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燃(十月的十首)

◎叶蔚然



◎留下来


诗人刘川说
“于女人之角度看,举行婚礼之教堂,
下一步会变形和分岔:厨房、产房”
一首诗被写下来
将会遭遇到的每个读者
都会有自己的解读
我想这些不只是在讲女人的命运
他一定是神游了
昨天我又看了一遍《星际穿越》
我想我又看懂了
诺兰要说的“人类之爱”
库珀见到墨菲
我又看懂了
诗是来自五维空间的摩斯密码


◎给他们自由吧


看巴宝莉的广告
麦浪上空自由翻腾的人
心底竟有点感动
也看到艺术家 怀亚特.卖考伦
在他的镜头前
伏枕酣睡的年轻人
在抑郁中站起
太超现实了
废墟上舞蹈
人类千年的梦
大萧条年代更如此
艺术家黄小鹏有一个作品
《感谢帝国的扩张,使经济和文化在最大范围内的交流和原来与世隔绝的文明之间的联接成为可能》
我想这哥们儿
不是说政治
是在说
这个事情


◎社交


朋友讲
他对人对事的态度
想成事
越是不喜欢的人
越要附和
越要不动声色
当然我这个朋友人不错
处世态度也已经得到过验证
——是不是委屈了自己
可能没对错吧
我理解
一般来说
在社交中
足够敏感的人
不管你如何掩饰
他还是可以即刻接收到你喜欢或者厌恶的信号
这样的话
比较尴尬
还不如大大方方
先舒服了自己
自问
我还是想成事的
和不喜欢的人
同在一个星球
如何相处
真是门玄学

——我其实不应该评价别人
我不是别人



◎超燃


从万达向南
绕过“未名山”
挡风玻璃
即会迎面碰撞
突如其来的海
霞光熠熠中
金色浪花
黯然地翻腾
相当惊艳
有点日本鎌倉
高校前駅的感觉
然后入跨海大桥
左手有“赤山野海”
“赫兹空间”
(我的研究生发朋友圈儿说
九宝 脑浊 新学校废物合唱团来了
太上头了
这都是些什么啊)
附近还有他们喜欢的 浪吧
摩天轮 蹦极塔
君悦和城堡酒店
折向北
回家
我想过家门而不入
索性走得更远一点
把理工大学和四十七岁抛在脑后
这路线
写过不止一次了
上次写得
一定没这次好
我觉得
把音乐拧大一点
“怀自信永不怕夜航…”


◎未来教育


年轻人
别为论文担心
别为工作焦虑
我看到
你很努力了
当然能再努力一点
可能结果
会好一点
我想
也仅仅是
再好一点
可以忽略不计
这些话可能不合适我说
但是我是真想说啊还是
好好享受你的年轻吧
年轻真好
天气真好
你应该去约会
去音乐节现场
你跟我讲
考公务员还是选调
究竟是些什么
别皱眉
那就不好看了
要知道
很多年后
你想舒展开来
都是需要
很多很多钱的



◎我们都不在长春了


很多年后
我在大连
姐在北京
父母在营口鲅鱼圈
于是家人群里
有了这样的对话:
我发一幅海边的照片
海浪冲击沙滩
留下白色泡沫
海鸥踮着脚在那个里面
行走
父亲说
大连下雪了?
姐说
看上去 是泡沫啦
我说长春才下雪了
父亲说
长春是下雪了
(他关心好几个城市的
天气预报)
姐说 天气降温了
多穿点
我说大连不冷
姐说那是和长春比
父亲说
比长春高7℃左右


◎项目


我有个作品
是买了大连去哈尔滨的高铁票
但是放弃乘车
而是让高铁自己
替我去
看东北的林海雪原
展览现场
只展示车票
和时刻表
很多人
认为这个作品做得不好
不好就不好
不解释
——最近我还有进一步的想法
现在还不能讲
做完了
可能就足够好了
也和东北有关
我的作品
都是做了一半的
或者三分之一的
未完成状态
我管这叫“项目”
此外我写诗
是有感觉就写
一直写
几乎没间断过
其实我做的最大的一个项目是
活着
名字叫
好好活着
活着真好
太俗了是吧


◎怎么都活


抖音有个留学生
讲俄罗斯文学
讲陀思妥耶夫斯基
契诃夫和托尔斯泰
果戈里和普希金
然后讲毕业回国从事与文学相关的事业
上月开出租
这月炸油条
准备疫情以后往南方发展 捣腾水果
讲“做你应该做的事
不求任何荣誉”
看罢我笑了 
绝非因他故意搞笑而笑
而是会意一笑
联想到
有年轻人
寄望他的艺术
得到现世尊重
后因绝望而崩溃
倍感唏嘘
喜欢文学真是双刃
幸福
造孽啊
——有人建意他写点玄幻仙侠或者穿越



◎写作方法



写的粗糙
像是复述
月球的表面
我的脸
我的星座
却是处女座
保留大的颗粒
大胆使用世俗
大胆使用真相
激活语言
喋喋不休
肆意横行
不克制就是克制
这是我努力达到的理想状态
我的时间不用来打磨它们  令它们
光滑 以符合一个标准系统的接纳
是的 僭越
(这个词 在我电脑的输入法里
不太好找了 像是在一座教堂的
最后一排 )
语言拒斥着
他者和自我
直到累了
至少
我希望我是这样的
我是和处女座作战的处女座
刻薄你们的刻薄
挑剔你们的挑剔
否则 
不好玩


◎停吧


我说
东北限电
我家老爷子说

制造恐慌
限的是工业电
又不是
民用
停也会
通知你
不可能
让你
吃不上饭
咸吃萝卜
淡操心
天塌大家死
过河有矬子
总担心这些
用不着的
没事
把自己事整好得了
教授评一评
到时候
退休金多点
不好吗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