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中旬诗作

◎闻九排



秦婶

父母邻居秦婶
打门口路过
匆匆忙忙的
母亲问她
“你去干啥呢
咋这么着急”
“我老妈的病
又加重了
我得去服侍她
待会儿还要赶回来
割一担白菜
明儿早上去卖”
待她走远后
小妹说
“她真是命苦
再怎么勤扒苦做
都存不下钱来”
我不以为然道
“好像啥事儿
你都知道”
“整个小区的人
谁不知道呀
她儿媳不做事
每天都打麻将
经常一输
就是千把块”

2021/10/11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妻子说她在手机上
看到一条社会新闻
一男子消费完后
只给40块钱
小姐和老板
要他加钱
不加钱
就不让走
那男的忍无可忍
打了110报警
结果
都挨了处罚
我说这男的
咋会干出
这等事呢
妻子说
这叫做
宁为玉碎
不为瓦全

2021/10/11


淘诗

有朋友问我
每天咋可以
写那么多诗
其实
别无他法
无非就是
跟个淘金工样
把每天的生活
搁在淘盘里
反复淘啊淘
工夫到了
诗就出来了

2021/10/11


无用功

父亲痴呆日久
心肺功能衰退
四肢稍作垂立
便出现紫绀
坚持给父亲泡脚
转眼一个多月了
今儿母亲在旁边
边看边叨叨
“天天泡
也没啥改变
还是老样子
你做的
都是无用功”
不禁想起
每天写诗
妻子在跟前叨叨
“天天写啊写的
没见你
赚一分钱稿费
反倒浪费掉
不少电费”

2021/10/11


一把旧雨伞

妻子拿回一把
收不拢的旧雨伞
让我修修看
修好了
她就留着用
问她哪儿来的
她说在教室里拿的
这个学期
她带一年级新生
自打第一天上课
就发现它在那儿
估计是上届
毕业班学生
扔下的
拿起来
看了看
琢磨了会儿
发现压根儿
用不着修理
只需把开关
稍稍拧一下
就可以开关

2021/10/11


提成

小妹夫工友小黄
在外面接了一单
抹墙的私活儿
老板知道后
跟小黄说
“你把这单活儿
转给我做吧
然后我让你
带几个人来干
工钱之外
还有一笔提成”

2021/10/11


药店偶遇

一个老太太
拿着瓶奥美拉唑
和一个空药瓶
要求调换
“我以前吃的是这种
你看药瓶上这地方
是红色的
你这个是紫色的”
店主反复解释
是同一个厂家的
我要过来看了看
果真是一个批号
帮着解释了几句
老太太这下急了
“你是他亲戚
想合伙骗我吧”
然后跟店主提出退货
拿着9块钱出了门
我赶紧买下那盒药
追上老太太
“这药跟你以前吃的
真的是一模一样
您老拿回去吃吧”
老太太接过后
看着我又叨叨了一句
“我一个老婆婆不识字
你可千万不要骗我哟”

2021/10/11


网格员发的重要通知

麻烦各位
未安装
带我姓名的
防诈骗APP的
居民朋友
请重新扫码
再安装一下
在确保大家
财产安全的同时
也顺便支持下
我的工作

2021/10/11


二姨子的体重

在岳父母家吃饭
看二姨子气色不错
我说你最近长胖了
称了下体重没
她说前天刚称过
现在有87斤
比刚化疗完那会儿
长胖了10多斤

2021/10/11


网格群

市直机关干部
下沉社区的
网格群里
网格员发了条
防诈骗APP
安装通知
不到3分钟时间
42名党员干部
跟小学班级上
老师点名
学生答到样
一个接一个
回复
“已安装”

2021/10/11


哈密瓜

在岳父母家
看茶几上
搁着一个
大哈密瓜
才吃了1/4样子
我说
“以后瓜太大的话
感觉一下子
难以吃完
切开之后
最好用保鲜膜套上
搁冰箱里面保存”
临走时
岳母切下一半儿
非得让我带走
“这个瓜太大了
我们吃不完”

2021/10/11



妻子的畅想

再过两年
我退休了
就信教去
没事儿
就去参加
各地的教徒聚会
到时候
把你也带去
只当是旅游
然后呢
你参加诗会
把我也带上
让我去见识下
你说的
那些诗疯子们

2021/10/12


父亲的收藏

下午闲着没事儿
母亲从床下
翻出个
木质茶叶盒
从里面倒出一堆
乱七八糟的东西
都是父亲收藏的
她让我清理一下
把那些没用的
统统扔掉
我说
“先留着吧
以后有的是时间清理”
母亲看我一眼后笑了
“你是觉得
现在清理
对你爸不好吧”
其实
我想的是
现在清理干净了
等哪天父亲走后
就没有遗物

2021/10/12


白菜

父母屋后
小菜园里
白菜被蜗牛
糟蹋得厉害
母亲不得已
打了农药
得知后
让她铲掉
再重新播种
母亲舍不得
“自家人不吃就是了
等它再长大点儿
让你小妹
啥时割了
拿到菜市场卖掉”

2021/10/12


得不偿失

量血压
90
140
高血压临界
妻子知道后
帮我分析原因
无非是
经常夜里
爬起来写诗
没有休息好
这下好了
一阵炮轰
打到头上
“你说你
写了10多年诗
名也没有利也没有
啥都没捞着
还把身体
给搞垮了
这是典型的
得不偿失呢
知道不”

2021/10/12


褒贬

3年前
中原诗歌节
第一期诗刊
发出来
读过之后
为其写了首颂歌
当时怀揣小心思
没准儿以后
会选我的诗
不过
话又说回来
那期的确选得好
没想
后来
越来越让我失望
不仅没选我的诗
而且越编越差
今日读了
第34期
决定以后
再不读了
实话实说吧
这首诗不写
我心不安

2021/10/12


我是个爱惜羽毛的人

某公众号
选了某诗人
很平庸的一首诗
该诗人给公众号点赞后
还给转发了
换我
绝对不会

2021/10/12


晚饭时间

每天下午
回家伺候父亲
顺便跟父母
一起吃晚饭
这段时间
晚饭时间
越来越提前
母亲说
“现在的日子
一天短一天
天黑早了
不早点儿吃饭
你回去
就要走夜路”

2021/10/12


保鲜

哈密瓜切开
散发出一股
刺鼻的
氨水味儿
不敢胡乱吃
上网搜了搜
果然
有人说
哈密瓜运输途中
要靠药水来保鲜
这种情况
也许是药水
打得太多了

2021/10/12


护胃

小妹拿来
一袋儿炒板栗
让母亲尝几个试试
母亲说最近吃东西
让她胃病犯了几次
再不敢乱吃了
电视里面说
要想护好胃
就得管住嘴
看了电视
不学点儿东西
那不是白费电吗

2021/10/12


半夜惊醒

半夜里
被响动惊醒
疑似有东西
从高处坠落
砸到桌面
亦或地板上
记得小时候
但凡出现这情景
大人们都联想到
不吉利的事情
不禁顺着
想起来了
或许是父亲
扛不过今年
转而一想
老人家已80多了
早超过平均寿命
也没啥好遗憾的
何况转眼
就要进入冬季
真要办理丧事
也无高温之苦
这么一想
很快又进入了
梦乡

2021/10/12


废品

母亲又从外面
捡回3个塑料瓶
我让她以后
再别捡了
留给那些
更需要钱的人
母亲乜我一眼道
“好像我蛮有钱似的”
正不知道怎么回答
小妹替我说道
“您老虽然没多少钱
但还有几个子女呀”

2021/10/12



托福

王老太带着孙子
在广场上玩耍
万老太走过来
逗了会儿孩子
跟王老太直夸
“这孩子聪明”
然后低头
对孩子说
“伙计
以后好好读书
赶明儿考个好大学
毕业了就当大老板
买大房子
娶他几个媳妇”
说得王老太
哈哈大笑起来
“托万婆婆的福
托万婆婆的福”

2021/10/13


输液

那年
大妹开诊所
村邻刘大妈
抱着小孙子
到诊所输液
输了两天
没见好转
跟大妹吵起来
大妹只好加大剂量
又输了两天
孩子病果然好了
刘大妈逢人就讲
说大妹这人心黑
舍不得用药
想慢慢掏空
病人腰包

2021/10/13


捉蜗牛

天色渐渐黑下来
母亲拿上手电筒
往菜园走去
不禁好奇起来
“您老又要干啥去”
“我去菜园捉蜗牛
没看见吗
你不让我打药
屋后那块白菜
叶儿都被它们
啃光了”
我跟了过去
好家伙
母亲在一棵白菜上
捉到4只蜗牛

2021/10/13


紫菜苔

下午回父母家
见母亲在菜园浇水
便走了过去
我说
“这块紫菜苔
长得好肥啊”
母亲笑着说
“只有菜叶儿长得肥
以后长出的菜苔
才会粗大
这就跟女人生孩子样
身大力不亏
大块头女人
生出的孩子
个子自然大些”

2021/10/13


著名诗人

8年前
每月写诗
60首左右
每10天
便在论坛上
贴出一组新作
相当于其他人
每月的数量
被某著名诗人骂
“简直是丧心病狂”
现在
我每月要写700多首
他也会写出百十来首
并会一首不落发出来
另一方面
因为写得多
题材广
被另一个著名诗人训斥
“不是啥都可以写成诗”
可如今
他也跟我一样
啥都入诗了

2021/10/13


油桶

看母亲在厨房
准备晚饭
便进去帮忙
瞅了一眼油罐儿
发现油快完了
从橱柜下面
拿出油桶
里面的油
也没多少
便一股脑儿
全倒进了油罐
正要把油桶拿去扔掉
母亲一把抢过去
“这里面的油
还能炒一碗菜呢”
边说边把油桶
立在油罐上
里面的油
先是成线流下
后来变成嘀嗒
母亲叮嘱我道
“你千万别动啊
让它多滴会儿”

2021/10/13


卖鸡蛋的老太太

上午9点多
去位于城中村的
马路菜市场买菜
看一个老太太
蹲在地上
面前摆着
几十个鸡蛋
心想着
再有半小时左右
这边就该罢市了
本来只想
买10个的
便改变主意
给包圆儿了
没想
买好菜往回走
远远看见
老太太跟前
又摆上鸡蛋
那老太太
瞥见我转来了
连忙转过身去
假装跟旁人
讲起话来

2021/10/13


三黑粥

妻子坚持
每天早上
吃三黑粥
凌晨三点
紫砂锅通电
大约五点左右
家里面就开始
飘散着
浓浓的粥味儿
仿佛咱们家
开了一间
三黑粥铺

2021/10/13


雁声

夜里写诗
突然听到
隐隐约约的
一阵雁叫声
心说
不对呀
大雁南飞越冬
迁徙的时间
按说
已经过了啊
净心细听

是对面房间
妻子的鼾声

2021/10/13


网上学习

电脑视频里
老师讲完了
屏幕上
打出一行字幕
“请收看下集”
可进度条
还差13%
咋办呢
忽然想起
以前读书那会儿
老师讲课速度太快
剩下10来分钟
让学生自习
等着下课铃声
好吧
那咱就不关它
静静地等候
进度条走完

2021/10/13


诗观

相比那些
在写作上
一味求变的诗人
我会一直稳定地
写下去
如果有人认为
我一成不变
那就不妨
去看看我
10年前的诗作
并拿来与现在的
做个对比

2021/10/13


印书

微博上看到
诗人春树
发的一张图片
是清人张潮的
《幽梦影》
第145则
“不治生产
其后必致累人
专务交游
其后必致累己”
底下有评论曰
张潮早年家境富裕
后来因藏书和刻书
晚年陷入困顿
不禁想到自个儿
已有诗作
42200多首
如果悉数印出
就按250首一本
那也要印170本
一本耗费5千块
也得85万银子
哦嗬
那我也一样
要喝西北风去

2021/10/13


自乐

在微信朋友圈
看到伊沙说他
“华夏诗史
坐二望一
拼余生之力
以超乾隆翰林院
为现代化写作争脸”
不禁悄悄计算了下
我的诗作数量
哦,已经爬过
海拔42200了
没准儿
今年年底
就能翻过
乾隆曾经达到的
那个被世人认为
高不可攀的高度
但这事儿
我并不愿
向外人道及

2021/10/13


36年过去

高中同学聚会
跟我一样
头发稀疏的
一个小老头
握住我手
笑着问道
“记不记得
我是谁”
盯着看了半天
对同学记忆
素来深刻的我
此刻
一下子懵了
他不得不自我
了却眼前的尴尬
“我是廖海生”
“我操,是你呀
你哥哥叫廖河生
你弟弟叫廖洋生”
“你咋知道的”
“都是你以前
告诉我的呀
今儿没认出你
怪就怪你
一头乌黑的头发
掉得太多了”

2021/10/13


两瓶酒精

清理储藏室
翻出去年底
购买的
两瓶医用酒精
想着现在疫情
日趋稳定
也许日后
再也派不上用场

如果我身处俄罗斯
刚好还是个酒鬼
那么
现在就可以
喝下它

2021/10/13



二次利用

母亲习惯
把洗菜水
涮衣服水
洗澡水
都储存起来
用来冲厕所
下午3点到家
小妹正问母亲
“您老今天上午
不刚拖过地吗
咋又在拖呀”
“冲厕所的水
用完了
再拖一遍
洗完拖布
就又有两桶水”

2021/10/14


捡旧

妻子说
明年退下来后
第一件要紧事儿
就是把缝纫学会
小姨子每年
淘汰那么多
好衣服
要过来吧
穿着不合身
扔掉
又觉得可惜

2021/10/14


来自妻子的教育

妻子说猪肉
又涨价了
一斤涨了
4块钱样子
问我啥原因
我说
“这事儿谁知道啊”
她一下来精神了
“看看
我以前没说错吧
猜到你退下来后
跟人接触少了
如果还跟以前样
不看新闻
就把会自个儿
跟外界隔绝开来
从今儿起
你要看新闻联播
了解下国家大事
融入到社会中去”

2021/10/14


心愿

屈指算来
帮父亲泡脚
已一个来月了
今儿忽然发现
父亲腿脚
比以前
灵活了些
也不像以前
坐上十来分钟
两只脚
便紫得吓死人
把这个发现
告诉母亲时
母亲说
“你要能把你爸
泡得站起来走路
那才叫本事”
万没想到
母亲
像部X光机
透视到了
我心思

2021/10/14


父亲的新鞋

父亲进入
痴呆症后期
已卧床半年多
家里有双新鞋
再也没机会穿
母亲要送给
远房大堂哥
我说
“急啥
等父亲走了
再给他不迟”
母亲说
“等到那时候给
他就不会受了”

2021/10/14


扬州炒饭

傍晚
路过职业中学门口
听到一个小摊上的
电喇叭在叫卖
“扬州炒饭
5块钱一份
送一包辣条”
不禁想起
妻子学校食堂
扬州炒饭4块钱一份
还卖不过外面小摊
只好把校门
给锁起来

2021/10/14


我的第一个重阳节

午饭桌上
妻子问我
“你们单位
请你去过
重阳节没”
“没有啊
咋会请我呢
我又不是老年人”
“你都过了55岁
咋不算老人呢
何况你已改非
退下来了
去年底
又做了外公”

2021/10/14


母亲起夜

母亲起夜
经过楼梯口
突然闻到了
一股香味儿
找来找去
最后总算
找到源头
母亲说
“我昨儿晚上
八点刚过
就睡了
不消说
肯定你大妹来过
她不想叫醒我
就把苹果搁在
楼梯那边儿的
窗台上了”

2021/10/14


见面礼

每天下午回去
母亲就跟我索要
外孙的照片
或视频
久而久之
便养成习惯
每次一进门
不等她老人家开口
我就会主动拿出来
仿佛要送给她
一份见面礼

2021/10/14


便意

半小时前
刚拉过一次
没想现在又
来了便意
只得丢下
手头活计
跑去厕所
又拉了次
仿佛
一个素材
写完一首诗后
感觉并没写尽
只好又接着
再写一首样

2021/10/14



黑痣

经常看到
电视里面的人
脸上长着黑痣
心里也纳闷过
但没当回事儿
直到前天
才发现
电视屏幕上
有几个黑点
笑过之后
把它们擦了
没想
今儿看电视
同样的情况再现
拿起纸巾凑上去
擦了一下
我操
这个女人下巴上
真长着一颗痣

2021/10/15


拉板车的老哥哥

下午回父母家
在人民医院门前
一条500米长坡上
再次遇到那个
用板车拉菜的
老哥哥
见他弓着腰
敞开着衣襟
已快拉到坡顶
不由得
打了个寒战
天气预报说
今日最高气温12°C
哦,如果再低一些
就能看到他胸脯
冒热气儿了

2021/10/15


开店与写诗

这些年写诗
有如开店做生意
一大早开门之后
就盼着顾客上门
一直盼到晚上
打烊之时
不过时间久了
发现每天营业额
差不多都很稳定
只是偶尔有波动
稳定之下
也在逐年提升
最开始每日几首
如今已经增长到
每日20多
甚至30多首

2021/10/15


无题

下午打电话给
社保局汪局长
聊了几句
感觉不太
对劲儿
忽然想起
有几年没联系
他该不会把我
忘了吧
于是我问他
“知道我是谁吗”
“没存你号码”
“我是老闻”
“我操
是你呀”
接下来的通话
仿佛一下子回到了
20多年前
那会儿
我俩是干训班上
关系最好的学员

2021/10/15


饭桌上

我劝母亲多吃
母亲劝我多吃
彼此生怕对方
没有吃饱
其实
我已吃撑了

2021/10/15


紫菜苔

小妹问母亲
“我们家紫菜苔苗
都长这么大了
咋还不长苔呢”
母亲说
“这就跟人样
现在的孩子
才十二三岁
便一个个
人高马大
但都还没到
生孩子时候”

2021/10/15


保密

下午回父母家
路过市社保局
顺便去找同学
想请他帮个小忙
边上楼边打电话
话筒里传来
正在通话的提示音
上到4楼
一眼看见
局办公室门牌
便进去打听
“请问汪局长
在哪间办公室”
几个人盯着我看
一个中年男人问道
“你干什么的
有啥事儿”
“我是他同学
有点儿私事”
“他人不在
开会去了”
“他哪间办公室”
“不跟你说了吗
他开会去了”
另一个女人帮腔道
“我们不知道你是谁
肯定不能告诉你呀”

2021/10/15


报纸

很有一阵子
没去办公室
今儿打开门
发现办公桌上
报纸散乱堆着
拿起看了看
还是一个月前的
刚刚收拾完坐下
就有人敲门
哦,是老门卫
把今天的报纸
给我送来了

2021/10/15


常务副局长

作为全市优秀教师
妻子却一直评不上
高级教师
为这事儿
岳父三番五次找人
今儿打电话来说
他刚才又去找过
那个常务副局长
他说指标有限
真的爱莫能助
岳父求他跟上面
另外要一个指标
这位副局长说
现在哪有
这样的事情
放在前两年
倒是行得通
或许年纪大不记得
或许缺少勇气
岳父没能说出
那会儿找他时
他曾说过
您老等两年
容我缓口气儿
一定帮您解决

2021/10/15


推荐代表

每人发3张表格
一张领导干部
一张专业技术人员
一张英雄模范人物
一把手拿着名单
在台上一个个念
大家就跟着写
很多名字
都不会写
仿佛
读书那会儿
听写生字生词
时而举笔默想
时而抓耳挠腮
最终写出的名单
肯定有白字错字
一把手说
没关系

2021/10/15


那时候我不懂诗

大学那会儿
我喜欢过
抒情诗
朦胧诗
意象诗
就像青涩少年
不懂得爱情

那些个
曾经喜欢过的姑娘
一个都没跟我
走到最后
如今
我有口语诗陪伴
就像我的老婆

2021/10/15



编辑

这些年读诗
经常看到些
选编诗作
明显有这样
那样的错误
编辑都视而不见
原封不动发出来
想必那些选编者
也有他们的理由
“尊重作者”
不禁想起
上大学那会儿
我担任校文学社
社长兼总编
每期发刊前
都会搭上
几个通宵
看清样
一旦发现疑惑地方
第二天必须找到作者
当面对质

2021/10/16


承诺

几个月前
一把手
做我思想工作
让我顾全大局
把晋升指标
让出来
答应一个月后
一定帮我解决
这段时间
一直没去单位
昨儿一见到我
他就说
“你那个事儿
我一直记着呢
这段时间
上面检查太多
职级晋升工作
没法儿启动
下段时间
只要稍微
松闲一点儿
我一定帮你
把这事儿了了”

2021/10/16


不是抬杠

听一个诗人说
“如果骨子里
没先锋基因
你怎么折腾
都是徒劳的”
我就想
一个人写诗
整天惦记着先锋
你还写个球的诗啊

2021/10/16


世说新语

母亲叮嘱我
现在暂时还没到
买白菜吃的季节
还说邻居周婶
隔两三天
就给白菜苗
喷一次农药
吃白菜
至少要等
重阳节过去
半个月以上
俗话说
重阳重阳
虫子躲藏
非得过了重阳节
才不会打农药

2021/10/16


铁棒磨成针

妻子买时
疏忽了
一瓶麻辣酱
剩32天过期
这段时间
我天天摊
麻辣软饼吃
距离保质期
差5天时间
终于吃完了
妻子说
“凡事一认真
铁棒磨成针”

2021/10/16


馊主意

作为全市优秀教师
妻子高级职称
迟迟评不上
我提醒她
“这事儿
可以找下程市长
他不是你同学吗”
“你真会出馊主意
我要是找他评上
那还不被他老婆
笑死了呀”
哦,我忘了
程市长老婆
跟妻子是同事

2021/10/16


拒收

邻居操大姐
给母亲送来
一袋儿红薯
母亲说
“我胃不好
吃了红薯胀气
你心意我领了”
操大姐走后
母亲跟我说
“她瞎着双眼睛
趴在地里干活
做得辛苦死了
好不容易
收了几个红薯
你说我要收下
怎么吃得下去”

2021/10/16


几万个百块

母亲问我
“你大妹最近
是不是做生意
被人骗了”
我安慰她说
“没有的事儿
您老莫瞎操心”
母亲说
“我算懒得
操她的心
她就是被骗
几万个百块
我都不会
去管她”

2021/10/16


小妹夫今年45

卖椅子的游贩
在小妹门口歇脚
跟小妹夫聊上了
问小妹夫
“你有50多吧”
小妹夫愣了下
笑着说
“快60了”
那人说
“你看着好年轻啊”
小妹和小妹夫听后
哈哈笑起来

2021/10/16


矮壮唑

父母邻居周婶
上农药店买回
一瓶矮壮唑
喷在莴笋苗上
待莴笋长大后
她拿着一棵
没喷上药的莴笋
和喷过药的莴笋
到药店扯皮
“老板
你看看吧
我在你这儿
买的矮壮唑
打过之后
都长成啥样了
跟竹棍儿似的
你再看看
人家这棵
长得胖墩墩的
你得赔我损失”
经过一番交涉
店主退还药钱之外
又赔给周婶误工费
1000块钱
周婶跟母亲说
“这还算好的
我要跟他耍赖的话
他起码还得陪我
3000块钱”

2021/10/16


X腰

侄女在朋友圈
发了一张美颜照
站在房门口拍的
亲戚们纷纷点赞
我看了看
发现她腰身
确实比以前
瘦多了
不过
再仔细一看
就发现破绽了
她两边的门框
也跟着变成了
X腰

2021/10/16



为人民服务

社区网格员
在群里发通知
武汉一家眼科医院
明天上午8点到12点
在社区办公楼前
设立临时就诊点
免费为社区居民
筛查白内障
不禁想起
岳父母白内障
就是这家医院做的手术
他们负责免费接送
代理报销
还管吃饭
不得不说
这家私立医院
在为人民服务方面
比所有公立医院
做得还好

2021/10/17

圆通酒家

之前
生意火爆
第一任老板
开了9年
这两年
每年
换两三个老板
但都没干过3个月
最近几天
又在装修
心说
市直部门
新一轮人事
调整一个月了
莫非这个老板
跟第一任样
有个兄弟
走马上任
当局长了吗

2021/10/17

旁观

母亲胃不好
平日里
苹果只吃一片两片
今儿看着她吃下半个
直替她捏把汗
没想
才坐了几分钟
她又拿出
一个橘子
跟小妹分吃

2021/10/17

芦苇塘

父母小区南边
以前的芦苇塘
经过去冬
清淤整治后
芦苇已经没了
进入今年夏季
才知道
社区在里面
种了菱角
最茂盛的时候
将整个水面
铺满了
直到进入秋季
才慢慢凋落了
不过
社区最近
在塘西岸
立了一块石碑
上面写着3个
红色大字
菱角湖

2021/10/17

灯油

这段时间
坚持给父亲泡脚
他身体状况
有了一些改善
今儿抱他出来
晒着太阳
正好按摩他手臂
母亲在旁边坐着
突然伸手
摸了摸
父亲脑袋瓜子
“看你爸气色
还不错
跟灯盏样
一时半会儿
油还干不了”

2021/10/17

放心了

妻子老提醒我
注意血压
想到去年体检
医生也叮嘱过
一年来
夜里爬起来
写诗次数
不仅没减少
反倒增加了
觉得也真该
关注一下
前天网购了
一台血压计
今儿到货
迫不及待
测了下
啊哈
高压133
低压79
看来
夜里写诗
还可以
再坚持几年

2021/10/17



两个女人
分别带着
自个儿的
女儿和儿子
到防疫站打针
女孩先打上了
针头扎下去后
她撇着嘴
想哭没哭出来
旁边看热闹的男孩
突然哭起来
女孩这才
哇哇大哭起来

2021/10/17

贱命

阳台上一盆
大叶女贞
养了11年
盆里每年
都会伴生出
这样那样的野草
赖不住时间长了
经常忘记浇水
里面的野草
一年年干死
以致后来
长的野草
越来越少
直到今年
再也没有了
盆里就剩下
那棵女贞
妻子笑着说
女贞是贱命

2021/10/17

杀生

活了大半辈子
杀死的生命
不计其数
以蚊子居多
且每次下手
都毫不留情
就在刚才
一只绿色幼蚊
被我一脚踩死
在地上

2021/10/17

午饭过后

我和母亲
还有小妹
坐在门口聊天
赶上邻居周婶
打门口路过
她笑兮兮地
冲我们打招呼
“一家都坐门口
聊什么事儿呀
聊得那么开心”
母亲答话道
“你这是上哪儿
去了回来”
“在我大女儿家
刚吃过午饭”
等她走过去后
母亲说
“最近跟她养女
关系搞好了
搁以前
母女俩一把刀
见了面就吵架
她肯定低着头
闷声不响
就过去了”

2021/10/17



猪肉

1993年
我被借调到
上级机关
年底
机关后勤宰猪
每个干部半边儿
却没我的份儿
科室负责人
找到单位一把手说
我一个人做事顶仨
不说公平不公平
如果我闹着走了
来年工作不好办
在他据理力争下
分给我半边儿的
前半头
后半头据说
送给市领导了
猪肉拿回家
父母高兴坏了
他们特意称了下
说90斤只差1斤
相当于
半边猪肉

2021/10/18


女孩富养

母亲晚上
做了3道菜
豇豆瘦肉丝
清炒藕片
西红柿和蘑菇炒鸡蛋
外加一盒从超市买的鸭骨架
后面两道菜
侄女一个人
吃了个底朝天
我和母亲都没尝一口
母亲说
这两道菜
是专门为侄女做的

2021/10/18


悔之晚矣

老家村邻
出车祸死去之后
一家人这才想起
他们家建新房时
挖地基
曾经挖出
好几具尸骨
要命的是
当时不信邪
将它们随意扔了
如果埋得好好的
兴许就不会
出这么大的祸

2021/10/18


识趣

自打退二线后
每次去单位
同事们来串门
聊上几句之后
我都说
“你们都忙去吧
我手头上
还有些事儿”
话音一落
大家就各回
各的办公室
其实
我啥事儿
都没有

2021/10/18


荣幸

今儿上午
社区工作人员
和统计局调查员
到家调查
劳动力用工情况
看我不大乐意
社区工作人员说
“我们也不空手入户
喏,给你一份礼物”
“谢谢!谢谢!
礼物就免了”
“那怎么行呢
你得接着
每个接受调查的住户
我们都给准备了的
你知不知道
我们整个社区
一共才抽中3户
能被抽到
那得是
多大的荣幸啊”

2021/10/18


身份转换

上午11点左右
社区工作人员
和统计局调查员
入户调查
劳动力用工情况
听说要入户拍照
担心把我拍进去
想到这个点儿
正是上班时候
我不应该
出现在家里
便撒谎说成
我是妻子她哥
之后核实
我们家信息时
她们便一口一个
你妹夫怎么样
你妹怎么样
你外甥女怎么样
我都说是的是的
是的

2021/10/18


入户调查

上午快11点
听到敲门声
开门一看
两个女人
自称社区和统计局的
做劳动力用工调查
本来有点儿怀疑
听说要进屋
我只好撒谎说
“这家人不在
我是客人
没权让你们进来”
社区工作人员说
“难怪我不认识呢”
统计局那位说
“其实我们进不进去
都一样可以完成工作
所有信息我们都有
无非是上面有要求
我们过来走个形式
拍张照片存档”

2021/10/18




父亲痴呆症后期
生活不能自理
帮他剃胡子
电动剃须刀
刚一凑近去
父亲嘴唇就张开了
以为又喂他吃的呢

2021/10/18


牌子

今儿意外发现
我办公室门上
粘上了一块
副职牌子
我操
咱不已经
改非了吗
工作人员说
这是一把手
特意安排的

2021/10/18


独子

他说他是家里独子
前面还有4个姐姐
所以打一出生
就备受父母疼爱
但从没在爷爷奶奶那儿
得到一丝一毫的温暖
他们有6个儿子
总共13个孙子
多一个或少一个
都无所谓

2021/10/18



割草

打圆通寺社区
办公楼前路过
一个园林工
背着割草机
在修整草坪
一个环卫工
紧跟在后面
把割掉的青草
收集起来装车
闻着一阵阵
带着泥土的
青草味儿
脑子里
立马浮现出
40多年前
带着弟妹
窾草皮
挑回家晒干
当柴火的情景
不禁心头一热
多好的柴火啊

2021/10/19


储藏室

听说我现在的办公室门上
又被粘贴了一块副职牌子
妻子说我已经退下来了
再贴着不妥
并给我出主意
要赶紧扯下来
重新换上一块
储藏室的牌子
这样
上面来人检查
就不会查出我上没上班

2021/10/19


吊颈

又到教师职称评定季节
我跟妻子商量
想找同学走走关系
她说算了吧
别又把自个儿
套上绳子吊颈一次

2021/10/19


神奇一梦

昨夜梦见外孙
把一根牙签
塞进牙签盒
今儿中午
女儿就发来视频
外孙坐在沙发上
靠着桌子
把几根橘黄色塑料棒
塞进了矿泉水瓶里

2021/10/19


纱窗

进入深秋了
气温已降至
10°C左右
家属院门口
夫妻俩合开的
五金加工店里
还在帮人制作
防蚊蝇的纱窗

2021/10/19


维也纳的早晨

下午1点
微信朋友圈里
看到奥地利诗人
维马丁拍的一张
维也纳早上7点
开行的电车
车内灯火通明
一个乘客也没有
再看街面上
也空无一人
不禁想起
我们这儿
别说现在秋天
就算过段时间
进入严冬
也别说早上7点
就说前推到6点
整个城市
那也得
闹腾起来了

2021/10/19


天气凉快了

社区网格员
@所有人
“接到市里通知
从即日起开展夜间巡逻
并将巡逻图片及时上传
欢迎下沉的党员干部
积极参与社区
为民服务活动
既为社区平安
尽一份力
又可饭后
走路锻炼身体”

2021/10/19


举手表决

浏览政府网站
看到10个市委常委
我就想
如果讨论重大问题
举手表决时
出现5:5
那该怎么办

2021/10/19


坐班

按一把手意思
最近这段时间
尽可能到单位
去坐下班
心说
既然退二线
那就眼不见
心不烦呗
连着几天
进了办公室
就把门关上
没想
女同事Z好心
坚持要把我办公室门
打开一道小缝儿
“一来就关上门
谁知道你
来了没来呀”

2021/10/19


4个小年轻

迎面并排走来
我闪到一边儿
给他们让出道儿
他们则给我留下
一股浓重的香味
回头看了看
还是没能
分出男女
首先想到
她们是
穿中性服装的
4个小女生
没想
这个想法
让我一阵恶心
当我把他们
想成男生时
心里面
反倒舒服多了

2021/10/19



谚语

跟母亲闲聊
聊到天气
母亲说
“老古话说
‘霜降种麦
不需问得’
别看这几天
气温低
冻得人穿袄子
等到霜降时候
气温还会再升起来
老天爷长着眼睛呢
不然
种下去的麦子
生不出来
天底下的人
早就饿死了”
我默默掏出手机
查看了下
未来15天的天气
果然
霜降前两天
气温就开始回升
从现在10°C左右
一直要爬升
到26°C

2021/10/20


求人

妻子作为全市优秀教师
一直评不上高级教师
犹豫再三之后
我最终出马找到
一位当局长的同学
他回复说
“申报工作
已经结束
就算我想帮忙
现在也帮不上”
我说
“你再想想办法吧
有句话不说
办法总比困难多吗”
“行啊
只要你能够
把申报网站打开
我帮你这个忙”

2021/10/20


人靠衣装

1990年代的
一套冬制服
淘汰下来后
送给父亲穿
如今
父亲进入痴呆症后期
卧床不起
再也穿不上了
母亲拿出来接着穿
小妹说
“真是人靠衣装啊
别看妈妈
是个农村老婆婆
这身衣服穿上后
就跟个老干部
一模一样”

2021/10/20


行道树

从父母家回来路上
天突然下起小雨
走在行道树下
倒也无碍
突然想起
这些香樟树
隔几年就会被砍头一次
仅剩一根光秃秃的树干
也许下一次
就在来年春天

2021/10/20


夸奖

母亲说她
今儿去菜市场
碰见小区一个老太太
直夸我对父亲尽孝道
每天都跑回来照护
风雨无阻
老实说
自打照护父亲以来
这样的话没少听
开始还挺满足的
但后来就泰然了
再后来
我就想
如果有这么多人
夸我写的诗
那该多好啊

2021/10/20


后备箱盖子弹起

一辆小车
拐到非机动车道上
突然在我跟停下
后备箱盖子
猛地弹起
吓得我赶紧
捏住自行车刹把
停稳定的那一刻
不禁想起
小时候
跟在牛皮屁股后面走
每次它突然站定
扬起尾巴时
必然拉出一大坨屎
碰到拉稀时候
还会溅到
我脚和腿上

2021/10/20


来水了

昨日停了一天水
母亲忘关水龙头
晚上8点就睡了
直到零点起夜
才发现来水了
母亲今儿
跟我说起时
还满脸懊悔
“唉!我耳朵又聋
来了水也听不见
你爸又痴呆了
不知放了多久呢
搞不好
够我们
用上个把月”

2021/10/20


路不拾遗

巷子口路面上
一个铜质顶针
躺了几天
也没人
捡走它

2021/10/20


风声鹤唳

自打前两天
西安出现疫情
本地防控措施
一下子严格起来
今儿社区网格员
在群里发消息
@所有人
“疫情防控指挥部通知
10月1日(含)以来
有外市旅居史的人员
请迅速向社区报备
社区需要登记人数
要做核酸”

2021/10/20


停水

父母家那片
停了一天水
下午回去
母亲问我
“烧晚饭怎么办
要不要买桶水回”
“您老上午做饭
用哪儿的水呢”
“以前有个水缸
一直没舍得扔
里面总存有水
上午就是
用的缸里水”
“下午继续用就是”
“缸里水一个星期
我会换一次
这回是4天前的
想着你爱干净
怕那里面的水
你不吃呢
其实
这比以前池塘的水
要干净多了”

2021/10/20


敏感词

写诗一不留神
就写出了敏感词
当然
写的时候
我是不知道的
只有发不出来
或者发了后
遭到屏蔽
才知道
但又不知道
究竟是哪一个
真是比古时候
避讳还要难

2021/10/20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