术香 ⊙ 阳光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日子在假设里移动(10首)

◎术香




痕迹里的霸气
 
再大的风也吹不进石头,
拍着,拍过,
痕迹里的霸气,
被下一阵风吹走。
 
石头与风,
各自在心事里,
坚硬的,柔软的,
一并四散,一并沉落,
梦里梦外,心事绕着心事,
金边闪烁,缀着石头,
镶嵌石头,
静默里的歌,
喧闹里的歌,
小河一样漫过石头的影子,
被另一阵风吹着,
传说对接传说,
思绪携手思绪,
天涯海角,
吹不入石头的风,
吹着石头的棱角,
剖开石头的纹理,
窥见石头的心壁。
 
石头存活于石头,
石头纯净于石头,
风只是风的外衣,
与石头没有关系。
 
影子都是喧闹
 
一个人被灯光照射,
三个影子落地,
影子行走,各自向着自己的方向,
马不停蹄。
 
风掠过影子,
雨打湿影子,
影子静默,
影子摁着自己,
不飞走,不错位,
不让自己轻轻卷起,
内含渗入内含,
强大或柔弱都不外露。
 
一个人存在,
有没有影子都存在,
可以忽略,
可以视而不见的,
不只是影子,
还有生命红尘荡起波纹,
木浆及船体,
早在影子落地之前,
躲入一场风里,
将无色风束携裹,
无色存在,无形存在,
无限存在。
 
一个人存在是孤独的,
而影子却是喧闹。
 
影子消逝于影子
 
影子绊倒于影子,
影子不怨恨影子,
影子不说疼,
东倒西歪的树木,
各自朝着自己喜欢的方向,
吃力张望或想象。
 
一团火明亮于头顶,
灰烬可有可无,
飘至天空何处,
飞鸟不关心,
飞蛾不关心,能飞的,
想飞的,都不关心。
 
影子飞不起来,
影子在纷乱里自言自语,
声音落入影子,
小青苗一样,
一点一点,一行一行,
在土地,在心田,
在骨骼的隐密处,
青绿如雾,
一团火的光亮,
照不透人间的薄雾。
 
直到影子消逝于影子,
树木扶正自己,一个故事,
开始于结尾处。
 
日子在假设里移动
 
回望有些日子,
依稀有烈焰、浓烟,
抑或雷电交加,
在大地,在天空,
从未熄灭,从未停止。
 
有人站在远处,
有人立于近旁,
有人悬在空中,
收集,整理,埋葬,
心平气和的样子,
尘烟细卷,扑入火焰,
扑入灰烬,
扑入闪电的缝隙。
谁在低语,谁在哭泣,
谁一把一把扯下蛛网,
擦亮镜子,
擦亮生命凹陷处那些阴影,
那些欲言又止的面容。
 
日子在假设里移动,
左边晴空,右边雨雾,
大火燃在何处,
明亮不会没入黑暗,
所有人收回视线,
触手可及,虚空不虚。
 
动与静握手言和
 
风中飘摇的,
不仅是镜子,
还有蝶翅、螺壳及鸟羽,
它们不在同一条直线,
也不在同一个平面。
一个池塘的涟漪,
一束风的力量,
形成一个中心,一个漩涡,
纠结,扭动,旋转,
光与光无言,
暗与暗无声。
 
走动的人,
沿一条虚线而行,
兰花朵朵,
每一朵都是一瞬。
甜与甜飞洒,
涩与涩飞洒,
洒出虚空无涯,
洒不出一条真实路径。
走动,走动,
只是镜子叠合,
闪电交接。
 
风渐渐退去,
动与静握手言和,
谁在中心,谁在边缘,
无所谓对错。
 
风不曾退去
 
纯净的风没有退去。
一棵草,一朵花,一块石子,
不摇不动,不言不语,
风深藏其间,从不外露。
 
风没有衣裳,没有血脉,
没有呼吸系统,
只有骨架,坚硬可以触摸。
风在任何一个时光点上,
在任何一物里,
它可以活成自己,
也可以活成别人。
 
风活成自己,是风,
风活成别人,也是。
风在风里栖息,
风在风里隐匿。
风从一件事刮入另一件事,
本质里的鲜活,
本质里的生疼,
本质里袅袅升起的烟雾,
被一件事抱着,
抱成一季温暖,
抱成一世温情,
抱成一草一木,托物言志。
 
可叹,不足叹
 
那些低矮、细小、细弱的,
仿佛活在别人的天空下,
云在高处或是低处,
它们都看不见,
看见了也得说看不见。
 
洞穴为谁而掘,
风向为谁而设,
心在心里更细,
弱在弱里更弱,
想得越多越没有意义,
深处,更深处,
只有完整,没有高度,
没有优雅。
 
把一切抛入镜中,
投去火把,投入流水,
水火可以相溶,
特定的岁月,
特定的心室,
没有谁吐露真情,
没有谁咬定青山,
交付或投靠,
五脏六腑随意植入,
蛛网零落,浪花失魂,
从初一到十五,
轨迹没入轨迹。
可叹,不足叹。
 
红色潮汐
 
山川包裹于山川,
经年往事花红柳绿,
阳光是多面镜子,
折射与反射,
都在瞬间完成。
 
我们站在山川之外,
鸟鸣温婉,影子悠长,
是与非藏于一处,
对峙幻化为和解,
小樟树尽情地绿,
千层白皮树白至入骨。
身前身后,荡漾愈觉繁琐,
该说的话刻入印章,
树叶闪烁,
每一枚都是印章的力度。
 
穿越未经之路,
新鲜感早已旧去,
一道路径,九道枷锁,
东西南北逆转,
山川再一次外露,
翅膀之软,歌谣之媚,
曾经最美,曾经最痛,
被一串钥匙打开,
你的,我的,
一一打上印章,
红色潮汐,从西天卷起。
 
高山之上
 
万物井然,遐思者,
奔跑者,跳跃者,
该动的都动,该静的静,
动出春天,静出春天,
动静都在高山之上,
四季轮回,依着山石,
依着草木,
依着万物的轨迹。
 
表情淡然,
胸怀宽阔,月亮来去,
去了又来,
一物一物查看,
一物一物亲吻,
一百年前的今天,
一百年后的今天,
月亮的心跳,
月亮对人间的慈爱,
虽如纸一样薄,
却是剪不断,揉不碎,
踏不烂的。
 
花朵开在自己的地方,
草根长在别人的领地,
没有赞美,没有怨言,
拥有自己,拥有别人,
如镜子的两面,
看见与否都为空旷,
隔世之空,隔物之空,
月光落入水中,不知水的模样。
 
石岸寂静
 
一道石岸寂静,
石缝里杂草稠密,
背风草,野针芋,
从青到黄站在自己的位置,
风再大,再狂,
都没能吹乱阵脚。
 
不远处,椿树高大,
鸟儿飞上飞下,没有叫声。
几根羽毛飘着,
贴近石岸又远离石岸,
草在摇晃,摇晃再狠,
也摇不出石岸。
 
一行脚印顺着石岸,
越走越远,
石岸在石岸的位置,
暗想旧事,默念歌谣,
不被任何人看穿。
 
当草枯黄,当草退去,
石岸将在阳光下、月光里,
翻晾自己,沐浴自己,
心事里的旧事,
歌谣里的歌谣,
一一趴在石岸的顶端,
眯着眼睛让自己喧闹。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