赋》,中短篇小说选《阳光不锈》等,曾获甘肃省敦煌文艺奖、黄河文学奖、甘肃省杂文评选一等奖(第一名)等奖项。


鬼话
羊咬鱼 安徽

每一场
都陷入无可救药地 重复
泡沫在空中飘散
身体里,宿的鬼
蹿出头与尾巴
桌对面的人看不见
他们兴致勃勃 兴致勃勃
谈论着酒与女人
以及空荡荡
它 灵敏而庞大
它 模糊而猖狂
从甲身到乙身到丙身到丁身
像击鼓传花
跳跃  戏耍
没有人在意
你说着人话
还是鬼话
           

张扬,笔名羊咬鱼。出版有《抱琴》《悠城悠客》等数部散文集。在国内有关文学期刊、报纸发表作品。编剧数部戏剧作品并获奖。曾获安徽省第十一届“五个一工程”优秀作品奖。入选安徽省首批优秀青年文艺工作者“551”选拔培养计划(文学类)。   




皮影人间
方磊  北京

伏笔一埋就是千年
动物的皮囊穿越光影
雷声从今天的身体跳跃而出
荒寒春秋
江湖无常
手指拨动
千古人间的纹理
皮影精灵般闪动
声乐舞起
古旧幕布上映着
巨大的荒寂
年久的皱
沉默地望着今人
连同他们斑驳的面目
 
 
帷幕千年之隔
向黎明流向日暮
每一滴雨水都清晰
人间世态
幻化如影
某一刻
那薄如蝉翼的光
刺痛了我的眼睛
曲终人散
帷幕又归于雪白
一无所有
一尘不染
走入幕后
遁入时光
皮囊躺下
满目苍老
 
方磊,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金融作协会员。北京“无规则”摇滚乐队前贝司手。作品散见于《十月》、《花城》、《飞天》、《黄河》、《广州文艺》、《安徽文学》、《福建文学》等。曾出版发行短篇小说集《有呼无吸》、《走失的水流》、散文集《光影》。传记文学《繁星之下》、《逐》。散文《八月读海》被选入中学语文课外教程《文学大视野》(高一分册)(山西人民出版社)。



渺小                     
李玉明  黑龙江

我家东边14公里是一座寺院
南边500步是一个小教堂
西边3公里是一个尼众道场
香火缭绕,人声鼎沸
上边是天,时有云和雷雨
下边是地,长着树和蒿草

我每天匆匆
在众神与灰尘之间穿行
上班,下班
买书,买菜,交费,接娃,熬夜写作
我只想也只能活成
人的样子


李玉明,1976年河北省迁西县生人,大庆油田工作,中石油作协、黑龙江省作协会员。与人合著诗歌散文集一部,独著诗集一部,作品散见于《岁月》《诗林》《石油文学》等。获得国家保密局中共中央保密委员会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征文活动报告文学类一等奖(独著)。



母亲很多次偷偷读我的诗
左右  陕西


母亲喜欢读我的诗,虽然很多她看不懂
但每一个字都读得很慢,老花镜不知擦了多少遍还在看
我不让她看并跟她抢,她就跟我干着急
有时候忘记了给父亲做饭,挨了父亲的骂
有时候像个小学生一样看着,看得我心疼,并开始
把家里的诗刊和报纸藏起来
她好多次趁我睡着了或者不在家的时候,搬上凳子坐在院子里
一边读一边翻字典,读给脚下正在啄食的小鸡听
读给凳子下斑驳的树影听
读给来往的路人听
读给立在她身后默默抽烟的父亲听
有时她发现我出现在门口,就会红着脸读,读给我听


左右(真名),1988年生于陕西山阳,曾参加《诗刊》第32届青春诗会,已经出版《地下铁》《命》《原谅世界不再童话》《孩子都是天生的诗人》等作品集15部,有部分作品被译介到欧美、日韩等国,曾获柳青文学奖、冰心儿童文学奖新作奖、延安文学奖、紫金·人民文学诗歌佳作奖、上海市作协幼儿文学奖等多种国内奖项。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