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放者(7首)

◎量山



霜降

树枝与我灰白的发丝相似,
但溪流并不在意。霜降了
 
石头的刀片不断地在水中打水漂。
对于得失,我们已浑然忘记。
 
我爱溪边的黄玫瑰,
她低头请求亲人们原谅。
 
那些被践踏的草,试着重新直起腰。
你确定病树之前不是万木春?
 
我不敢把自己比成那样的暴君,
昌耀抽着烟低语。
 
可不可以这样说:一瓶酒是透明的墓碑,
这样,现实的荒谬小于水滴。
 
2021.10.23



流放者

西流湖在酒杯里泛起波纹;
多么用心,在每个起伏的地方
你都做了标注。

在这个时代,已经没有多少人能够
耐心地观察夜猫。
它眯着眼,所有的流放者,
穿行在黑夜的瞳孔。

她的出现是一种慰藉。
是的,银杏树的苗条保持着
残月的清辉。
在荷马的失明里,或许她叫海伦。

当一只被黑色同化的猫
忽然发出光亮,一跃成为更深的黑点。
我庆幸置身其中,
但没有对流水作出评判。

2021.10.22



浅塘月

在一面铜镜的窑变前,
谈起阿赫玛托娃,
那时她是年轻的白桦树。

花瓣沿着颖河,我们也是。
神袛归位,一片钧瓷修复着另一片。

是浅塘月还是女孩?

星星还没被老烟囱安置好,
真善湖的夜晚映出孔雀石:
小小的女娲在玩着泥巴。

2021.10.3



书简(十四)

说起扶拉王河情欲的清澈
它洗过花生
也扔过死狗
一个被强暴的姑娘
纯洁得让你哭泣

2021.9.26



书简(十五)

对事先确定的映象,比如月亮,
我们喜爱着它的形状与皎洁,
并谓之真理。

2021.9.24



书简(十六)

因为雨水必经之途明亮起来
我背着你就是背一棵苗条的梧桐上山
青枝垂下来

2021.9.26



书简(十七)

发丝高高盘起的月亮具有永恒性吗?
当她打开门一一

我们就那样看着,不说话。
不知过了多久,两个孩子把手握在一起。

此刻,你还觉得白骨精好看吗?
神话?不,她是爱情。

2021.9..22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