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圣节

◎叶蔚然



◎诗的起缘



爱我的人  离开我的人
都会回来 在过去的每一天
未来的每一天  在此刻
在星空傲游  在我说过的 五维空间
他们以四季轮回 昼夜晨暮 来启示我
——凌晨 我看到的 平流层里的摩天轮
黄昏 我看到的 金鳞鳞的大海
全都是他们的 摩斯密码
遭遇过和即将遭遇的风景 都是密码 
他们继续以这样的方式爱我 守护我
握我的手写下这样的诗 是的 没有什么是我的 这辈子 我的爱 怯懦 匮乏又无力
如果有一天我不在这了 
我也想以这样方式  用力爱你



◎活成笑话就对了



敞开了活 用尽全部
已经很努力了  生活里 你还是活成了别人眼中的一个小丑    路人甲   一个无足轻重的小品演员   一个东北人
那么索性微笑 这正是你的高光时刻
索性微笑 冒失也好荒唐也罢 在全部的社会性死亡现场  你并没有缺席你生命中最重大的赛点 (失败是后来的事)
——重要的是 过程与仪式感
“啼笑皆非 我自有意爱空山”
如这般写诗 逾矩  只当是庄重地书写一个笑话
谁不是活着活着 就活成别人口中的 笑话
从小到大   “我”活成“我们”   生怕落下
避之不及正中下怀
谁不是《世说新语》里奇葩的人搞笑的人古怪的人
不疯魔不成活
不是笑话 你怎么想想之前的事  就笑了
笑逐颜开 笑中带泪 活这一生   反问
你能标记几个关键的瞬间
不是笑话 
怎记得离别时你回眸一笑动人心魄
不是笑话当所有的人离开你的时候
你如何能独自生活于你的江湖 笑傲着你的前世今生




◎搞得很分裂



写诗没必要掏心掏肺
样子很搞笑的
你知道不
诉心酸也不能搞成诉苦大会
谁在乎你
这是看脸的世界
诗歌也是有“脸”的
你怎么搞这种卖惨的行当
捅开自己
给别人看你的
脏器和下水
怎么可以裸体驻立
你坐下
少写
少发朋友圈
一把年纪
语言要端正
现在这样很不好其实
提醒你
虽个性使然
人都超越不了局限
虽不在乎别人笑
但是还要有这个
自觉
有界限感
分寸感
与人相处
有安全距离
写诗如说话
应理性
不放纵
以上是我身体里的另一个我说的话
我刚把他砍了



◎饭否



去年斩百首
今年明显不灵了
十月末
得五十首
若上溯到十年前
年   三五百首
不在话下
——就是每天都在写了
是写写写写
写写写写写写
若画曲线
有娘们儿的 时期
高昂些
没鸟事儿的时期
激跌
看官莫笑
(想当年承蒙圈子同仁厚爱
得二三影响甚微诗歌奖与提名 行走江湖几日
2014-2016的样子
自己当时还觉得是回事儿呢
其实谁知道
谁在乎
想想正常
谁有空了解
一个不美且无趣且荒弃了的灵魂
搁我
也无暇关心同时代谁写了什么
不关心年轻人写了什么
不关心巨擘们还在写什么
爱什么是什么
只写自己)
很快又陷入自嗨
独自舞蹈
写写写写
写写写写写写
写写写
写写

我琢磨着
写作必是雄性激素水平外显
也敏感对应周遭 命运的一个关联
中医怎么讲 ——头发 为肾开的花
诗也是
我的花
这一说 发际线后移的我 再次陷入痴迷的“打字机模式”
想到
三十不立,四十仍惑,五十,一枝花,六十带安卓耳机听“万能青年旅店”不闻其它,七十争取绕啊绕 绕啊绕 绕回从心所欲,偶尔逾矩 也贼开心
从今以后
争取多读点书
暗地里
也顺其自然 勉为其难
从今以后  才是真正的  淘汰赛
即便是延迟退休也仍能享受国家退休金至八十仍可诗  我所愿也  嘿
你可以讲此刻 “青春阖上了巨大的睫毛”(我四十岁的诗)你可以说现下 这是个无人机噼里啪啦 坠毁模式的时代
也可以说是自身一直抗争谋求解放不困于什么 不被束缚于什么 彻底放飞的一个状态怎么讲:
诃佛骂祖
诡衔窃辔吧
我裸体丢当的 油腻且欢愉且欣慰独自打马过我白云悠游烂俗的天空即使是黑夜的天空也如巨大 水墨之花晕染开来——无比绚烂
想想痴迷无限
老叶自是又嗨了



◎2034



嗨 你耳畔还在萦绕着2021年那个秋天的歌吗
“晚星就像你的眼睛杀人又放火
你什么都没有说 野风惊扰我”
想像自己还“年轻”    当然这个“年轻”
和你之前拥有的那么多“年轻”不可同日而语
想像自己还是在下班的路上 
对面城际高铁以800的时速扑来
傍晚啊车窗映射你依旧“年轻的脸庞”
还有1年零4个月就可以领到退休金想想就开心 于是你唱出声来  “请转过身去再惊讶
我怕我的眼泪我的白发像羞耻的笑话”
于是傍晚车窗映射了你们依旧“年轻的脸庞”
应该不是梦境了也不是幻觉那是你和你年轻的姑娘啊她还含泪静静地坐在你身旁



◎万圣节



这个人越狱十天了  
(是什么驱使他 逃离母国?)
在异国服刑九年   视频里
他攀上监狱六米高的墙体 从那个上面摔下去
躺在地上十余秒 待缓过神后 遁入暮色 
通缉令里 有入监照
也有其脱逃时 穿的几件囚衣的图片
提供线索 奖十万  缉拿归案 奖十五万 
在荒野 大批警员 村民在搜捕 
也有说他往北去了 进入到蒙古   
——谁能和一个亡命的逃犯共情?
那是不对的  有人说他之前是特种兵
——不写了 今夜是点南瓜灯扮鬼的日子
现在拒绝过洋节 —— 也不写了
东北降温 今夜零度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