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桑 ⊙ 皇帝的噩梦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漆匠(外一首)

◎田桑



漆 匠

在伏牛山我遇到过一位割漆人
他可以手直接触摸漆树淌下的汁液
而毫发无损。我敬佩他:漆之毒
对他一如烈马驯服于剽悍的骑手

我还敬佩一群园丁,他们用花木
将郊外那座令人掩鼻的垃圾山
打扮得春意盎然,现出美妙的童颜
每次路过,我都会停下脚步,行注目礼

但最让我敬佩的,还是一位漆匠——
他用祖传的手艺调制五光十色的油漆
轻松地将秋天漆黄,冬天漆白,夜晚漆黑

他还用舍不得扔掉的余料往我脸上随便
一抹,就是额头滚滚的波浪和鬓角的
皑皑雪霜,使我暗自心惊,佩服得五体投地



凤 凰


在火锅店透明厨房的铁钩子上
一只褪了毛的肥大乌鸡,赤条条的
垂挂在那儿,脖颈和腿绷直
仿佛踮起足要一飞冲天,展翅云霄

可惜它的云霄只是火锅店的铁钩子
可惜展翅的不是它而是死亡——
一瞥之下,我暗自心惊,下巴上的肌肉
突然蹦跳了几下,好在没有人看见

服务员笑盈盈地将菜单递过来——
“先生,想吃点啥?”我没有回答
又扭头看了看那挂在铁钩子上的
赤条条的乌鸡:可惜了,还没长成凤凰呢

我用手机拍照,将它发到朋友圈
马上有朋友感叹:“多残忍!还不如
赶快炖了,让胃超度它。”“是刚涅槃的
凤凰吧?”我回复:是火锅店正出卖的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