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半等22首

◎雨人



北方的白桦林
 

久违了   白桦林
在布尔津的早晨
车穿行在桥梁
两岸是耀眼的白桦林
河水静静流淌
宽阔的河滩上有一对青年
骑马缓慢并行
这使我想起东北的白桦林
在深秋的森林
白桦林的身影
如一群少女
一闪
消失在丛林



 

在我眼里布下一张网
无非落下:
枯叶、灰尘和蜕下的蝉壳。
我并不能——



影。


在梦中
我任由他们:
那些死去的人,
我曾爱过的人,我曾恨过的人。
在我的身体里



去。


花非花


今年元旦没有像去年
下了一场大雪,“新娘新郎打马过来”。
天格外蓝
如遥远的东北尽管有耀眼的太阳依然寒冷。
不知为什么
我的诗中充满死亡的气味。
那时最后一排七十年代红色的平房还立在那里。
现在替代它的
是一排铁制的健身器材。
我带着洋洋
在那儿玩耍,他一点也没感觉缺点什么。


"黄花郁郁。
苍狗白云。"
我能告诉他什么?
比如说:向阳的一面叶子很绿
照不到的地方发白。
再比如说:上楼的台阶和下楼的台阶是一样的。
对我来说:
一个人玩牌或左手与右手下棋
和独自一人写字或画画是不一样的。


椴木


当你劳累一天
坐在火炉旁
倾听
椴木在火中噼啪作响
随着一缕缕青烟
带着椴树苦涩的芳香
和早晨林中留下的气息
我久久凝视
炉中跳动的火焰
仿佛椴木曾有过的青春
那一圈圈的年轮
在爆炸声中
就像我的一生
在慢慢地一点点燃烧
一点点死去



 

这是谁家的狗
卧在门口
很像几天前
在楼下垃圾堆旁找食的狗
我从楼梯望着狗
它已经卧了一下午。


我小心地开门
生怕惊醒
天黑了我打开门
把吃的扔到它的面前
就要过年了
死在门口咋办。


月亮照在小树林
我想起叶赛宁的“狗之歌”
喊来收破烂的
给他五块钱
他把狗抱了起来
嗨!原来是只玩具狗。


红豆
 

画梁上做窝的燕子
在绵绵秋雨中离去
今年春天我抬头一看
双双飞燕又回到这里。


昨夜窗前一轮明月
沉落沧海
我在汉水河畔
又看到了你的光辉。



 

在梦中依然
燃烧
青草和红苕的纠缠
绿色下
的腐朽和根茎的肿胀
五指环姑娘
终不可
戴在我的手上。


下雪了


下雪了。
挺冷的
但心里高兴。
大清早
一群孩子唧唧喳喳。
我学习明朝赶考的书生
十年寒窗
临池挥毫。


翠湖结冰否。
游客拍雪景。
家人围炉吃火锅。
“赶紧做作业,十一点回家”
雪一直在下。


“好比天空撒作盐”
你嫌大地不够沉重与艰涩。
“不如柳絮满天飞”
还是女孩子可爱
轻盈。任性。
相信美好的事物。
“哪儿的雪好啊 
天上雪。”


惊蛰


很多问题,
浮于表面无法解决。
比如:女人的身体像芭蕉,
她不是树,更不是石头。


许多事,
在日常的生活中无法预料。
比如:我上班的路上
突然发现门前的柳树绿了。


现实中无法完成的
回到梦里。
比如:孩子的耳朵
长得像蜗牛的两只触角。


万事万物,
终有水落石出的一刻。
比如:三月一日,凌晨,春雷大作。
惊蛰,提醒我野外还有云和树。


刀锋


在刀锋上添食蜂蜜。
一个人
突然醒来,在黑暗中
松树林一片寂静
木板床发出拉锯的响声。
当你说出
第一个字,注定要有第二个字。
你只是一个看门人
无法阻挡。
高大、空旷的库房
废弃的钻头,一排排生锈的油管。
在下一个月
将不复存在。
取代它的,是一片热闹的工地。


酷情
 

生活抵抗着诗
我像失语的钟
从内部断裂
我们只是时间手中的
布娃娃
爱情像把刀锋
一层层把我们剥落
除了棉絮
还是棉絮。


凌晨


现在
轮到我给你把尿
露出羞怯干枯的身躯。
仿佛小时,你抱着我
毫无羞耻。
空气弥漫着根
被雨水反复沤烂的气味。


我出去倒尿
从过道的窗户传来鸟的鸣唱。
虽然我光着半身,雨还在下。
我靠着墙
静静地听着,快要入睡。
大约十分钟
也许更长。


方向
 

我对方向很迷惑:
不管是在田野的阡陌,还是城市的街道。


我不适合开车,
不适合当众朗读诗歌和撒尿。


那些在大街当众穿着内衣的女人
给我错觉。


记事


我和王军、贝贝三个人一块喝酒
十点了,我要回去。
贝贝要我打D走,不要骑车。
我可不想让你在车下,轮回一把。


每年的十二月二十六日,我清楚记得:
是我的兄长徐坡平,死在回家途中的车上。
下的无数片雪花都与他无关
只有我一小片的祭文。


月半


路灯成为装饰
埋在绿叶里。
雨水带走尘土
树好像更亮了一些。


打伞的人,骑轮子的人。
天上月圆之时
人间月半。


槐树开花,苦楝树结果,一青二白。
叶子
可以忽略不计。
事物,无法用数字验算。


秋水自流,长空不动。
无非著衣吃饭,
呵佛骂祖。


慢板 
 

每天拿在手中吃的苹果
与果园
无关,我从超市买来的。


需要一个中心  自我
像狗一样
拴在木桩的铁链。


空、空、空
我们像货架上密封的罐头孤独地碰在一起
发出的声音。


毛豆
 

剥毛豆时
并不想打开电视
我用豆壳填塞这段时间
他们与我无关
新闻里的人物和事件。
我忙于熬药
她病了
我们的生活出了问题。


命运
 

我愿象大地一样宽广 无边
感受到高梁在泥土中吐芽  拔节。

我不愿成为天上的一颗星
而愿是地上任何低贱的生命。

我是刚产下的一头麋鹿
母鹿舔干小鹿的身躯。

夏日里的几场暴雨 随之而来的迁徙
又有多少父老兄弟葬身洪流。

春天的来到 繁衍 生息
手足之情作殊死的角斗。

我是匹饥渴疲惫的老狼
苦苦地追赶羔羊。

我也愿是棵小草
把生命 阳光 青春的活力
带给觅食的羊群。

我愿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大自然里没有罪恶  污秽。

但命运让我抉择
我将再次选择你  我人类的伙伴。

我看到打扫中的战场
我曾憎恨的敌人和我所热爱过的人
都象一排排被锋利的斧头
砍倒的树干
静卧在沐浴阳光的草坡
命运让他们再次走到一起。

我一次又一次看到产妇痛苦的呻吟
握紧的双手  苍白的面容
和降生婴儿第一声的啼哭
我知道这是人性的开端。

看到自己被日常工作  繁琐的生活
搞得筋疲力尽  麻木不仁
依靠酒精来摆脱身心的压迫。

我远远瞧见自己在一伙人中打架
粗野 蛮横 冲撞 冒犯 激怒一切
以自己的力量。

默立一旁注视遭人遗弃的少女
命运把你毁灭而你曾是多么美丽
你变得冷酷无情  心如坚石
我知道那是因为从没有人
给过你更好的未来。

我是十恶不赦的坏蛋
欺诈、背叛、伪善、诽谤、暴虐
为攫取权利和财富
不惜践踏生命  蔑视良知
但你的生活注定不幸。

一群下乡的知青  带红袖章的红卫兵
抱着狂热的信仰  热诚的追求
在这场悲剧中
我们的热情遭受欺骗
我们的理想受到愚弄
但无悔于人生
我所渴求的只是生命的过程。

经历人性中一切的偏狭与傲慢
嫉妒与仇恨  怯懦与畏惧
感受不幸与苦难  忧患与焦虑
成为这一切并热爱他们
但我最想成为的是你所爱的人。

我要赞美上帝
是因为他让我看到你的容颜
并能听到你的低语
我知道这一切并不是没有原因。

大自然中善与恶都是生命的助力
它借助恶的力量来完成善的结局
诞生、死亡、搏斗与撕杀、掠夺与追逐
饥饿与流血 皆是生命之所需
一切都来得那么自然。

但因为有了你
我拥有一颗感受痛苦的心
才挣脱古老自然的铁爪
弱肉强食的牢笼。

这都多亏了你
我充满对善的坚定和向往
都因你湿润的嘴唇和明亮的眼睛
我不再信任生命的短暂
你就是那永恒的见证。

我要感谢所有的生命和星球
因为他们的努力和奋斗
才创造了你
那生命中的奇迹。


魔镜


你大声说话
只是为了掩盖你的惊慌
停留在眼睛的污点
在白天臆想的梦境里溺水
窗外万家灯火
一闪而过
好像这一切都与我无关
从春天驶向地狱的列车
开始折磨的旅途
当他从五十五层的斜塔抛下铁球
注定不同的人
一同落到黑暗的深渊
卑微的人同样需要一个活下去的理由
尽管许多的夜晚并不能证明
去年雨水的存在
现在只是等待
生活的树枝突然分叉
事件一次次折叠、挤压
把生活中遇到的小职员、军人、妓女揉作一团
生存并不等于存在
一和众多
生是死亡的理由像蛋是鸡的存在
你想想玻璃的富足
窗户的贫穷
把看到的一切强行框架
你只能反对小草
除此你在现实中什么也不能反对
戏剧中的变脸
可怕的乳房
失忆的苹果园、空荡的仓库、黑暗的牢房、公开的驯兽场
所有这些被一根绳子捆绑
在蓝色的酒窖
我们一个空酒瓶、一个空酒瓶对着吹
在你我之前
所有的东西汇合在一起是“零”
这多让人吃惊。
 

南台山
 

登上故乡的南台山
群山万壑
像儿时的玩伴似曾相识又有点陌生。

山下的小溪
像我对你的爱无法挽留
生活让我失望
清澈的溪流终于变成混浊的江河。

路过茶园
我买些粗枝大叶的陈年老茶
带回北方
有空时在家慢慢品尝。





你改变发型,打扮成稻草人
与火狐替身。
从我面前走过,两次
没有认出。
我的自行车在车棚,混同于其他。

你不像最初
那样尖锐,三角形在墙面生长,蔓延
完成一个女人
水的钝角。

我无法阻止自己,如回潮
漫过边界
在黑夜中,你我在地铁隧道下接吻。
从一个街道
走向另一个街道。

我用刀划过绿柚的皮
感到切入的痛和快及肉身的存在。
我想起
“有些事是无可改变的”贝贝说
你无法像刀一样
狠狠插入黑暗的鞘中。


鸟语
 

1)
一群鸟从空中飞过
看似相同
却有白
有黑
  有灰
是速度让我们忽略。

乘坐的火车
掠过原野
窗外的景物似乎都与我无关。

2)
对飞的语义学错误的理解
常把蝴蝶的翩跹,
甲壳虫的振翅,混同于鸟的飞翔。

白云在飞
风筝在飞
不是小鸟在飞。
它们有着不同的轨迹和方向。

3)
羽翼展开
在天空划出一圈圈曲线。

宛如盛开的苹果树
弯向大地。
女人的身体因奶水的充足
向婴儿弯曲。

4)
空间的狭小改变了
某种东西。

麻雀突然消失
看到的都是大而黑的鸟在花园里飞。

5)
这里的女人,
粗布下
有鸽子般的身体和鸟语。

爱与死
多像天使的一对翅膀
托起生命的拱门
梁祝化作美丽的蝴蝶。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