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思维 (组诗)

◎沙马





独坐


独坐在自己的黑夜
随地球转动,茫茫然,无语


对于所有正在消逝的事物
都要举手致礼

但要警惕敲钟人
敲错了另一个世界的时间



另一种思维

晚上,我独自坐在门外的
一棵枯树下,想把
脑袋里的东西,生活里的
东西,文字里的东西
干干净净的清除掉,最后只剩下
一个干干净净,什么
也没有的人,什么也不是的人
这样才能安下心来
让另一个我重新活一回


守护
 
我开始相信身边的一些
东西,但不会
说出来。我想,只有
好的活着,才能获得好的感受力
 
为此,我长久地
守护着身边的
东西,并安慰自己
好的事物,会引诱出好的语言


自然史

闪电,照亮海上的一只沙丁鱼
内部的血涌动
向日葵绕着太阳转
麻雀做着孔雀的梦
蚂蚁的一生,陷入了大象的脚印里

在这不确定的空间里
父亲的世界开满了
白色的栀子花。母亲在其间
获得了新的灵魂
然后化为山水间一只舞蹈的蝴蝶


给——

好的物质,好的情人都是
从梦里偷出来的
这样才能把时间过成岁月

一个人的岁月是经不起遗忘的
茫茫世界,千山万水
别让一颗胆怯的心去冒险

自然的活着,悄然的离去
不要惊动,那些
正在形成的,美好事物

但在最后一次回家的路上
你会不会站在
岁月尽头,向我招手


惊醒宝石内部的亮度

当我进入事物时还不是那么富有
力量,就会感到惶惶不安
所有的松弛和疲软都是生命的敌人
因此我会努力提升自己
再带着强力的我重新进入,抵达
直到事物内部发出
敏感的,轻微的叫声,仿佛
心的呼唤,惊醒了宝石内部的光芒


事物,并不胜过语言

风,吹开时间深处的花朵
表现上的人,还在
记忆里寻找那个转动风车的孩子

事物,并不胜过语言
为什么我在风中
不说一句话?父亲说:只有转动
风车的孩子最接近上帝

谁在时间的深处偷走了这个
孩子?为此,让一个
世纪的身心,在风中不断的晃动


暗示我的沉默

我路过了一些虚无,也
路过了一些物质
在它们之间,我不想惊动我的词语

因为我还没有看透其中的奥秘
难道一个人的灵魂多于
一只鳄鱼的灵魂吗?这暗示了我的沉默

此刻,我沉入到语言深处
用虚无的眼光
打量着这没头没脑的物质世界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