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上旬诗作

◎闻九排



今天是祖国生日

上午10点
骑车走到
人民医院对面
看到一个老人
倚着隔离栏
坐在地上
双目紧闭
跟前摆着
一堆臭烘烘的
破烂玩意儿
哦,今儿是祖国生日
他咋不找个僻静地方
偏要跑到大马路上来
给祖国丢脸啊

2021/10/01


餐巾纸

给父亲喂完饭
帮他擦嘴
餐巾纸
刚要到嘴边
他嘴唇已经
张开了

2021/10/01


街边的吆喝声

河北雪梨
10块钱6斤
宜昌蜜桔
10块钱7斤
红富士苹果
10块钱4斤
我说
“真便宜啊”
妻子说
“就是肚子太小
装不下去”

可小时候
要装满它
并不容易

2021/10/01


读诗识字

读君儿的诗
看到个生字
左边日字旁
右边个勺字
还以为她
把“的”字
写错了
转而一想
如果没这个字
应该打不出来
百度后才知道
确有此字
乃是的之异体
说文解字曰
“发彼有勺
叚勺为旳”
基本释义
一为明显
二为妇人面饰

2021/10/01


云山

东边天际
连绵的云山
雪白雪白的
自北向南
一字排开
仿佛
这座城市
背靠着
大雪山

2021/10/01


军训

刚上大学的侄儿
讲起军训的事情
说邻班男同学
不听教官的话
跟教官对着干
不禁让我
想起36年前
上大学那会儿
也有一个同学
不听口令
被教官打过
我说
“那还不得
挨教官打啊”
侄儿摇着头说
“没有
教官只是
不让他参加训练
即使他来也不算”
旁边小妹说
“那不正好吗
省得受累”
侄儿说
“你想错了
等到明年
他还得重修”

2021/10/01


莫名的恐慌

突然觉得肋部
有点儿疼痛
想起前几天
背部疼痛
吃过布洛芬
心说
不会是当时止痛
把更为严重的疾病
给掩盖住了吧
继而想起
生日马上要到了
转眼就进入
老年人行列
各种毛病都该来了
忽然又回想起
15年前
生日转天
骑自行车走夜路
便把两颗门牙
摔掉了

2021/10/01


小妹夫钓鱼去了

下午3点过点儿
小妹让外甥女
给小妹夫打电话
问他钓到鱼没有
钓到了就赶紧回来
好拿到菜市场卖掉
小妹夫说钓到10斤
大约六点半回来
小妹一听来气了
那么晚回来
看他钓的鱼
上哪儿去卖去

2021/10/01


想怎么写就怎么写

抒情诗歌不及物
写出来的诗句
神叨叨的
老不着地
口语诗歌
处处落地
但千万别
一脚踩在
狗屎上

2021/10/01


言传身教

1995年
远房大伯母去世
父亲跟我商量说
要送三份礼金
“以后
我和你妈走时
他们要送三份呢”
那会儿
大堂哥的
三个儿子
大的
结婚一年多
刚立了门户
两小的
还跟着他夫妻俩
一起生活

2021/10/01


随想

若把写诗
比做射精
白天写短诗
相当于主动做
夜里写梦诗则
相当于梦遗

2021/10/01



换钱

到小卖部买啤酒
老板娘正跟我搭话
“要一瓶还是一箱”
一个年轻女人
骑电动车过来
“老板娘
我这十块钱
被孩子撕碎了
你给我换张好的”
老板娘一边帮我
搬啤酒
一边答应道
“好的,好的
你稍等会儿
我这就来”

2021/10/02


铁匠

父亲当了
一辈子铁匠
70岁后
打不动了
把风箱砸掉
当柴火烧了
鼓风机
铁砧
锤子
钳子
钻子
等等
当废铁卖掉
换酒喝了

2021/10/02


节日祝福

昨日国庆节
两个女同事
在QQ上
发来节日祝福
今儿才看到
回吧
有些尴尬
不回
又显得不近人情
思来想去
最后

外孙牙牙学语的
一段视频
回复了她们

2021/10/02




晚上
从父母家回来
迎面一个女孩
边走路边看着手机
任凭我怎么摇车铃
都跟没听见似的
情急之下
只得大喊一声
“嘚!”

2021/10/02


好时代

侄女要回武汉上班
下午两点的高铁
母亲午休起来
看她还陪着女儿
和外孙女聊天儿
急得直跳脚
“乖乖呀
你咋到现在还不走呢
一点半都过了”
“没事儿
我把车票
改签成4点半了”
我跟母亲解释半天
她总算明白咋回事儿
“你们赶上好时代咯
坐在家里
都能把车票买了退
退了又重新买”

2021/10/02


廊灯

妻子抱着外孙
开廊灯逗小家伙
灯没亮
女儿问她
“妈妈
你听到响声没”
妻子一本正经答道
“我没听到
砰的一声”

2021/10/02


母性的光辉

分开俩月
小外孙昨儿回来
跟我们还认生
今儿
见了妻子
就索抱

2021/10/02


理解

女儿女婿回来
没带一分钱礼物
送给父母
母亲说
“我理解
两个孩子做好事
把自个儿的钱
都贴出去用了
他们的生活费
都没着落呢”
小妹在旁边
插言道
“做公益害死人”

2021/10/02


祖国我爱您

大外甥女问我
“大舅伯
你说过
祖国
我爱您吗”
我说“没有”
她笑着说
“是不是
跟说
妈妈
我爱您一样
说不出口呀”

2021/10/02


北京烟盒

母亲从外面
快步进屋来
笑眯眯说
“刚才广场上
有个收粮票的
你以前用过的
那口皮箱子里
还有一些粮票”
边说边上二楼
拿出一个纸包
递给我清点
哦,这是一个
发黄的北京牌烟盒
是20多年前那会儿
我抽烟的证据

2021/10/02



局外人

高中同学聚会
他们边喝酒
边聊着群里的事儿
我因为不在群里面
啥也听不明白
仿佛
一个局外人
被临时邀请
加入酒局

2021/10/03


爱的级差

女儿说外孙
“只有妈妈时要妈妈
外婆在旁边就要外婆
太婆婆一出现
连外婆也不要了
直接奔太婆婆去”
想让妻子思考下
我说
“为什么
会这样子呢”
妻子说
“年纪大的人
会带孩子呀”

2021/10/03


基础不牢

弟弟一直想
通过我找关系
承包一个大工程
赚上一大笔
母亲说他
“你别光看着
人家起高楼
心里面就发痒痒
你要知道
人家那是
混凝土下脚
你呢
不过就是些
碎石和烂砖头
能够建起两层
就不错了”

2021/10/03


遗憾

同学聚会结束
张华一手
指着地上
还没喝完的
半箱贵州醇
一手拍着我后背说
“这酒1200多一瓶
你没喝
真是太遗憾了”

2021/10/03


斋公

高中同学聚会
抽烟
喝酒
打麻将
洗脚
K歌
我都拒绝了
张德富说
“老巴是斋公
你们就不该
叫他来的”
是啊
我他妈
到底哪根筋
出问题了
跟他们这儿
白白浪费了
好几个小时

2021/10/03


母亲的叮嘱

同学聚会
晚上6点半开饭
下午5点过点儿
母亲就一个劲儿
催我快走
我说骑自行车
20分钟足够了
母亲说
“凡是参加集体活动
都不要让人家等你
做人要做贵诚人
不要做贱人”

2021/10/03


细节

高中同学聚会
与同宿舍的张华
时隔35年
第一次见面
尽管时间将其
雕刻出
满脸的皱纹
和满头华发
我还是一眼
就认出他来
记得读书那会儿
他三哥是个裁缝
给他做了几条
包臀喇叭裤
大家都很羡慕
还记得有一次
他打赤膊
在宿舍里擦身子
谭永健使劲儿
在他背上
拍了一巴掌
“好白的肉呀”
顿时留下5根
通红的指印

2021/10/03


那年高考

1985年高考结束
同学们彼此聊着
各门课的
考试情况
听我说英语
考得很容易
几个平时
英语成绩好的同学
一下子陷于绝望
连呼
“完了
完了”
因为我的平时成绩
从没考过70分
他们经常拉下我
20多分
甚至50分

2021/10/03


感恩

高中同学聚会
16个人
同宿舍的
居然有6个
其中两个
回忆起那会儿
祖母和母亲
时不时送些
炒好的荤菜
和各种水果零食
大家都不把自个儿
当做外人
有时候
还不等我见到
他们就替我
吃光了
如今
5个人
出于感恩
轮流着
给我敬酒

2021/10/03


为民除害

母亲将咬她的
一只蚊子
给打死了
小妹说
“妈妈,你不信佛吗
怎么舍得下手
去杀生呢”
母亲笑了
“蚊子好吃懒做
专门吸人的血
又不是益虫
我这是
为民除害”

2021/10/03



过马路

一家三口
过马路
爸爸带头前面跑
“快点儿
不然
就变红灯了”
儿子跟在爸爸后面
边跑边回头看了眼
“妈妈,快点儿”
妈妈的高跟凉鞋
嘚嘚嘚地
敲打着斑马线
仿佛
一个双排键练习者
动作还不够娴熟
速度快不起来

2021/10/04


一根胡萝卜

母亲说
“你晚上不跟
我们一起吃
我和你爸俩
把中午剩菜
吃完就行了”
我说
“家里不还有
一根胡萝卜吗
清炒吃了吧”
“那根胡萝卜
太大了
我和你爸
吃不完”
我又瞥了眼
那根萝卜
估摸有3两重

2021/10/04


路权

邻居周婶小女儿
把两轮电动车
停在巷子里
邻居老胡
开着电动
三轮车回来
担心强行过去
将其蹭倒地上
便不停地鸣笛
将周婶小女儿
叫出来挪车
“叫什么叫
有本事就开过去
没本事就别开车”
“你咋这么停车呢
路又不是你家的”
“咋啦
这路不是我家的
也有我一份儿
你一个外来户
有什么权力”
老胡一听
明显心虚了
“好男不跟女斗”
边说边倒车
绕到另一条巷子
回去了

2021/10/04


出手相救

这段时间
气温一直维持
在30°C左右
父母家屋后
小菜园的白菜
都被蜗牛吃光了
母亲气得
要喷农药
瞬间
我脑海里
闪现出
恐怖的一幕
那些小生命
相继毙命
横尸菜地
便赶紧打圆场说
明儿就开始降温
很快夜里就
只有15°C左右
它们会钻进土里
休眠的
母亲笑了
好吧
省得我花钱
去买农药

2021/10/04


晚饭

想好了
晚饭回家陪女儿女婿吃
下午4点左右
开始给父亲泡脚
半小时后
妈妈竟然
把晚饭做好
端进房间来说
“喏
赶紧喂你爸吃了
好早点儿回去
不然
你也不放心走
生怕我喂他
就会噎死他似的”

2021/10/04


14万

父母邻居老万头
膀胱癌晚期
在本地医院
做过几次手术
效果都不太好
转到武汉协和
医生说
准备14万
可以再做一次
老万头儿子问
能不能包治好
医生说
天底下
没这个道理
你签字同意
我们就做手术
不然
你们就哪儿来的
回哪儿去

2021/10/04


螃蟹

午休起来
母亲说
“你大妹夫刚才
送来了4只螃蟹
让我赶紧趁热
吃下去
我胃不好
你把它们剥开
喂给你爸吃吧”
打开蟹壳一看
里面都是空的
没有蟹黄
蟹肉也不白
怀疑大妹夫
买走手了
母亲说
“这事儿
千万别说出去
就说喂给你爸吃了
他一片好心呢”

2021/10/04


孩大自巧

女儿把冲好的奶瓶
递给才10个月大的外孙
见奶瓶盖没取下
正要伸手帮忙
小家伙已把奶瓶
搁在两条大腿中间
紧紧夹住
然后
双手抱住奶瓶盖
往上用劲儿拔起
啵的一声
盖子居然
被取下来了

2021/10/04


父亲的大便问题

父亲长期卧床
不能自主排大便
之前
都是我戴上
一次性手套
帮他抠出来
母亲见我
抠得费劲
改成番泻叶
泡茶父亲喝
让他往外拉
这个法子
清理起来
更加麻烦
我不让她做
可母亲仍旧
偷偷这么干
还跟我面前
假装说成
父亲自己
拉出来的

2021/10/04


细心的母亲

得知女儿女婿
明儿大早开车
赶回长沙去
母亲跟我说
“儿啊
你女儿女婿
回来这几天
你都没在家
陪他们吃顿饭
下午
别跟你爸泡脚
早点儿赶回去
跟他们一起
吃顿饭吧”

2021/10/04



陈苹果

在苹果袋里
发现一个
去年的陈苹果
果皮都打皱了
打算扔掉
被母亲拦住
她要拿过去
削给父亲吃
拗不过她
只好代她削好
并假借尝尝味道
削下一大块
小妹看到
立马明白我的意思
她也要走了一块
我说
这点儿不够父亲吃
不如我吃了
再给他
重新削一个
母亲没说啥
我不知道
是不是
真骗过了她

2021/10/05


代卖

去菜市场买菜
遇到老家村邻
在她摊上
买了把豇豆
过秤后
她边收钱边说
“这豇豆不是我的
我是帮人家代卖
不然
就不收你钱
送一把给你吃”

2021/10/05


小妹买菜

小妹说
她早上到菜市场买菜
碰到前男友母亲
在那儿卖菜
看她的菜
品相不错
便买了些
母亲一听
就来气了
“你为什么要
在她摊上买呢
难不成
整个菜市场
就她一个人卖啊”
小妹说
“放着那么好的菜不买
那不是跟自己置气吗
再说咯
我在她摊上买
她还便宜卖给我呢”

2021/10/05


扛包

二叔说
“前不久
我到粮站扛包
看着一个人
很像你二姨奶奶家俊叔
当时我很纳闷儿
他咋会到这种地方
来做体力活呢
转而一想
也有可能
毕竟他现在家境
已经大不如前
他一直低着头
好像有意避开我
所以一直不确定
是不是他
后来有人喊他名字
才知道就是他
我走过去
跟他打招呼
他臊得脸通红
不像我
生来就做苦力
只要能赚到钱
管它体面不体面啦”

2021/10/05


超市购物

一个老太太
看一个中年女人
拎着两箱快过期
打折促销的鲜奶
好奇问她道
“你买这么多
喝得完吗”
中年女人
略带尴尬说道
“不瞒大妈说
我家4个孩子
一箱奶
最多管3天”
“咋那么多孩子呀”
“我头胎生了个女儿
想要个儿子
结果
二胎又生了个女儿
只好再生
谁知
一下来了对
双胞胎儿子”

2021/10/05


化缘和尚

父母邻居
杨婶家
来了个化缘的和尚
杨婶给他5块钱
他嫌少
杨婶又不肯多给
和尚临走时
冲杨婶说
“告诉你
你对佛祖不敬
那就别怪佛祖
不保佑你了
三天之后
你家
必有大难”

2021/10/05


没花钱的

小妹夫
给朋友家
墙壁抹灰
干了10天
没要工钱
那人送了
一箱啤酒
算是酬谢
今儿
他拿出一提
6个罐儿
往桌面上
使劲儿一撴
“这是没花钱的
你可以敞开喝”

2021/10/05


牵挂

女儿女婿
带着小外孙
开车出发后
一颗心
就悬了起来
随着时间推移
越悬越高
估摸他们
该到家了
发出消息询问
却没得到回复
仿佛
过山车
蹭的一下
冲到顶点

2021/10/05


慢性子

女儿女婿
两个慢性子
说好早上8点出发
回长沙
起来后
一直磨磨蹭蹭的
也不急着清理东西
好不容易拖到走时
咋也不要我和妻子
送下楼去
我俩只好
跑到阳台上看着
唉,女婿把东西
搁进后备箱后
看旁边有台
跑步机
居然上去
跑了一小会儿
这才检查车况
准备出发
妻子说
怪不得他们
不让我们送呢
是怕我们看着
又该着急了

2021/10/05


隔代亲

外孙昨晚
在客厅里
跟着女儿女婿玩
两人居然没看好
让他摔了一跤
摸着他头上的
大红疙瘩
我心疼了
好半天
妻子说
这孩子
遭孽的日子
还在后头呢
够你心疼的
说得我
鼻子一酸

2021/10/05


金秋到来

虽说立秋
将近俩月
前段日子
却持续高温
直到昨天夜里
才忽然一下子
降了将近10
刚才看了看
近半月的
天气预报
接下来
日最高气温
再没超过
30的
我估计
以后
也不会有了

2021/10/05





前天
母亲左手食指
扎进一根小刺
我拿着缝衣针
想帮她挑出来
挑了半天
也没成功
但母亲说
已经不疼了
今儿
忽然发现
我左食指头
稍稍碰下就疼
仔细瞧过之后
心里不禁一惊
哎呀
难道是
母亲手指里的
那根小刺
扎进了
我的手指吗

2021/10/06


天气凉了

母亲一直嫌我
把父亲垫的纸尿布
换得太勤
如果尿湿不多
她就拿到外面
晾干后再用
我说这样房间里味儿太重
母亲说现在天气凉快了
门窗都开着
不要紧

2021/10/06


拒绝停车

经常有人
要把车停在门口
母亲每次都跟人说
“不是我不让你停
是我家门前地坪
混凝土铺得太薄
车子压不得”
小妹说
“解释个鬼啊
不如在门口
竖一块牌子
写上
停车计时收费
每小时10块钱”

2021/10/06


爱国

明儿中国男足
对阵越南
一篇预测
比赛结果的网文下
球迷纷纷谈论比分
多数人认为
中国队能够完胜
很可能3:0或2:0
也有认为会败给越南的
一个预测1:2的评论下
有人骂道
“你他妈的
国庆假期还没过
你就不爱国了吗”

2021/10/06


口罩

骑着摩托车
快到小区门口的男子
突然腾出一只手
把脸上的口罩
扯下来
扔在了地上
这时
一只小狗
跑过来
把口罩叼走了

2021/10/06


猫与老鼠

父母邻居周婶
几个女儿
都不让她开荒种菜
但她总是偷偷下地
今儿被她小女儿
逮了个正着
她小女儿
训过她之后
又接着训起
跟她住一起的三女儿
“你咋不看着妈呀
这样下去
有你在她身边
跟没有
还有啥区别
叫我咋说你
才好呢”
歇了会儿
小女儿又接着说道
“你就跟喂的猫子
不逮老鼠样”

2021/10/06


两个堂兄弟

一个叫万亮
一个叫万胜
万亮985高校毕业
万胜高职院校毕业
万亮不善言辞
万胜能说会道
家人说
万胜啊
如果把你说话的技巧
匀一半儿给万亮
他就好了
万胜说
我又没他那么好的学历
就指望着这张嘴巴皮子
如果给他了
那我就活不成

2021/10/06


关门打狗

上午10点
回到父母家
看母亲举着苍蝇拍
在屋里转来转去
我说您老干啥呢
母亲笑呵呵说
关门打狗

2021/10/06


母亲说往事

有一年
家里刚置办了
一个大圆木盆
抹上去的桐油
还没干透
邻居彭定贵
便来借去杀猪
母亲说
一想到他拿过去
把开水倒进盆里
我就心疼
好像开水
倒在我心里样

2021/10/06


我也犯过这样的错

磨铁读诗会微博号
最近一段时间
一直在推送
《汉语先锋·2020年度
最佳诗歌100首》
今日推荐的是
轩辕轼轲的《完美》
但配发的微博长图
是早上起来
刚读过的
诗人里所的
一首新作《默死》
哦,磨铁读诗会
这个微博账号
肯定由里所在打理
她一不小心发错了

2021/10/06



养生视频

养生专家在讲
“肺是人体里
一个相当重要的器官
相当于当朝宰相……”
顺着他这个思路
我在想
谁是皇帝
谁是吏部
谁是户部
谁是礼部
谁是兵部
谁是刑部
谁是工部
还没想清楚
视频结束了

2021/10/07


宠物狗

女婿发的视频里
小外孙用嘴
叼着一只
他自个儿的袜子
在地板上爬来爬去

2021/10/07


促销活动

父母家水槽漏水
网上购买胶泥
赶上做活动
每块4元
因为不满5元
需快递费4元
等了两天
促销活动结束
胶泥价格调整为
5.76元
哦,可以下单了

2021/10/07


军服

在楼道里
碰到邻居老帅
看他穿着一身
没标志的军服
不禁大吃一惊
“呀,好帅啊”
“嘿嘿……
这是以前
学校让我负责
预备役工作时
上面发的”

2021/10/07


各取所需

在一篇情感类网文下
有读者留言
“文字没看
光看插图中美女了”
作者回复说
“看啥都行
最好给点个赞”
另一个读者回复说
“行啊
只要有美女
看一次点一次”
作者回道
“保证供需”

2021/10/07


命数

给父亲泡脚时
小妹在旁边说
“哥啊
你要不在家
爸爸可能
早就走了呢
你看啊
我有病
指望不上
二哥呢
有力气
没耐心
也不细心
姐姐呢
她是护士
啥都会
偏偏又没力气
抱不动爸爸”
是啊
当初大学毕业时
我咋稀里糊涂的
想都没想
就选择回家来了呢

2021/10/07


有所不为

妻子说女婿
教育外孙
近乎虐待
担心他不小心
很可能把孩子
给整残废了
让我找机会
说说女婿
说啥呢
他的孩子
他教育去
真要整残废了
那也是他的命

2021/10/07


内外不分

妻子总说我对外人
比对她好多了
只要我把
对外人的
一半儿好
拿来对她
她就感到
心满意足
今儿出门
忘记拔下
充电的剃须刀
微信上发消息
请她帮忙拔掉
收到她回复后
跟她道完谢谢
又加上3个
玫瑰表情包
她秒回道
“你咋搞得
跟对外人似的”

2021/10/07


想通了

父母邻居周婶
存款几十万
却舍不得花
她几个女儿都说
“我们都不要你的钱
你要不花掉
那就只好
等你死的时候
全部装进你骨灰盒里”
今儿早上
周婶跟母亲说
“我现在想通了
今天就不在家
炒油盐饭吃
去外面过早
买两根油条吃”

2021/10/07


父亲的饮食

午休起来
削了个苹果
喂给父亲吃
母亲说
你爸啊
比谁都吃得好
每天一日三餐外
还总得吃个苹果
或者梨子
香蕉什么的
自打他痴呆后
就从来没卯过
就是水喝得
少了点儿

2021/10/07


不公平的厕所

网爆芜湖某景区
国庆假期
客流量过大
女厕不够用
女性游客
纷纷涌入男厕救急
很多男性网友评论说
凭啥女人可以进入男厕
男人就不能进入女厕呢
哦,他们肯定没想过
男厕面积比女厕
大得多不说
除了蹲坑
还有立式小便器

2021/10/07



一语双关

今儿生日
女儿在群里
发了一组外孙照片
上面写着“生日快乐”
然后又发来
两条信息
“外公生日快乐啊!”
“虽然牙齿不圆满,
但是笑容天天有。”
仔细瞅了瞅照片
外孙下面两颗牙
已经长好了
上面门牙
左边几乎长成了
右边才刚刚出土
放下手机
忽然想起
女儿这话
该不会
对我说的吧
因为15年前
生日转天
我把两颗门牙
摔掉了

2021/10/08


溜车

今儿骑车
过了人民医院后
来到一段下坡路
再不用踩了
听任自行车
往前溜着
很快就超过了
另一个骑车的
大块头男人
我在想
一定是
他身子太宽
空气阻力大
所以才
溜不过我

2021/10/08


咬破的口腔

忽然意识到
妻子每次
因为家庭琐事
与我发生争吵
都会很快和好
就像咬破的口腔
总能在两天之内
愈合那样


2021/10/08


会师

每天下午
我回父母家
照护痴呆的父亲
妻子则去岳父母家
陪伴二姨子
她年初查出淋巴癌
刚做完6期化疗
晚上
我们俩
从两个方向回来
在家里会师

2021/10/08


街拍

前段时间
疫情防控需要
公园用铁丝网
围起来了
今儿看见
一个中年妇女
站在围网外面
把手机伸进去
拍里面的
百日菊

2021/10/08


晚饭

晚饭就我和母亲俩
对坐在饭桌边
总共3盘菜
一盘白菜豆腐
一盘土豆肉丝
一盘花生米
我喝酒
母亲吃饭
瘦肉在冰箱里存放过
母亲胃不好不能吃
她牙口也不好
花生米也不能吃
只能吃白菜豆腐和土豆
吃到后来
盘子里还剩3块豆腐
我看见母亲的筷子
有两次要夹起豆腐
又放下了
改而夹起
一箸白菜

2021/10/08


贴条的警察

时代广场前面
非机动车道上
两个穿着
夜光背心的警察
在给违章停放的小车
拍照贴条
一辆两轮电动车
载着5个女孩儿
从他们身边
开过去了

2021/10/08


一袋苹果

路边摊上苹果
卖10块钱一袋儿
一个男人瞅了眼
最外边儿那袋
摊主说
“这袋苹果
个儿匀称
挺好的”
那男人说
“我才不要这袋呢
刚才看到
有个小女孩
在上面坐过”

2021/10/08


亲母子明算账

母亲去收购站卖废品
一共卖了15块钱
老板娘没零钱
说她大儿子在门口
让母亲跟他那儿拿
并叮嘱母亲说
“你就对他说
你妈待会儿
把钱还给你”
母亲到门口
对她大儿子说
“你妈让你把钱给我”
那小子
看了母亲一眼说
“我也没钱呢”
母亲赶紧说
“你妈说了
待会儿
她要把钱
还给你的”
那小子
这才掏出钱
给了母亲

2021/10/08


两只塑料袋

骑车走到
报社路口
一阵风吹来
两只塑料袋
一大一小
一绿一黄
搅和在一起
从斑马线上
快速越过
仿佛
一个大个儿后生
搀扶个老太太
穿过马路去了

2021/10/08


便意与诗意

临出门
忽然来了便意
去厕所蹲了会儿
竟然只拉出
一点点溏便
仿佛抓到
一个诗歌灵感
最后写出来的
是首差诗

2021/10/08


改名

吃完早点
翻看了下
朋友圈后
上床睡了个回笼觉
梦见高中生物老师
林老太在课堂上说
坐第九排的我
放的屁
她在讲台上
都闻得到
醒来想着
今天生日
梦里出这么大糗
难道是天意吗
好吧
那咱就把笔名
改成闻九排

2021/10/08


狗肉

妻子问我
“最近有没谁
选用你的诗”
“没有”
“是你不投稿
还是投了后
没人选”
“没投稿”
“为啥不投呀”
“狗肉上不了正席”
“咯咯咯……
这可是你自说的
怪不上别人哟”

2021/10/09


低情商也有人缘儿

下午去单位
领扶贫产品
刚上楼
女同事J
便迎了出来
“听到你在楼下
跟门卫讲话了”
刚掏出钥匙
打开办公室
女同事Z
一阵风似的
跟了进来
“哎呀
几长时间没见咯
都快想死你了
呀,你办公桌上
一层灰呢
我去拿抹布
帮你擦一擦”
“我不坐
进来看看就走”
“这么长时间不见
让我给你献个殷勤
不行吗”
说话间
她已把桌椅
擦干净了

2021/10/09


父亲想起一个人

喂父亲晚饭
他吃着吃着
突然笑起来
我问道
“您老笑什么”
“我想起了个人”
按理说
我该追问
“谁呀”
但我不想
打断父亲
我想看他
继续微笑
所以没问

2021/10/09


石斧

回到家
看见母亲
不知打哪儿
捡回一块
快要腐烂的
粘和板
正坐在后门口
拿着一块石头
将其一点点
砍碎
看我回来了
她笑了笑说
“砍小些
好放进灶膛烧
刚才试了下
用刀不好砍”

2021/10/09


付账

理完发
想着很久没来
不知道涨价没有
又不好意思询问
于是抽了张百元
递给理发师
她接过后
突然惊叫起来
“哎呀,我手头
没90块零钱
不够找给你
你用手机扫吧”
边说边把
那张一百
退了回来
然后
我故意惊叫一声
“哦,我这儿刚好
夹着10块钱呢”

2021/10/09


没有等来对不起

电话接通后
传来一个
陌生男人的声音
“是活掻吗”
我一下愣住了
这久违的方言
被拿来做诨名
意思是说此人
办事快
行为果断
现在很少听到了
我没有关闭通话
回了他一句
“我是麻利”
“……”
对方懵了会儿
这才自问道
“难道我打错了吗”
我说
“是的”
手机里传来
“嘀—嘀—嘀……”

2021/10/09


不戒酒

《酒精对大脑影响长达6周!
权威杂志<柳叶刀>建议,
最安全的饮酒量为0!》
妻子上午把这篇网文
发给我后
下午问我
“看过了吗”
“当然看过”
“戒酒吗”
“当然不会”
“为什么呀”
“人生若无酒
那将少去
太多乐趣”

2021/10/09


人走茶未凉

退下来后
几乎不去单位
今儿上午接到通知
让我下午去后勤科
领刚到的扶贫产品
——两桶食用油
没想
后勤人员
外出不在
女同事Z说
“不用等了
刚好我拎了两桶
搁在办公室里
你先拿回去
我再找他们领”
正说着呢
分管机关的
女同事J
拎着两桶油来了
“是怕你来他们不在
我已提前帮你领了”

2021/10/09


这样多好

俄罗斯新闻人
穆拉托夫
创办的《新报》
因其对一系列话题的报道
而受到诺贝尔委员会的赞扬
这些话题包括警察暴力
非法逮捕
选举欺诈和“巨魔工厂”
以及俄罗斯军队
在境内外动用武力
《新报》曾有六名记者
因其报道活动而被谋杀
该报社曾遭到骚扰
威胁和暴力
可谁也没想到
在他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后
克里姆林宫发言人说
俄罗斯政府
祝贺穆拉托夫
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他坚持按照
自己的理想去工作
他献身于这些理想
他很有才华
他很勇敢

2021/10/09


剁刀

下午1点40
外面传来
剁东西的声音
想不出这个点儿
还能剁什么
倒想起
小时候
经常剁猪草
父亲是铁匠
专门打过
一把剁刀
似直板铁锹
套上木把柄
小孩儿
站着剁
大人坐着剁
免了我们的
弯腰之苦

2021/10/09


好人

菜市场买南瓜
一块钱一斤
过秤后
大叔说
“6块7角钱
你给6块吧”
递给他7块
转身离开时
大叔连说
“好人啊
好人啊
我今天算是
遇到好人了”

2021/10/09


吃喜酒

下午4点
去岳父母家
安装新床前
微信妻子
“你待会儿
去吃晚饭吗”
“我就不去了
今儿中午
同事女儿
举办婚宴
吃撑了
到现在
肚子还胀呢”

2021/10/10


坐电梯

去岳父母家
跟个陌生的
中年女人
一起坐电梯
她摁了10楼
看我没动静
立马问我
“你几楼呀
咋不摁呢”
“还早
不急”
见她
拿怀疑的眼光
上下打量着我
这才掏出钥匙
摁亮了24

2021/10/10


岳母开酒

帮岳父母家
安装好新床
留下吃晚饭
岳母从冰箱里
拿出两罐啤酒
我说
“喝一罐就行”
岳母笑着说
“能喝多少
就喝多少”
眼看我
要喝完了
岳母麻利地
把另一罐开了
“出了力气的
酒要喝好”

2021/10/10


台词

下午
帮岳父母家
安装新床
岳母在旁边
不时念叨着
“冇得办法哟
一有点事儿
就找你麻烦”
我边干活儿
边说
“看您老说的
不麻烦我
麻烦谁去呢”
岳母重复一次
我就回她一次
仿佛
两个演员
为找感觉
对着台词

2021/10/10


父亲的晚餐

说好下午4点
去岳父母家安装
小姨子寄过来的新床
只好提前帮父亲泡脚
母亲说
“索性我也提前
做晚饭吧
你喂了你爸再走
早一个小时吃
晚一个小时吃
能有几大区别呢”

2021/10/10


母亲的晚餐

下午3点半
跟母亲说
“待会儿
我要去岳父母家
帮忙安装新床”
“你咋不早说呀
晚上的菜
我都准备好了
西红柿剥完皮
已经切了
瓠子
也削皮了”
“您老吃不了
就给小妹他们吧”
“我才不给呢
没给
他们就啃我
要给的话
那还得了
算啦
晚上我不吃饭
专门吃菜”

2021/10/10


二姨子的病友说

那天医生查房时
通知我可以出院
还叮嘱我说
回家慢慢调养吧
在这里多躺一天
就多一天的费用
如果想服中药
就找正规的中医
千万别轻信广告

2021/10/10


医者仁心

二姨子说
她在武汉协和治疗期间
从病友群里得知
血液科一个教授
为减轻患者的
家庭负担
将某非报销的药品
调到报销类
为此
他个人
被处罚5万块钱
本想上网搜索
看看有没此事
结果看到
好多患者
给他写的
感谢信

2021/10/10


天意

母亲说
1971年
父亲因为技术出众
被选到武钢当工人
当时祖母不同意
没有去成
不然
我们一家
都是武汉人
其实
我对武汉
并无好感
当年高考过后
武汉的所有学校
都没填报
毕业时
同样拒绝了去武汉
宁愿回到家乡的
这座小城

2021/10/10


看世界去

邻居老彭头
散步到门前
跟母亲闲聊起
晚年生活
说他现在每月能
领到2000块钱的
退伍补助
不禁感慨起来
“当初我母亲
死活不让我去
我也打了退堂鼓
是那个带兵的人
跟我说
一个年轻人
不应该待在家里
应该出去看下世界
外面好玩的东西多
我才下了决心
上了朝鲜战场”

2021/10/10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