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围 ⊙ 无边无围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寒露》等10个

◎边围



寒露

秋,憩在枝头,
只三盅清酒下肚就现形了。
它原是一瓣蝉翼!

恹了,倦了,秋困了,
那烟灰色天幕下,
最多醉客。“再添一匙粥。”

滋补一下亏虚的爱。
莫任晓风吹拂、薄雨撩拨,
木立由此失稳了。

莫转首,寂凉时节,
谁来幽会?与谁相拥而泣?
暂寄流云吧,如许绮梦……

         2021.10.8.




潜入

并非风。也无人
预约过寒邪。但见光影。

并非战争。侵略或牺牲,
都毫无价值——
请珍重每个瞬间!

此次返回记忆的深穴,
去捡取那枚弹壳,
但愿它救了无知的你我。

英雄有时即在身畔,
护佑每一寸土地。
每份安宁里,皆有血迹。

悄悄踏入的那片空茫
是轻盈的。浸在雨夜中。

       2021.10.10.




梦幻工厂

对不起,查无此人——
一个灵魂枯谢的人
不可能被允许仰卧在这里。
根本没有如此工号、帽徽。

空间是空旷的,
但不是虚无的。
一颗永不知足的心可以创造
多少间魔室,无人能数清。

这里生产的梦境,
是七彩的,缤纷而诡魅。
只会让酩酊的醉汉
从此不愿再醒……

被未知的未来吸引
而非掌控。向前,
每一次挺进都注定更加奇妙——
邂逅每一个全然不同的自己。

            2021.10.10.




戏中人

一声老腔已换不回
一个佝偻的人。
都老了,
蔫了,心底那份顽拗也瘫了。
脸谱之下,一张老脸
再无半句念白。
哑了,真的哑了——
昔日高亢的喉音
自此熄火,
黄河也不再滔滔了。
哭笑无常的戏台上
又少了一名配角。
不必去寻,他(或她)
已出戏太深。
一阵响锣都不能唤醒入梦的人。
无缘,也是缘。

          2021.10.11.




雨中人

从细雨中来,
人也变得纤瘦。
一颗干燥的心一旦潮润下来
就徒生几分柔情。
曾枯涸的热土,
因今岁无休的浇灌
而开始渗漏。果然——
裤管都已湿透!
伞,无论是深色或是浅色
全部失守。
狼狈!再休提什么感恩万物了。
先躲一躲,延请来
那间郊外荒废已久的亭子。
风中,未尽的旅程
暂且停顿,自甘屈服如蝼蚁
——渺小也不能打败人,湮灭人。

              2021.10.11.




新手机
(兼致旧日的我)

那里有我们共同的印迹
——永远不会被清理、
删除、从记忆中一点点抹去。

聊天记录,是无形的,
貌似也是无价的。曾经的废话
从来不因无聊而失却营养。

我们的生命时常如此有趣。
短信中,残留下狡黠的一笑
(我们偶尔扯谎,为了取悦彼此)。

老号码,即使忘掉也算不得绝情。
内存在扩大,网速在升级……
世界几乎每处角落都在改变。

而我们珍存的合影是个例外——
它们仍在烙刻着青春。
铃声响起,仿佛我们又将重聚。

             2021.10.12.




起风了

清晨,永远从清爽开始。
迎面就扑来一阵
薰草的香。哦,是你啊,
在暖烘烘地笑,不顾一切。
甚至路人的背影里
都透出红晕,为了让你
能轻易找见故乡。数日了,
从无寂静,张狂的风
一直在肆意招摇。正是你
将无穷的热情散播,
感动着周遭。但那心愿
恐怕要推延实现了:与晴空
再来上一次约会,去搂抱、
爱吻……你啊你啊!
妄恋的你啊,四溢的错觉
早已俘虏了你的前额,
瑟瑟颤抖的唇瓣上
也没有丝毫血色。寒气
全然灌满秋衣了……
你啊仍在沉醉。起风了,
它不是偷偷来的,
而是孕生于你的酒瓶。
快快跑吧,甩开风的尾巴,
带上那只信仰的哨子。
你不是逃犯,只是风旗。

        2021.10.12.




跑道

第一次,和第一万次
踏上同一条白色的线,一样吗?
——那一双勤恳无私的脚
最最懂得。

它们见证了一个人的一辈子。
从第一声啼哭开始
人就学会了踢踏。
然后是蹦跳。

在独属于自我的一片辖区内,
无论跌跤、磕碰
都无非是一场必经的淬炼。
轮回而已。

绕圈,有时是一大圈,
有时只是一小圈。放纵了自我
方可重获内心的秩序。
直视向前方。

         2021.10.13.




遗失的古镇

它的长髯,已遍寻无着。
南门是仿建的,门洞有些漏风,
也只好将就了。

沣河水,你不去激惹,
绝不会泛滥!两千多年了,
渔船纷纷由此漂远,
仅余孤鹭。

它只顾流逝。随历史的风烟,
化为一盏扑朔的青灯。
更无古佛了——
极乐寺内,大殿空荡,
绝缘了尘世。

老街也不能唤回那份童稚
(冥顽的,却是恋家的)。

它的凋亡令多少人忍痛?
无人知晓。
循着旧路,越来越走不到那山。

             2021.10.13.




渡口

缘何停驻?在河的中央
已不见那束渔火,
万籁只差俱寂了……

渔人,不再唱起渔歌。
水波至今不兴。
怪哉!

桥头至桥尾,并无一人
执伞而过。究竟不是在江南。

轻舟都去漂游了。
枯裂的船缆上,何以系泊?

          2021.10.1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