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子 | 专栏 | 诗生活网

鲜绿

◎弃子







《驳船即景》

沉默中,重又浮现的事物。
一个休渔期傍晚。几艘驳船
像满含等待地挤挨在一起;栈道旁
有人从乌铁罐中刮出拌着油灰的麻绒
捻喂搪浪板上新生的缝隙
并为甲板罩上一块粗砺防雨布——
置身在那一如既往的形象中。
而你在这傍晚的等候室
也像有所等待着。恍然间
似有一道舱门在风中洞开
窗框下因钩挂住一副救生圈的阴霾
而得辨认——
那曾是父亲不得不卖掉的驳船
在经历了漫长的跌宕之后 
兀自亮着一盏昏暗的壁灯——
一种沉默而粗砺的灵魂
仿佛永远知晓从那道昏暗的舱门
拾级而出的身影,将置身何处
一如知晓你心中有过的
这粗砺一幕,像一个重返故地的人
谢绝投宿在这熟识之地。

2021.11.21



《常识》

你的心中有着不可避免的粗砺
一如浓雾散去中的码头
有人曾将一件崭新的雨衣
遗留在等候区
有人只身离开,而后再无他的消息。
一如落单的
都在向着断落后缠满了藤壶的桥身齐集
当这傍晚的潮水退去
你能体会这其中
有过一种不可避免的生活
就像有着一种情义,一种无言。
然而还得说出些什么
当心头的水位线开始漫过之时。

2021.10.15



《在玲湖》

如果是夏日,一个人踱步林中
那后来的傍晚
可能是和远道而来的人喝酒
就像院墙里一排粗枝
顶端的锯面完好
一串新腌制的花鲈倒挂其上
接受半信半疑的天气
“而我怎么会去埋怨
花鲈已没有过去的新鲜。”

2018.11.28



《年轻的先知》

试着在红嘴鸥栖停的时间中踱步
把自身不可一世的幻梦
也搭筑在岬角高耸的巢穴中
不可能轻易跃过的人世

隐含着细雨时静至的鸣叫——
你自觉已踏上了甲板
而晨光依然驻留在出门时
那道谆谆的缝隙中

你曾经缄默,像一个年轻的假先知
在永是湿漉的码头边生活
心绪颤颤 偶然的浪迹
如伸出了对翅——

你自觉这一切必将在缜密中沉落
自挥霍中回归
仿佛已只身度过了这片海
而心绪停在胶黑的岸上

2021.11.14



《雨》

    “要欣然写下第一句,而非每一句。”


是他们的铁皮鼓一路敲打得低沉
又不失节律
像一袭灰暗的雨飑
贴着猩红色海岬
而我远远跟在这后面
像葬礼上掉队的人——
如果我是小丑
我会烧掉自己的房屋

2021.8.5



《仿哥尔》

“我的眼睛燃烧在你的墓地
像喝空的牛奶瓶盛装过你的浓酒。”
但薄风正拂过草场
形单影只的
化香树,吐沫蹒跚的葡萄园——
这个下午不同寻常
一如普通的诗神盘坐在你身边
诉说他刚掠走了一颗绝望者的心
那称之为怀念的无非矮栅栏
锈迹斑斑的挥镰舔舐过荒草丛的记忆。
一个冒出大汗的诗神
曾是一个年轻的挤奶工
有着一对命运般啼听的耳朵——
而他正试图从易朽的落叶中
耙回一个声音
一个从未远去的声音
并以此分担你的静默。

2021.5.15



《鲜绿》

悲伤的游逛没有目的
终日游荡在家园之外
出没于废车场和肺科医院背后
泥泞的荒野
仿佛成了自己的丧家犬

一如松动的酒瓶中
原本的香醇已变酸涩
悲伤的游逛没有目的

2021.7.5



《为一个年青逝者》

你的死更似事件
或至少是某种
警示
但不安的只有你的马
在夜里无端战栗
难以入眠——

晦暗中
有人眯缝双眼
以为这一切是狂风的缘故。

2021.4.27



《火焰》
      ——给YX

终究,诗不会给我们带来什么。
不像命运,有着促狭的
拐弯,滞留
或惜别,但永不折返;

也无关火焰,在所有颠簸上路
的家当之中,像是生活
(但这就是生活……)
不忍再吹灭的事物;

无关遗忘,如雪皑皑的火舌
曾染黑了横贝¹人休憩时
手捧着的搪瓷杯底部
既而与那深秋崖盼的巉岩

形同一色——落日
已自广袤的草岗尽头吞噬成风
谷地中一抹扬起的烟尘
却显安详;而并无伤感

薄暮笼罩时,
有人想起老家吉祥纳福的门联。
漫漫路途,已从一处石阶跃上
轰鸣中的班船

但并无道别。终究,
诗也不会给他们带来什么
当它停靠 ,
      带来这暮晚的消息。

2020.11.14

注¹:横贝,村落名,出生地。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