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毛落在泥泞里

◎缎轻轻(王风)





 

羊毛落在泥泞里,就像我爱

自然和人们……爱或不爱

都脚陷这湿润之土

我爱微风把羊毛吹到

微颤的枝头——细微之眼

 

黑猫蹲在羊毛上,她的变形何止于此

命运转盘上的神奇数字,弹射

越过树眼,悬挂天边

 

 

 

第二场梦境

 

早餐后,送走孩子

她还会回床上闭眼

想延续上一场中断的梦

瑶台镜里,再一次

苍惶起身

如此循环……风在窗外

一遍遍,如小刀刮玻璃

 

她梦见一个人

那绝不是自己

迫切地眷恋那些事物

无穷无尽

 

天才没有秘密,愚者喜爱

百般辩解,一个穿蓝色外套的人

在汾阳路医院的梧桐树下

观察人群,泛起微小梦境

 

 

 

新衣服

 

剪下黑色线头,新衣服

既是漂亮的,又是粗糙的

 

它裹腹,鲜红的肉体

矫情的肉体

沮丧的、干裂的、张口结舌的一个人

 

有一刻:它在镜中那么滑稽

物终究是物。如同,它曾在车间

等待被裁剪

现在,等待她成为一个成熟的智者

 

最终,成为它温柔的伴侣

 

 

小小世界

 

清晨,我站孩子床前,看他

未睁眼,小小世界

正坍塌成一个圆影

柔软之心,附着于

一个忽然蹲地流泪的母亲

 

家族纠纷或

一场骤雨里,我正在失去

父辈曾在柏树林里患下的病

 

圆心里,寄放沉默的花蕊数朵

 

 

入秋之雨

 

入秋小雨,把空气中浮沫洗净了

鼻炎再犯,花粉、江浪、一头白豚

正窜出水面透气

雨后,苍穹中只留下一抹

金色瘦立的马脊……我愈发瘦削

 

难眠的日夜,只为了于痛苦的泥浆卵石

找到一池睡莲里,未醒的那朵


2021.10.7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