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作(2021年9月之五)

◎伊沙



《点射》


从法甲到世预赛
梅西近两场球
无进球
无助攻
主要防断腿
这就是人生


如果我是将军
我一定是在侦察敌情上
下足功夫的将军
在关乎生死的战场上
没有多少试错的机会


某诗歌网站
没有我任何一条信息
只有我的专栏还在更新
那些喜欢说我
善包装爱炒作的闷种
(差不多都聚在那里)
心理平衡了吧
那又怎么样呢


你们爱骂我的原因
在于你们
(是这样的人)
不在于我
(是怎样的人)


启蒙时代
被技巧吓破胆的学诗者
一生都在搜集破烂


假使我还没有
学会沉默
那就感谢
中国足球
帮我变哑
无话可说


中国文化的同化力
真是太过强大了
可以将巴西人
变得不会踢球
满场瞎跑
像个来减肥的


中国人讲英语
勿扮白种人的表情
OK?


在梅罗之间
我站在足球一边
在李杜之间
我站在诗核一边


写长篇小说
只有完成才是冠军
差一万字的亚军
和只写了一万字的
最后一名是一样的
都叫失败



貌似我多年以前就写过
只要事事处处
跟中国足球反着来
就一定做得好


观念似笨牛
转身何其难


小说不就是
就世界对人群
说点儿小话嘛


老外连演话剧
都不大喊大叫了
想想咱们的
所谓的老戏骨
都是什么玩意儿


等老戏骨演爽了
你这片子就砸了


有人写诗
就像用假嗓唱歌


大雨浇透才是秋


主播一上来
就很恼火
有人听他有口音
把这个湖北人
猜成了福建人


日后读完长篇小说《李白》
你会比任何专著读完
任何讲坛听完
都更懂李白和唐诗
因为作者自己
先将人与诗与史全都化通了



妻说我书房里的绿植
总是比家中其他地方
长得旺盛


昨晚在与图雅电聊时
脱口而出:
"要理解
咱们的中国同胞
大多数人天天都在
得与失之间纠结
得允许他们把账算明白"


哪里是"油腻"
其实是"缺钙"
哪里是"一地鸡毛"
其实是"一地碎玻璃"
哪里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其实是"相互撕扯吞噬的野兽"


年轻时遇坏人

中年时遇坏人

老年时遇坏人



每次选稿
我先在我的邮箱里
搜"订货"
不是每一次都会想起
搜"定货"
于是写别字的后者
老被后延
甚至掉轮


中国诗人中
最佶屈聱牙者
是个高中学历
(混在知识分子中)
中国诗人中
最装神弄鬼者
是个技校学历
(呆在散仙队伍里)


喜剧类电影
母语片比不过外语片
那就差得码子大了


说口语诗很难抄袭的人
口语诗龄太小


有些人的话
只有在一种条件下
是对的:误听


亲手做了十年田野调查的
《新诗典》主持人
还是有资格一声长叹
唉!每个人的路
都是自己精心选择的


常往我邮箱里
发资料的
是非观察家
我不喜欢你
但也承认
你的资料属实


是非观察家
不用教训我
不识人
今后依然
不识人


不必因人
窃取智而不学
而恼火
他们是小诗人

幸有真坏人大坏蛋在
将俺这争议人
对比成好人


一棵歪脖子树
被中国诗坛子
用金粉搽了一遍
又用银粉搽了一遍
变成了一棵非树
还是歪脖子



我从未忘记
身居该省
主要的任务是
防土


朋友圈中一美女
我很希望她写得好
但她确实写得不好


有啥可抱怨的
作为人还站在讲台上
就已被写入教材的老师
我已有二十年以上的历史


高等动物
与低等动物
最大的区别在于
睹物而不唯物
会动心会思情



因其在写作中
对废话网开一面
所以越来越虚弱


有的人我不理解
他们为什么老是气鼓鼓
打一开始就气鼓鼓
我为他们服务
他们还气鼓鼓
你们他妈的
长得好看呀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