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的译文(三首)

◎叶明新



秋夜

 

 

在城市的一条偏僻的路上

我低着头往前走

夜幕已经降临

风和雨都比开始大了一些

我走了很久

才遇到一个迎面过来的人

这个人穿着黑衣服

他一边走

一边缩着脖子吸烟

这场风雨是我内心的一种象征

不知道他怎么样

我们擦肩而过

我看了一眼他

而他没抬头

烟头的明灭照亮不了他的脸


 

空房间

 

一个高个子男人

站在花园的栅栏旁边

地上的几根木头

像是刚从森林里砍伐出来的

身上还流淌着汁液

一个矮个子的装修工人

带黄色的安全帽

从厨房走到了客厅

各种材料摆了一地

房屋的主人早已修书一封

寄往远方

语文和心情一样凌乱

这是一个人人有用也无能的年代

世界依然复杂

去哪儿找简化版的生活

 

我很想拍一张站在墙边袖着双手抬头仰望天空的照片

 

我很想拍一张站在墙边袖着双手

抬头仰望天空的照片

很多年过去了

照片一直没有拍成

每每拍的时候

不是觉得袖着双手很生硬

就是觉得抬头看天样子很傻

有时候找不到那堵我要的墙

我想了多久

那张照片在我心里就存了多久

现在已经褪色成老照片了

 

虚拟的译文

 

九月就这样在墙上过掉了

窗外,天已经很亮

光照在眼睛能看见的地方

其它的地区还是黑的

但里面有最亮的部分

 

德尔蒙斯基很早就起床了

来到了庄稼地里

粮食离成熟还差一些时间

土地干得龟裂

天上有不少云,就是不下雨

一个木讷的男人

跟自己的婆娘都只有沉默

能跟老天爷说什么呢

 

酒鬼多宾拎着酒瓶摇晃着走来

他们一起去东南

他们走在杜姆河的堤岸上

几个年轻的妇女在洗衣服

日子就是被她们洗旧的

男人们的心

也被她们手中的木槌敲碎了

 

河水在安静地流淌

他们顾不上搭讪

着急地走在杜姆河的堤坝上

东南住着一个垂暮的巫师

但愿他还健康

但愿他还灵验

(2021.10)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