赠诗等31首(2004年)

◎雨人



《赠诗 01》


你是个看大门的
你老婆烤羊肉串的
你坐过牢 
却获的了自由。
你在南阳盆地
酗酒 写诗 偶尔打打鸡
你把一切都打碎
投进炼狱中
是什么使你得救
你把监狱搬回了家
你在死亡的阴影中
生活


《赠诗 02》


我为什么写你
上学时
我总是羡慕那些坏孩子
可以不听父母的话
可以不听老师的话
任意胡闹
我总是跟在后面跑。
你是坏孩子
你不是
你只是绝望 找不到出路
你只有叛逆 
反击 
没有前途
在挣扎中寻找
活的感觉


《赠诗 03》


一个诗人的生存报告
在外面 
人们称你为诗人
回到单位
你是傻逼


《赠诗 04》


我们与那遥远的星球有多远
你我间的想象就有多远
爱你却无法接近你
在你体内埋下痛苦的沙粒
用我的一生来成熟
是命运
逼迫你张开喉咙
歌唱
让语言加入
树的阴影
像一阵风
让我们喧嚣的心平静
这世界变动的太快
还没来的及思考
许多事情刚刚经历
还没来的及记忆
在这飞速旋转的时代
写诗就是一种挽救
那更为持久的东西
终将把我们完整地保存


《赠诗 05》


我在世界与梦的边缘
与你相识又忘掉你
我分不清什么是现实 什么是虚拟
写下的诗还会有人读 当我们离去
我分不清什么是生命 什么是死亡
你说 我是好人
我不好 其实我很自私
我是热恋中的青年
充满情欲的男子
爱你没有道理 只是偶然相撞的事故
错只错在你是会飞的云
我是无法移动自己的树
存在把空虚的黑洞置入我的体内
世界的本质走向无序和破损
我们的爱原本是
需要人看护的瓷器


《赠诗 06》


对你
视而不见
并不意味着我并不在意
我只是想
忘却
直面你的痛苦
对外界
我视而不见
并不意味着我内心的冷漠
我只是生活在
另一个世界
对别人和我的父母
我也许是个永远
长不大的孩子 
而我
却在胡闹中成熟


《赠诗 07》


是那黑色的夜构成了我
无言的手
指引着我
是那明亮的白昼塑造了我
空虚的言词
包装着我
是那现实的梦魇包围着我
挥动着拳头
彻底击碎了我
是那梦中的诗行创造了我
四处溃散的我
得于存在。


《给你 1 》


从收音机传来
给你的歌声
我卧在麦地边
嘴里嚼着青色的麦穗
轻轻地哼唱
你在一旁与伙伴玩耍
跳皮筋
远处是蔚蓝的天空
和太阳金色的铃铛
我们无法看清
未来的现实
面对多变的夏日风云
预先准备遮挡的雨具
北方多雪的冬季变成无雪的日子
夏天六月晴朗的天空
像生锈的水龙头
滴个不停
在这晦暗的日子
我从各种流言听说你的行踪
在一场爱情暴力
美丽的圆月
被劈成半个月亮
我不愿见到
是我想保存对你完美的记忆
生活让我无语
就像从不说爱的动物
直到有一天我从电台
无意中听到给你的歌声
再一次击中
九月的空气中浮动
淡淡的桂香


《给你 2 》


不知怎么对你说
你那无意的温柔
拨动了我的心
从此 我便不再平静
我曾在无知的迷梦中幻想过你
在自欺的偶像中渴求过你
当你那恬静的一瞥
漫不经意抚过我的心头
我是多么高兴我自己
又为我自己羞愧
我不再企望那不朽的追求
无边的平行线只在相遇的瞬间
无限的那一点便在这一点
当你迈着轻松的脚步
无忧无虑从我身边走过
我就不能不为你心跳
紧紧跟随在你身后
我说不出是沉醉还是热爱
当我拉着你的手
生活就像一注甘泉
在我心中涌流
那树干中快乐坚强的脉搏
夏夜里昆虫喜悦和声的吟唱
浓雾中清晨大地深沉的呼吸
都从我心中流过
融合滋养我
又在你神一般的宁静中
为我绽放
我难以表达对你的感激之情
你把不幸与欢乐都带给了我
把泥土的气味和天宇的阳光
注入我的生命
不管我走到哪里
都能捕捉到你生命的气息
无论我是孤独还是痛苦
都能领悟到爱的温柔
那盛开的鲜花 破旧的小屋
被践踏的绿茵
欢欣 悲怆的情愫
颤栗 宁静的感受
所有这一切都是你


《给你 3 》


你并不知道你自己
我嘲弄过永恒的不朽 伟大的可笑
却为你生命中粲然的微笑而落泪
我拉着你的手 注视着你的目光
在这迷茫的世界里
我便不再犹豫
靠着你柔弱的双肩
就像疲惫中的小船
偎依在岸旁
当疯狂席卷世界
理性遭受摧毁
你就是我的殿堂
我的祈祷
你轻轻地拿着我的手
穿越在战火纷飞的旅途
你就是我的希望
我的慰藉
当黑夜降临
死神悄悄逼进
黑暗中野兽在嚎叫
那命定中的遭遇
都阻挡不住你的爱
像那路边盛开的素馨花
弥漫我的世界


《给你 4》


你的微笑
那粲然绽开的鲜花
吐露清香
多么像故乡的槐花
那么遥远
隐隐牵动我的神往。
你的眼睛
那黑夜里的星星
那么明亮
就像那北方晴朗的夜空
拨动我
甜蜜忧伤的遐想。
还会有那么一天
你站在我面前
像风中的白杨
失去的年华
也阻挡不住你的身影
你依然那么年轻
活生生地在我心上。
  
 
《秋天的旷野》


繁茂的树木
脱尽铅华
秋天的旷野
单纯 简洁
新翻的土地
带着泥土的芳香


《小麦》


一条明亮的小河
在田野蜿蜒
消失在远方
我的爱情也是这样。
它慢慢地滋长
痛苦
象冬季田间生长的小麦。
柔弱 嫩绿 顶破泥土
便遭受践踏
辗转轮下。
可不知为什么
它却生长得更加茁壮。


《轻轻地摇摆》


你很轻松
把一切都还给我
却把一颗心留下。
可我说不出
脸色煞白
像被射中的小鸟
摇摇摆摆。
这时我才明白
自己落入了陷阱。
这时我才知道
爱就是伤害。
你不明白世上还会有另一种热爱
那沉寂的大海
孕育中的风暴。
只因爱你太深
我才不知所措。
只因我怕失去
我才这样抑郁。
忘了吧!
曾经带给你的不快。
我本当风趣 幽默
可我却泄露出心中的忧伤。


《我总以为》


我总以为一切都将过去。
在大街上
人流中
我一眼认出是你的身影。
那低沉、甜润的嗓音
带着一丝伤痛。
天还是那么蓝
就象你往日里的纯真。
连你不曾有过的忧伤
也象那片洁白的浮云。


《远游》


别了
可爱的人。
我走向它乡
孤身一人。
那儿的天空没有你的身影。
那里的世界没有你的歌声。


《手》


灯火暗淡
在黑暗的星空
我独自一人。
不知道你是谁
来自何方
站在我身旁。
手指无意间在我胸口滑过
恍若流星
打破寂静的心湖。


《你的眼睛像杏仁野蛮地裸露》


楼高风大
窗外
樱花怒放。
杏树又变成一棵真正的树
一树的绿
没有一朵花。
姐姐
你像电影里的真有美
你野蛮地拧着我的手。
我不是浑球
我是
渡秋。


《你的生活》


你的生活像结了一层薄冰
的湖面
看似坚定
内心却是恐惧的深渊。
很多事像一把火
留下一片黑色的灰烬
绝望并不像你想的那样脆弱
经历的爱情
就像老式电影不断的重放


《春雪》


一夜醒来
窗外盛开一树梨花
一群鸟儿从天空飞过
雪地上
留下一串串印痕
你祈求于光芒
致命的灼热
让你一点点消瘦
像一阵风把晨雾吹散
又像一滴水蒸发在正午的阳光
你消失在我周围的世界
完全融入树的根部
待到春暖花开
空气中流溢着芳香
我还能感受
你暗藏的光芒


《水晶珠琏》


大海的沙粒带来的
折磨
彻夜难眠
热泪滴落
在冰冷的湖面
凝聚成
一串串晶莹的珍珠
折射
冰与火的灼痛
与人做爱
三次
却不是

谁能在黑夜中轻声呼唤
认出戴玫瑰的你
在冰冷的湖面下
依然是一股暖流


《小城无故事》


用脚踩灭燃尽的烟蒂
窗外下着濛濛的春雨
像一阵明亮的雨点猛烈打在玻璃上
是酒
让你失声痛哭


《鸽子飞过灰色的上空》


生活在这里却并不属于我。
春天蒙在风沙的灰雾中
失去儿时记忆中
晴朗的天空。
我们在浪费
只是为了消耗生存的食粮。
苹果
从内部开始一点点腐烂
在无梦的日子。
恐怖事件的发生
还没有颠覆
日常赖于生活的铁轨。


《大地之子》


走在乡间的土路
第一次感到
在大地上我是多么渺小孤单
路边的白杨随处生长
像一群无人管教的野孩。
我坐在隆起的田坎
第一次感到
在大地上自己再平凡不过
从土里拾起的泥块
抛上天空又回到泥土。


《无题》


推开窗户望月光
月亮照在我身上。
我就是靶
你就是枪
射在我身上。


《女之工》


白天开始新的劳作
用水清洗弄脏的衣被
把米盐酱醋日常的生活
调出幸福的佳肴。
静下来的时候
用针线缝补
被现实损坏的衣衫。
深夜的梦中
常被孩子粗重的呼吸惊醒
重新盖上
被踢开的棉被。


《偶然的开始 注定的结局》


一切都从你开始
一切都从你结束。
爱上你就等于把心交给你
痛不痛苦都由不得自己。
分离的感觉永远就像
第一次阵痛。
我们的相识或许出于偶然
注定爱上你但无法改变。
你我快乐与痛苦
别人都无法替代。
分手后的感觉更加强烈
我无法抑制
双脚把我带向你的家门
你离我很近却又离我无限遥远。
我不知你正在做什么
也许分手对你来说需要更大的勇气。
从此以后
你我就是陌路之人。
不管你生命中出现什么
我都无法干预。
不管我是痛苦还是欢乐
你都无法替我分担。
我不断问自己
我到底需要什么——
诗歌 哲学 艺术
这一切并不能替代生活。


《秋后的田野》


深秋的阳光给我清凉
田野深处
升起缕缕轻烟。
带着过去熟悉的馨香
混杂着
干草、玉米、黄豆的气息。
收割过后的田野
留下的根茬
阵阵刺痛我的脚心。


《临近炸弹和绝望》


临近炸弹和绝望
听到了吗
轰隆隆
轰隆隆
火光四射
比上天的星辰更加灿烂
比心中的法庭更令人敬畏
我们骑着炸弹
飞过你们的头顶
越过地球的畜栏
在屠宰场清扫
扫除我们不愿看到的污点
炸弹 来吧
跳着你优美的
死亡之舞
你是这个世界上最耀眼的明星
斩首行动 镇撼与威懾
上演好莱坞的战争大片
这全世界人精神的盛宴
沾血的馒头
杀人的现场直播
吸收了无数的看客 评论家
她比爱情更持久
我一生只爱过你十秒钟
注意力
商家的财富
战争
最大的广吿
她比三级片更刺激 冒险
满足了现代人的欲望和好奇
战地记者 制片人是唯美主义者
极大刺激现代人的视觉
极力掩饰战争下的血腥和残酷
这时 政治家站到世界的舞台中心
表演
反战 宣战
快速解决 人道援助
未经授权 战后利益瓜分
镜头
镜头
关注伊拉克
科技决定一切
精确误导
卡塔尔半岛电视台误炸
巴格达菜市场人群血肉横飞
失去父母无助孩子的哭声
正在上演吃人的历史
救救孩子吧
在这吃人的宴席上
你我饮着鲜血酿造甜美的痛苦
给我们无聊生活带来心跳
活着
玩的就是心跳
炸弹
你是地球最伟大的艺术家
当你在越南战场扔下杀虫剂
在海湾战场抛掷贫铀弹
那里出生的孩子
怪胎
撒旦的后代
你创造的现实
人类的恶梦
超越了对地狱的想象
当战局一步步走向胜利
炸弹
你是民族英雄
抵抗者被审判于军事法庭
游击战士被宣布为恐怖分子
这个世界力量野蛮主宰一切
弱小者 无助者 绝望者
愤起反抗
用石头抗击坦克
用肉身充当炸弹
真理没有意义 正义没有内容
这帮知识精英们
跳了出来
为炸弹找出正当理由
文明相对论 
文明冲突论
炸弹
十字军东征圣战勇士
你传播文明
给野蛮民族带去民主和自由的福音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