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子 | 专栏 | 诗生活网

某时

◎弃子






 

《引力》

想象这一整条街
没有人愿意再回到这里  
空无一人
有如窗外雨夜
只有有轨电车
在巨大电流的传导下
彼此擦肩而过

2016.3.25



《降临节》

这些鹅卵石的文字
是献给
一个叫弥格的
除草机亡灵
以纪念它在有生之年
把所有再现的雨水
都穿行过了

2020.5.31



《驳船即景》

一只手安于胸前
是对过去的追忆,因它曾萦回密集的言语
却偏离了幻梦

仿佛有一处静默的花坛
移植下这样的手

一只手在我们跃上甲板时已将
船头推离,正如一只老迈的手还在蓄力
攥住那泊绳——

而永是动荡的海面
一只新生的手确已学会了告别。

2021.2.18



《一块石头》

天堂里拾起的一小块石头
一块没有哭泣和心脏掰膜炎的石头
柔韧如野百合的石头
一个小脚女人的石头
行进在自己的大路上。
一个面如杰索米娜 '的女人
一个面如杰索米娜的女人的石头
但不会哼唱那支有关
雨声的无名曲
没有裹着旧围巾浪荡于穷人的街区
和善良的海洋
而是艰难地活着自己的晚年
艰难地
低眸于彻夜的祈祷
无眠着身体的病痛
像一块正裹在毯子里的女人的石头
不同的是她生养过六个孩子
而他们也将永远漂泊在她的心中

2021.6.11

' 杰索米娜,费里尼电影《大路》中的人物。



《某时》



只稍回忆
那最不起眼的眼泪


黑暗中,光明是助演,它演一小段石阶,和醒着。而我演过强弩上的蚂蚁,触须的酒徒,和愤怒。现在我是演着一粒尘埃的人,还演得不够真。


啤酒在过度制冷的冰柜里冻成了冰梭,盖儿也松开了。随手取出后没多久,那些啤酒泡开始止不住往外涌,像经历了怎样冰冷的颠簸或晕眩,最后剩下一块难以消融的余冰、酒味尽失的水分和刚刚化冻后的苦涩。而水珠子的绿一点点缀满了酒瓶表面。


光线消沉  就像祖母平静的脚踝
而她早已隐身不见
移植在一种内心的气候之中

我曾试着问父亲
在游走过多地之后
在泊绳松开时
他是否也有一刻想起自己的母亲

然而言语,即便说是
诗 繁复或单纯  都只是
造成了负担

只是内心的花束
硬过顽石


某个时候,你看到一个瘦削青年正踩过家乡屋顶
仿佛遥远窗外的一星半点。
但愿这你看到的已并非隐喻
而是一个永远行进中的句子——
有人依然可以将你反绑在某处
难以抹灭的床头,而身后
正一帧帧睡去的夜色,藏匿着一条浩瀚的河流。

2021.9 整理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