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兵作品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语言模型:《节约(使眼色)》·《颜色控制》两篇

◎尚兵



语言模型:《节约(使眼色)》


他身材高大、肩膀宽阔,他是无声的竞争者,站在街上会给行人带来压力,当行人成为他的朋友会为他高兴的,反之则相互猜测徒生烦恼。他体格健壮是他自己的事也无法证明事物对错(只对直视产生积极影响),他展示肌肉,肌肉线条匀称、流畅似乎为事物的两面性广而告之。人们基于审美的紧迫感都在暗暗叫好,但是一人鼓掌就暴露审美的功利性,鼓掌的人屈服于童年路过屠宰场的经历所以他用掌声在补偿,掌声带动更多的掌声形成一股声音的洪流朝他迎面扑去,他气定神闲,他旁若无人,他紧闭双眼仿佛在享受这声音洪流的洗礼,这掌声既诚实又结实,既严肃又坦荡,仿佛是对他“原地踏步”的肯定同时又鼓励他正视前方多做运动。他展示自我绝非一时冲动,不受时间限制不受心情约束因此他身体健康更像是对掌声的当头一棒,但是他的顶头上司却不这么认为,上司热衷于社会交际,上司有一次急匆匆去会见外地客人,相谈甚欢忘了天气变化,回来淋成落汤鸡,上司脱掉上衣露出白花花肉,上司双手一使劲,衣服成麻花状,衣服上的水白花花落下来,不怪老天爷的,上司自嘲道,是我太关心谈话细节了,因为见的人多了记性才会下降得厉害,但雨伞是必不可少的,今天就要买。不等他阻拦上司决心已定一头扎进雨雾里奔向正前方的百货超市。上司不仅游山玩水身体力行而且对山水画展趋之若鹜,但一日上司却唉声叹气道,那些山山水水当然不会使我生气,山上有人水中有鱼使我感受到一种安全感,可你知道吗我每次观展回来食欲大增,但这安全感却不叫人踏实我有时无言以对竟变得胆小怕事了,我最近很少回家了,吃住都在公司里,我有时故意饿着肚子在观察他们,觉得员工们四处走动或者窃窃私语简直是一种浪费,我决定对公司文化进行整顿,构建全新的只限于眼神交流的文化,眼神交流如音乐般畅通。上司说到激动处用拳头有节奏地敲打桌面,上司因为激动脸红气粗不再言语仿佛“有节奏地敲打”才是公司运行的完美状态。嗯,厉行节约确实是一种美德。他随即握紧一下拳头以示同意上司的看法。错,错,大错特错,上司马上予以否定,自从我临摹了《仕女图》之后我又改变看法了,我不在乎员工态度我只在乎员工队形。如他所料上司在一次内部会议上公开了自己的想法,上司认为改变公司文化先从员工的着装下手,着装无需统一,“仪态端庄”也不再写进公司章程里,服装的款式、颜色让他们自己挑选,合适的衣服搭配合适的人,他们的个性才是最大的现实也是公司的财富,服装的差异会导致他们之间相互妒忌又相互欣赏,再搭配一支喜庆的集体舞就会让他们意识到家庭生活与职场生活是两回事,至于一些重大节日嘛我都想好了,比如组织一场男女参与人数相等的游戏,先列出十个话题任意抽选一个,我让他们把各自感受写在纸条上,再当众大声念出来,差异越大引发的争论就越激烈,在他们大打出手之前我会适时放几首轻音乐,给每人倒上一杯咖啡并公布下一个季度的业绩目标,看看吧,他们当中必有人愤愤不平必有人暗自欢喜甚至于有人悔恨交加偷偷地抹起眼泪。上司的语气不容置疑,上司的改革势在必行,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上司花了十分钟宣布完公司改革制度便对他使起眼色,他心领神会点了点头,第二日他刚走进公司的大门便直奔上司的办公室,他意识到今日不同往日,不需要礼貌性的敲门便可伸手推门进去,因为他把握住了节约(眼神交流)的真正含义,而上司对制度的掌控也滴水不漏,上司故意把门虚掩,他一进门就能眼神交流了。我最近对解剖学很好奇,上司起身随手打开电视,镜头先是一片广袤无垠的草原,犀牛笨拙,羚羊不耐烦,长颈鹿有智者神气,狮群装作若无其事,画面仿佛与某种久远的生活方式建立联系,有一阵急风匆匆刮过低矮的灌木丛,画面立马切换到一间密闭的工作室,一位梳着大背头的中年男子拿起一把手术刀比划几下又放回原处,双手抱在胸前作出若有所思状又立马左右摊开显示出一副无辜又无奈的样子,仿佛心中的想法困扰他许久不吐不快,他提到人类消失已久的尾巴他坚定的认为尾巴是藏不住的,他指了指自己随后解释道:他就是他为何出现在那里的答案,他说他身体健康饮食自负,随后他在空中用手势比划出“筷子”的形状并满意地笑出声来,接着镜头拉近出现一只巨大的蜘蛛,他重新拿起手术刀,那刀光白花花、亮晃晃叫人心生寒意脊背发凉。好,好,上司兴奋的叫着,我讨厌蜘蛛,蜘蛛有幻想症,蜘蛛织网的行为就是远离现实的行为,我理想中的解剖学就是让蜘蛛织网回归正轨。上司说到激动处又开始用拳头有节奏地敲打桌面。他几次欲插嘴都被上司粗暴的打断了,倒是门外响起的有节奏的敲门声才使得上司平静下来,请进,上司清了清嗓子干咳了两声,进来的是公司的财务,是财务汇报工作来了,就在财务前脚刚踏进办公室的那一刻他故意打翻了茶几的一杯咖啡,就在杯子与瓷砖地面接触的一瞬间他及时展示了肌肉的协调与灵活性,他一伸手稳稳的接住杯子。“啊”,上司与财务几乎同时发出惊讶声,但上司很快的用手捂住嘴示意财务转身出去回避一下。上司拿起遥控器关掉电视,那位喋喋不休的男人随即消失,整个办公室一下子安静下来,上司随手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漫不经心的翻着,在中间的某一页停了停,经过短暂的停顿便轻声的念道:“我们猜疑嬉闹,我们相互独立又相互打扰,某些表情直追先祖,其实先祖茹毛饮血的生活方式有乐观的成分,先祖手握刀叉指向集体,你细看一下墙上的那些标语,增强体质,磨练意志,哪一句讨好了眼神?有一首歌流传甚广,歌曲中涉及情感的苦涩部分他加以改动 ,少了原曲的不安多了阳光照射的气息,音乐不骗人音乐关上门一旦絮絮叨叨或羞羞答答起来就不关旁观者的事了,不像语言具体到一事一物叫人畅快不得,音乐就是使眼色。”上司合上书,微闭双眼,他一言不发的走出办公室,悄悄关上门尽力不弄出声响。



语言模型:《颜色控制》

红色=不明物可控,绿色=目标实现,黑色=欲望肿大,蓝色=遇事可以指指点点。 上级决定事先不会通知任何一个人,这种违背常规的做法令长者深思,令赤脚货郎不会乱发脾气,因为他们早已视自己为他们当中的一员,这符合对“陌生事物”的想象:闭口不言。透过近期一段时间天气的糟糕变化以及物价的持续波动,你会发现“人来疯”是真的,它比客套话明白多了,有时候“不拘小节”与“似曾相识”是可以混为一谈的,起码与客人微笑打招呼,彼此的面部表情撇清了与服装关系。 言归正传,那些由上级发明的标签写在格子布上,格子布叠成统一的形状,使抽签具有“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意味,上级在举行抽签仪式前连放三天炮仗,搅得人心神不宁,对炮仗感兴趣的都成了闲人,闲人们接到通知无不喜笑颜开 ,却并未意识到“随机性”如一把利剑悬在他们的头顶。 “他们不服输才愿意遵守规则。” 选中绿色的有了私心,明明下雨也不打伞,大伙儿见了记在心里,若干年后他追随民间艺人制作了上等的牛肉豆酱却又当着大伙儿的面毁了食材配方,大伙儿无人责怪反而争先恐后邀请他爬山,在山顶像幸存者那般挨个儿握手。 选中黑色的意识到自己观影归来有厌食倾向,好比落单者有组织纪律有旅游计划独缺一本自然杂志。 选中蓝色的满脸不在乎,上了年纪的老人都这么评价:“他们高高兴兴上班,高高兴兴回家,他们一切正常,所以别跟我提遗传的事。”于是他们借着酒劲随地小便借助月光故意迷路。 绿色,黑色,蓝色都被抽取了被激活了,剩下红色落单,闲人们讥笑它不被选中的概率,于是红色几乎成为常识。 上级面面相觑,排除法就这么认真:红色的杜鹃花因“喜温、喜湿"而忘了教育年份,而盘旋其上的杜鹃鸟则昼夜悲鸣不惧温差掌握啼血本领。 上级见状再放一天炮仗,美其名曰:“常识无常”。 闲人们四分五裂,分成诚实守信派,凌空蹈虚派。 “谁也不服谁直至人言可畏”。闲人们惊慌失措,齐作鸟兽散,也算是对红色成为常识的持续肯定。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